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楼梦》看清朝贵族生活

2017-02-15 16:36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7-02-15 16:36:0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一张寒酸的查抄清单

  《红楼梦》第一○五回题为“锦衣军查抄宁国府”,这个回目概括得并不准确。锦衣军确实查抄了宁国府,但同时也查抄了荣国府。而且本回的“镜头”始终对准荣国府,宁国府那边的情况,包括“珍大爷、蓉哥儿都叫什么王爷拿了去了”,“木器钉得破烂、瓷器打得粉碎”,只是通过焦大的几句话侧面概述而已。

  荣国府这边也没全抄。最初西平郡王传旨逮捕贾赦、“查看”家产,赵堂官领着众番役摩拳擦掌、气势汹汹,一副把荣国府抄个底儿朝天的架势。幸亏北静王及时赶到,制止了赵堂官,又向贾政问明家产情况,最终只重点查抄了贾赦的家产,连带贾琏、凤姐夫妇的财物。老太太及贾政这一面损失不大。因此,小说随后展示的一张抄没物品清单,所列多半是贾赦的东西。

  尽管知道这只是荣府财产的一部分,但看上去仍觉得有点儿寒酸。且看程甲本中的这张清单:

  赤金首饰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宝俱全。珍珠十三挂,倓金盘二件,金碗二对,金抢碗二个,金匙四十把,银大碗八十个,银盘二十个,三镶金象牙箸二把,镀金执壶四把,镀金折盂三对,茶托二件,银碟七十六件,银酒杯三十六个。黑狐皮十八张,青狐六张,貂皮三十六张,黄狐皮三十张,猞猁狲皮十二张,麻叶皮三张,洋灰皮六十张,灰狐腿皮四十张,酱色羊皮二十张,猢狸皮二张,黄狐腿二把,小白狐皮二十块,洋呢三十度,哗叽二十三度,姑绒十二度,香鼠筒子十件,豆鼠皮四方,天鹅绒一卷,梅鹿皮一方,云狐筒子二件,貉崽皮一卷,鸭皮七把,灰鼠一百六十张,獾子皮八张,虎皮六张,海豹三张,海龙十六张,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三张,元狐帽沿十副,倭灰色羊四十把,黑色羊皮六十,刀帽沿十二副,貂帽沿二副,小狐皮十六张,江貉皮二张,獭子皮二张,猫皮三十五张,倭股十二度,绸缎一百三十卷,纱绫一百八十卷,羽线绉三十二卷,氆氇三十卷,妆蟒缎八卷,葛布三捆,各色布三捆,各色皮衣一百三十二件,棉夹单纱绢衣三百四十件。玉玩三十二件,带头九副,铜锡等物五百余件,钟表十八件,朝珠九挂,各色妆蟒三十四件,上用蟒缎迎手靠背三分,宫妆衣裙八套,脂玉圈带一条,黄缎十二卷。潮银五千二百两,赤金五十两,钱七千吊。

  此外一切“动用家伙”也都“攒钉登记”,大概包括桌椅床架等大件家具,连同荣国府的“赐第”(住房),都开列明白。另有“房地契纸、家人文书”(指房契、地契及奴仆的契约等),也都封存,其中包括“一箱借票”,那是凤姐放高利贷的铁证。

  单看清单,作为百年望族、贵戚之家,似乎所抄物品档次不高、数量太少;例如赤金首饰只有百多件。贾赦所住的东院及贾琏屋内,女眷至少也应有一二十位,包括邢夫人、凤姐儿及赦、琏父子的侍妾并众使女,难道总共只有这百多件首饰?在小说《金瓶梅》中,潘金莲是外省土财主西门庆的小老婆,“体己钱”最少,但逛灯节时,手上还戴着六个“金马镫戒指儿”呢。

  大概程甲本刚一问世,就有人提出这一问题:抄家清单跟贾府的富贵气象不合,多半是没进过大宅门的穷书生闭门造车拟写的。大约是接受了这番质疑,随后出版的程乙本,对这张清单做了较大改动:

[责任编辑:赵伟露]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