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的政治智慧:一封书信免兵戈

2017-02-17 09:54 来源:学习时报  我有话说
2017-02-17 09:54:55来源:学习时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陈忠海

  汉朝初年,原本向朝廷称臣的南越王赵佗称帝,使国家面临南北分裂的危险,此时汉朝国力尚不雄厚,恢复和发展经济是当时的首要问题,但国家统一又是不容动摇的原则,面对这样的矛盾,汉文帝充分运用政治智慧,制定和实施了正确的决策,最终使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国家统一面临挑战

  秦朝建立后在岭南地区设立了桂林、南海、象郡等3个郡进行管辖,但秦朝很快陷入战乱,中央政权对岭南地区鞭长莫及。当年远征岭南的秦军中有一个叫赵佗的人,祖籍河北,后来留在了岭南,任南海郡龙川县令,他趁乱掌握了南海郡的实权。

  赵佗下令断绝与中原的交通,“绝道聚兵自守”,同时清除郡内仍忠于秦朝的官员,在重要岗位上全部安插心腹,实力增强后又向附近其它地区发起进攻,大约在公元前204年前后吞并了桂林郡和象郡,控制了整个岭南地区。此时中原地区仍在混战,赵佗于是公开称王,自封为“南越武王”,历史上称这个地方割据政权为南越国,其控制范围南至今越南中部,史书称其疆域“东西万余里”。

  汉朝建立后南越国继续存在,双方形成了对峙,刘邦很想将其征服,但汉初民生凋敝,无力再兴兵南征,于是派名士陆贾赴岭南,封赵佗为南越王。陆贾向赵佗陈述利害,赵佗接受了汉朝的分封,向汉朝称臣,刘邦命令赵佗“和集百越,毋为南边患害”,双方还开通关市发展贸易,这之后,南越在经济上对中原地区的依赖程度很高。

  刘邦驾崩后汉惠帝即位,随后吕后称制,掌握了朝廷大权。吕后大约觉得南越国不太服管,双方关系变差,吕后一生气,下令“毋予蛮夷外粤金铁田器”,“金铁田器”指的是铁制、铜制的各种农具,当时岭南地区还无法制造这些先进生产工具,全部从中原地区贸易中取得,这条禁令无疑掐住了南越的脖子。

  吕后也许是想拿这些来施压以使赵佗低头就范,但已经当了十多年南越王的赵佗已不再是原先那个小县令,也不是陆贾几句话就能让其乖乖就范的了。赵佗干脆自称“南越武帝”,与汉朝彻底决裂,并发兵攻打与南越相接的长沙郡,占领数县。吕后大怒,派将军周灶讨伐南越,由于地理环境不熟、北方将士不适应岭南气候等原因进展缓慢,而此时吕后驾崩了,刘邦的儿子刘恒即位,周灶率军回师。赵佗既不取消帝号,也不向汉朝朝贡,摆出一副与汉朝“平起平坐”的姿态。

  汉文帝的政治智慧

  刘恒继位时汉朝国力仍然较为有限,还在休息生养的阶段,同时内部也面临许多挑战,发生过济北王刘兴居叛乱事件,南越成为当时汉文帝手上最棘手的问题之一。

  如果继续对南越用兵,一来面临军事上的风险,弄不好就会重蹈吕后远征无功的覆辙;二来即使军事上取胜,也会付出巨大代价,对于仍处在百废待兴的汉朝来说也是不划算的事。鉴于此,汉文帝决定改变解决南越问题的策略。

  汉文帝了解到,赵佗之所以称帝并攻打长沙郡,是因为他认为吕后听信了长沙王吴芮的谗言,刘邦当年封吴芮为长沙王,将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等5个郡作为其封地,其中有3个郡在赵佗手中,赵佗认为吴芮想拿回封地才挑拨南越与朝廷的关系,赵佗曾分别派内史、中尉、御史等3次赴长安进行申辩,但都被吕后扣压。这些表明,赵佗本意没有蓄意分裂汉朝的打算,让他取消帝号重回汉朝仍有可能。

  吕后当初下令毁了赵佗父母的坟墓,汉文帝命人将其重修,每年奉祀,并派人守护,又召见了赵佗留在中原的亲属,任命其官职并厚赐。做完这些,汉文帝又给赵佗写了封信,仍命陆贾送去。

