毛泽东1925年回故乡 赵恒惕下令:逮捕他!
邸延生 邸江楠 2011-02-12 17:40:22 http://www.gmw.cn 来源:人民网

  “毛家兄弟回来了!”时值春节期间,乡间正是农闲时节,乡亲们纷纷来到韶山冲上屋场,围坐在毛泽东家的堂屋里兴致勃勃地叙谈说话,毛泽民的妻子王淑兰则忙里忙外地为大家烧开水、送揉碎了的烟叶子,直到深夜……

  本文摘自《毛泽东和他的儿女们》,邸延生 邸江楠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1

  “毛家兄弟回来了!”

  赵恒惕随即下令:逮捕毛泽东。

  寒去冬归梅花放,一年一度春又来。

  1925年2月6日,毛泽东携二弟毛泽民、妻子杨开慧及两个年幼的儿子岸英和岸青,回到故乡韶山养病。

  这时的毛泽东已经32岁了。他一改青年时留的短发,而蓄起了长发,身上穿一件褪了色的粗布长袍,脚上穿一双旧布鞋。一辆牛车上坐着杨开慧和岸英、岸青,牛车慢慢地前行,毛泽东和毛泽民两兄弟走在牛车旁,看着家乡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脸上都流露着重返乡里的激动和兴奋之情……

  牛车行进到一洼池塘边,毛泽东对赶车人说:“庞叔侃,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这里游水么?”

  “记得,记得!”庞叔侃笑着说,“那时候我们还都是小孩子,我还记得毛老伯不让你玩水,要打你呢!”

  毛泽东随即笑道:“我下到池塘里不上来,他打不着么!”

  听到大人们的谈话,坐在牛车上的毛岸英站起来大声说:“我也下到池塘里去游水,爸爸也打不到我!”

  听儿子这么一说,毛泽东笑了,侧过脸对儿子说:“你得先学会游水,才可以下到池塘里去!”

  听着大人、孩子的说笑,杨开慧在车上感叹道:“这里的山水和我们板仓一样美……”

  毛泽东也感叹道:“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哩!”

  庞叔侃说:“山水是蛮好的,只是日子过得苦啊!”

  听庞叔侃这么一说,毛泽东的脸上没有了笑容,他想起了儿时所熟悉的一首民谣:

  韶山冲来韶山冲,

  十户人家九家穷;

  有山有水田里苦,

  无钱无米两手空。

  想起这首民谣,毛泽东陷入了沉思……

  “毛家兄弟回来了!”时值春节期间,乡间正是农闲时节,乡亲们纷纷来到韶山冲上屋场,围坐在毛泽东家的堂屋里兴致勃勃地叙谈说话,毛泽民的妻子王淑兰则忙里忙外地为大家烧开水、送揉碎了的烟叶子,直到深夜……

  乡亲们离去后,毛泽东先嘱咐二弟夫妇回房间去睡了,然后才回过身来照看自己的两个儿子。杨开慧关心地对他说:“走了一天的路,你也累了,你也抓紧时间洗洗睡吧!”

  在昏暗的油灯下,毛泽东点头笑着,先俯下身去看看已经睡着的两个儿子,然后才说:“睡吧,我们都睡!”

  回到韶山,毛泽东一家人的生活很清苦。毛泽东虽然带回了一点钱,但这么多人一起回来,确实给在家讨生活的王淑兰制造了难题。

  于是,毛泽东两兄弟便在工作之余到田里干活,有时两个人还到别人那里帮工,挣回一些谷子聊以养家糊口。生活的清苦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因为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发动群众,使广大农民兄弟尽快觉悟起来,然后将他们组织起来,建立起共产党的第一个农村党支部。

  在上屋场,杨开慧则利用毛家堂屋试着办起了农民夜校,每天晚上教乡亲们认字,给大家上课、讲解革命道理。

  一天傍晚,毛泽东带着儿子毛岸英去到韶山冲下屋场的一家还农具,临离开时,这家人要毛泽东父子俩留下来吃饭;不等毛泽东开口辞谢,毛岸英即说:“阿拉不在侬家吃夜饭!”

  听着毛岸英说出上海话,这家人一时没能听明白,便问毛泽东:“三伢子,你这伢子说什么哩?”

  毛泽东笑着解释说:“他说的是上海话,意思是说谢了,我们回去吃!”

  这家人即夸奖毛岸英:“这伢子乖哩!”

  在返回自家的路上,毛泽东耐心教导毛岸英说:“要学说家乡话,不然乡亲们听不懂哩!”

  毛岸英点头答应说:“嗯,我记住了!”

  春去夏来。

  毛泽东在韶山创办夜校、组建农民协会的基础上,又在周围的乡、镇创办了二十多所农民夜校,并派了一些有文化基础的人分头去担任老师讲课。

  在这一系列活动中,只要条件允许,毛泽东每次离开家外出就会带上他的大儿子岸英,每次又总被妻子抱怨说:“你总带着伢子做什么?他年岁还小,跑不得许多路……”

  毛泽东又总是说:“伢子么,总要多跑跑路,锻炼锻炼。”

  每当这时,小岸英便会说:“我不怕跑路!我愿意跟爸爸出去!”

  面对这父子俩,杨开慧每次也只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任凭他们去了……

[责任编辑:赵徐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