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贵”鲜明看贵贱

2017-02-16 10:46 来源:学习时报  我有话说
2017-02-16 10:46:50来源:学习时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吴敏文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在朝鲜开战。7月21日,中国迫于军事形势和驻朝军队的安全,开始向朝鲜增兵,以防不测。增派的军队都是当时的清军精锐,其中包括记名提督宁夏镇总兵卫汝贵率领的“盛”字军和高州镇总兵左宝贵率领的“奉”字军。两个名字都带“贵”的总兵,在战场上的表现大相径庭。

卫汝贵在接到入朝作战命令及24万两军饷后,立马派人将其中的8万两汇往自己家中。其妻回复他家书一封,说:“君起家戎行,致位统帅,家既饶于财,宜自颐养,且春秋高,望善自为计,勿当前敌……”

9月,清军在朝鲜据守的承欢、牙山等要地尽失,困守平壤。总指挥叶志超是李鸿章的得意门生,却极为贪生怕死。左宝贵提出主动出击,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日军一路,进行各个击破,并将自己的五营兵力全部投入战场。可是到了发起总攻之际,叶志超却下达撤军命令,不许左宝贵交战,说是奉了李鸿章的手谕。左宝贵含泪请战,遭到斥责。“盛”军总兵卫汝贵却说:“左将军置将士安危不顾,邀功心切,冒险出击,其心恶也。”

9月14日,长驱直入的日军以一个军两个师团四个旅团的兵力包围平壤,日军第一军司令官陆军大将山县有朋狂妄地叫嚣:要杀尽平壤城里的抗日分子,驱除中国人,将平壤纳入日本帝国的版图。

主帅叶志超召开战前军事会议,不作守城的军事布置,提出弃城北退,撤回鸭绿江以北。对此,卫汝贵积极附和,搬出李鸿章的“先守定局,再图进取”来压人。左宝贵严厉斥责了叶、卫二人的逃跑言论,得到了马玉昆、丰升阿等将领的支持。会议开到半夜也没有结果,马玉昆和丰升阿返回所部,布置防务。

左宝贵一怒之下离开了会场,令亲兵看守住叶志超这位随时都会弃城而逃的主帅,并对平壤城北门玄武门作了周密布置。左宝贵手下只有3500人,少于日军一个支队的兵力,要想固守,确实捉襟见肘。卫妆贵部有6000人,本应与他携手守城,但左宝贵知道卫汝贵靠不住,只能独自为战。

天亮后,日军分四路向平壤发起了总攻,其中玄武门是其主攻方向,日军以两个旅团的兵力压向左宝贵。日军仗着武器上的优势,以密集的排炮速射,强大的炮火使清军伤亡过半。士兵们据险死守,左宝贵登上玄武门的主楼,激励士气。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爬上城楼来,清兵丢弃大炮,抓起大刀,迎上前去展开肉搏战。将士们以一当十,奋勇当先,舍命相抵,一时镇住了日军嚣张的气焰。

日军失利后,第九旅团长大岛义昌少将组织两个支队再次扑了上来。左宝贵寡不敌众、弹尽药绝,玄武门失守,守门官兵大部战死。左宝贵颓然向北跪下,拜了三拜后,站起来吩咐道:“亲兵,取我的黄马褂!”

左宝贵穿上了全套的锦绣朝服,那是皇帝恩赐的用中国江南上等丝绸制作的黄马褂。亲兵说这样太显眼,劝他脱下来,免得引来敌人的炮火。左宝贵答:“我穿上这件衣服,是让士卒知我率先战斗,能出死力,引起敌人注意,我有什么可怕的?”他亲自操炮,连续发射36枚榴弹,最后当胸中弹身亡。

而卫汝贵和叶志超弃城逃跑,狂奔三百里。日本人从战利品中找到了卫汝贵的家信,视为奇书,至今在日本的日清战争纪念馆里展览,作为清朝军队腐败的证据。

卫汝贵,贱为逃跑将军,永为耻辱;左宝贵,贵为民族英雄,后人歌颂。

[责任编辑:周明艳]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