  汉文帝让陆贾带去的这封《赐南越王赵佗书》写得很用心也很精彩,历来评价很高。信的一开头写道:“皇帝谨问,南越王甚苦心劳意。”这句话既摆明双方的地位,奠定原则和基础,同时又亲切、低姿态。紧接着是一句“朕高皇帝侧室之子”,汉文帝知道赵佗对他的父亲刘邦很有好感,所以强调了自己是刘邦的儿子,同时他又是刘邦与薄姬所生,意在强调自己是“侧室之子”,一方面继续低资态;另一方面与吕后划清界限,不让赵佗产生误会。汉文帝在信中还告诉赵佗,他家祖坟已被修护,进一步增进好感。

  之后汉文帝笔锋一转,说南越掀起战火以来,双方损失都很大,“长沙苦之,南郡尤甚”,南郡是赵佗的地盘,这句话表面看来是慨叹,也有慰问之意,但其实软中带硬,意思是“杀我八百,你自损一千”。就赵佗关心的长沙王封地问题信里也专门进行了解释,认为那是高祖皇帝很久之前做出的决定,并不刻意针对赵佗,汉文帝向赵佗承诺,只要他接受朝廷的封王,取消帝制,“服领以南,王自治之”。汉文帝还让陆贾带去一些礼物,包括“上褚五十衣,中褚三十衣”,以示慰问。

  赵佗看到这封信,感动之余也陷入沉思,他是个能洞悉大势的人,与汉朝长期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取消了帝号,重新接受汉朝所封的南越王。还准备了一批贡礼,包括“白璧一双,翠羽千尾,犀十座,紫贝五百,桂壶一器,生翠四十双,孔雀二双”,派特使赴长安朝贡。

  付出小代价达成大目标

  赵佗于汉武帝建元四年(前137)去世,按照史书上的说法,他大约活了100多岁,历经汉朝数位皇帝,称帝这场风波过去后赵佗果然信守了他的诺言,至死都为汉朝的藩属,形同诸侯王,使广大岭南地区留在了汉朝的版图之内,维护了国家统一。毛泽东主席曾诙谐地称赵佗为“南下干部第一人”,还说他是“开发岭南第一人”。

  这场危机得以化解与陆贾“二使南越”有关,陆贾因此被称为汉朝的“政治家、思想家和外交家”,但重要的还是汉文帝的正确决策。南越问题很复杂,一味用强或一味示弱都不行,对分寸的拿捏、原则性和灵活性的把握都要求很高。汉文帝刘恒虽然没有他的孙子汉武帝刘彻那样的雄才大略,但他很务实,也很细心,没有他的高瞻远瞩和周全的安排,南越问题就无法顺利解决。

  解决难题离不开对机遇的把握。把握机遇有不同的层次:一是认识机遇,机遇到来时能看到,从而不让它擦肩而过;二是利用机遇,因势利导、趋利避害,让机遇为我所用;三是制造机遇,需要机遇时没有怎么办?那就创造机遇来为我服务。汉文帝从大局着眼定下南越问题的基本策略后,为打破僵持的局面,他耐心细致地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包括整修赵佗祖坟、任命其亲属为官、精心撰写书信、挑选最合适的人出使等,在没有机遇的情况下创造出了机遇。

  汉文帝解决南越问题的启示还有,解决重大的原则问题、棘手问题,不一定必须付出重大代价,在挑战面前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既要不失原则,又不能纵一时之忿,要从国家和民族的最大利益出发,充分运用策略技巧、发动政治智慧,只要能审时度势、顺势而为、精心谋划,一样可以用小代价达成大目标。

  当然这是有前提的,任何谈判或者外交活动都要有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作持盾,否则“不战而屈人之兵”只能成为一句空谈。汉朝初期国力尚未达到汉武帝时的鼎盛,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尤其实行了休养生息的政策,经济恢复得很快,朝廷实行低税率,百姓生活大为改善,汉朝的软、硬实力都在迅速增长,这才是汉文帝真正的底气,也是让赵佗甘心称臣的前提。汉文帝继位之初就以较小代价顺利解决了南越问题,为和平发展赢得了时间,文景之时汉朝的发展速度很快。想想看,如果汉文帝像吕后那样因一时之怒就大起刀兵,那“文景之治”也许就不可能出现了。

[责任编辑:周明艳]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