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亲历者讲述那些遭非人折磨的日子

2013-09-16 14:00 来源:黑龙江新闻网-生活报  我有话说

  这是一段令亲历者不堪回首的往事。在侵华日军对东北地区殖民统治的14年间,让太多的中国人饱受苦难。那时,他们正值青春年少,却经历着非人的折磨;如今,他们已银发斑斑,可那段屈辱的历史却让他们永远铭记于心。10日,记者见到了三位当年的亲历者,说起往事,老人们欲哭无泪,似乎不愿意将记忆的引擎转回到80多年前,因为,那段时空里有血、有泪、有恐怖,还有难以抚平的伤痛……

  “差点儿被日寇扔进狼狗圈”

  90岁高龄的杨奎仁参加过解放战争,当年先后在温春镇的烧锅村、下崴子村居住,日寇的残暴和中国人饱受的苦难,他是重要的见证者。10日,记者在牡丹江市阳明区华威小区见到了杨奎仁,虽年事已高,但他对那段历史仍记忆犹新。

  老人说,他家原来在沈阳,当时因时局动荡,一家人从沈阳来到烧锅村投奔老乡,并在此定居。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里的日子更难过。杨奎仁6岁时,母亲患了重病,日寇怕互相传染,硬是将杨母关在家里不让出门治病,致其活活病死。同样的惨剧,还发生在被日寇抓来的劳工身上。“当时从哈尔滨江北抓来修建工事的劳工,很多人都患病了,日寇不让出去治,很多人都活活病死了。”老人回忆说。

  日寇为抢抓工期,修筑碉堡等工事,冬季也不停工。1938年冬,15岁的杨奎仁被日寇抓去当劳工,负责打眼放炮。干活时稍有懈怠,就被“鬼子”用刨奔(小锤子)往脑袋上刨,他的头上有好几块伤疤。有一次,3个在现场看守劳工干活的日本兵找烧柴烤火取暖,因烧柴潮湿,用火柴点不着,就到杨奎仁干活的地方拿雷管引线点火,导致存放在不远处的雷管爆炸。被炸伤的3个日本兵迁怒于杨奎仁,将他装进麻袋送到了温春北大营的狼狗圈附近,想把他扔进去以泄私愤。“马上就要把我扔进狼狗圈时,有几个日本人说了一些话,我就被放了。”原来,是工友们为杨奎仁抱不平,向日军军官提出了抗议。日本人怕激起公愤,才把他给放了。“我虽逃过了一劫,但当年被无辜扔进狼狗圈惨死的劳工不在少数,劳工们对日寇惨无人道的行径恨之入骨。”杨奎仁说。

  杨奎仁告诉记者,那时候日寇为了保证军需用粮,每年都要搜刮老百姓的粮食,而老百姓们吃的只有橡子面,而且连橡子面也无法吃饱。

  杨奎仁做了一冬天的劳工,回家后不久,又被“二鬼子”的“棒子队”抓到宁安兰岗机场当了2年劳工,赶牛车拉物资,受尽折磨。1945年,“鬼子”还没撤离时,他与另一名工友一起冒险逃出,跑了三四天才跑回家乡,途中吃尽了苦头。

  回到家乡后,杨奎仁与小莫、大莫和下崴子村的一些农民在兴隆镇中乜河村成立了打“鬼子”自卫队。后来,他们的自卫队被解放军收编,参加了辽沈战役,在攻占四平时,杨奎仁身负重伤。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