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刺客信条”

2017-02-28 10:48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2-28 10:48:25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张鑫

  作者:赵孟

  最近新闻中,“刺杀”成为了一个热点词汇,人们对刺客这个职业的兴趣突然变大了。正好又有美国电影《刺客信条》刚刚上映,在片中,刺客们信守3条准则:1、不滥杀无辜。2、在众目睽睽之下隐藏行迹。3、绝不危及兄弟会。那么中国古代有没有什么“刺客信条”呢?

  中国古代刺客很多,但大都是单干户。中国的政府历来很强大,不会容许黑社会过分坐大,因为那会威胁到自己的统治。所以专门以暗杀为职业的民间团体,在中国很难生存。既然刺客没有统一的组织,那么也就没有统一的规章制度。刺客们性格、才能各异,故事也各有曲折,但是我们仍然能够在这众多的故事中归纳出几点共同的“刺客信条”来。

  第一,士为知己者死。说这句话的人是战国初年的豫让。他是晋国人,曾经事奉范氏和中行氏,没有得到重用,无所知名。后来改投智伯,颇受尊宠。智伯被赵、韩、魏三家联合击灭,赵襄子最恨智伯,把他的头刷上漆作饮器。豫让逃跑到山中,叹息说:“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智伯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一定要给他报仇,这样我的魂魄才不感到惭愧。”于是他多次试图刺杀赵襄子,没有成功,最终只好自杀。

  除了豫让,专诸、聂政、荆轲等著名刺客也都是为了报答恩主而行刺的。但是他们和豫让有一点不同。智伯尊宠豫让,是看中他的才华,欣赏他的人品,而不是要让他去做刺客,干“脏活”。这是一份来自于心底的尊敬,所以豫让才会那样感恩戴德,誓死为智伯报仇。但是吴公子光对专诸、韩国严仲子对聂政、燕太子丹对荆轲,从一开始就是把对方当作一件杀人工具来利用,说不上心底有多尊敬。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明摆着的交易。专诸和聂政都是一介武夫,没有太多政治头脑,别人一给重金供养,也就甘心听人驱使,为人卖命。荆轲要滑头一些,太子丹要他去刺秦王,他并不很愿意,眼看无法推辞,也就赚足供养,车骑美女尽情享受,借口要等朋友一起去,迟迟不愿意动身,后来在太子丹的一再催促下才不得不出发。

  第二,重然诺,轻生死。先秦时代是以世袭制为主的。对于那些出身卑贱的士人来说,要获取富贵,实现身份地位的巨大跨越,只有凭借自己的能力和一腔热血。尤其是对于那些不善谋略、以武力谋生的人来说,除了自己那条命,他们也实在没有更多的本钱。而上升渠道的狭窄,造成了激烈的竞争。为了让自己更容易被看中,就需要具有其他方面的优点,让主人使用起来更加省心方便。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行业的伦理道德。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一诺千金。这里面有许多值得尊敬的地方,正如李白《侠客行》所赞美的那样:“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严仲子想杀政敌——韩国的相国侠累,就奉送重金给聂政。聂政说:“我的老母还在,我的生命还不能随便许托给别人。”在聂母死了以后,聂政才答应帮严仲子杀人。他对于答应对方这件事是很慎重的,一旦答应,就坚决完成刺杀任务,不再顾及自己的生命。

  当然,也有一些刺客,有自己独立的价值观,中途背叛了自己的使命。春秋时晋灵公无道,执政大臣赵盾苦苦进谏劝说。忠言逆耳,晋灵公很不高兴,就派鉏麑去刺杀赵盾。鉏麑一早潜入赵盾家,发现赵盾早已起来,穿好朝服,准备上朝,因为时间还早,就端坐着闭目养神。赵盾的勤于国事和一丝不苟的威仪让鉏麑深为震撼,他感叹道:“赵盾即使在家中也不忘恭敬,真是晋国人民的好主人啊!杀害人民的主人,不忠。但是放弃国君的命令,又没有信义。这两点之间我犯了任何一点,都不如去死。”他在刺客的职业道德和自身的正义感之间无法取舍,最后只好一头碰死在门口的槐树下。

  第三,做好伪装,行动隐秘。刺杀行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好保密工作,成功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和企图。只有在敌人毫无戒心的情况下,刺杀才更容易成功。

  专诸伪装成进奉食物的下人,荆轲伪装成献地图的使者,都成功接近了刺杀对象。而荆轲死后,他的好朋友高渐离为了给他报仇,以击筑(筑是一种乐器)的绝技引起了秦始皇的注意。秦始皇爱听他的音乐,便将他眼睛弄瞎,让他靠近一些弹奏。高渐离在筑里灌了铅,整个向秦始皇砸过去,可惜没有击中。

  豫让为了隐蔽自己,改名换姓,自受刑罚,去做修补厕所的工人。赵襄子要上厕所的时候,心跳加速,觉得奇怪,派人去搜索,把豫让抓住,查出了他的真实身份。但是赵襄子觉得这个人很讲义气,于是放走了他。豫让于是在自己身上涂漆,从而长出一身恶疮,又刮掉胡须眉毛,改变了面容,装作一个乞丐。他老婆见了他,诧异地说:“这个乞丐样貌不像我丈夫,但是怎么说话声音那么像呢?”豫让于是又吞下火炭,改变了声音,几乎成了哑巴。他躲在桥下准备伏击赵襄子,但是运气不好,赵襄子马惊,又被发觉了,行刺失败。

  豫让还只是残害自己的身体,而要离则更加过分,为了刺杀成功,把自己的妻儿都牺牲了。在专诸刺死王僚之后,阖闾(公子光)就成为了吴王。但是王僚的儿子庆忌勇力绝伦,流亡在外,成为阖闾的心头大患。伍子胥向阖闾推荐要离。要离对阖闾说:“我细小无力,弱不禁风,但是我可以为您杀掉庆忌。”阖闾不信。要离说:“大王您把我的妻儿杀掉,在集市上公开焚烧他们的尸体,飞扬其灰,再重金购捕我。这样我去投奔庆忌,就一定能够获得他的信任。”阖闾依计而行,要离投奔庆忌。庆忌见他如此瘦弱,人畜无害的样子,果然让他贴身相随。结果要离在船上用短矛顺着风力刺杀了庆忌。他是如此瘦弱,以至于刺矛还需要借助风力。但是他居然就这样杀掉了武艺强大的庆忌,完全就是靠的出其不意。

  不过,聂政是一个例外。这个家伙武力实在太强,直接正面进攻端坐府上的韩相侠累,冲上台阶将他刺死。侠累身边卫兵林立,居然不能阻挡他,被他杀掉几十个。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强大的杀手不需要伪装。(赵孟)

[责任编辑:张鑫]

[值班总编推荐] 不避冤假错案,应成司法共识

[值班总编推荐] 文化种子在乡村萌动

[值班总编推荐] “小圈子”难解决大问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