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天女怎么成了灾殃

2017-03-04 10:10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3-04 10:10:54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古籍中对祈雨的记载

  《山海经》注图中的黄帝女魃

  日本著名妖怪绘师鸟山石燕所绘旱魃图

  ◎翩竹

  ◆中国妖怪学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多元构成的文化体系导致各民族之间的神话演绎也多有变迁。在部落与部落的起伏融合之中,有的部落神降格为鬼,而有些鬼则升华为神,这不仅是中华文化“神鬼不分家”的祖先崇拜之具体体现,也是民族变迁史构成的一部分。

  在民族融合与地区冲突交织的历史长河中,失去神格的部落神、地区神并不在少数,这其中比较有名的,有姑获鸟、穷奇、混沌、梼杌等等,然而在这些“堕落”的鬼神之中,没有一种的变迁一如旱魃这么彻底而充满悲剧色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旱魃的神格变迁,恰是中国传统农耕社会文化与民间宗族影响力扩张的真实映照。

  旱魃,最初名为“黄帝女魃”,最早见载于《山海经·大荒北经》,描述如下:

  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以上寥寥数行文字,记录的是一段有关华夏民族初期惊心动魄的神话战争:蚩尤兴兵进攻黄帝的部落,黄帝于是命令应龙在冀州的原野上应战,应龙蓄水准备水攻蚩尤,不料蚩尤却将计就计,请来了法力更胜一筹的风伯雨师,纵起一场大风雨,使得应龙与黄帝方面力不能敌。

  在战局处于劣势的危急时刻,黄帝便如同请下赐兵法的玄女一般,恳请上天降下名为“魃”的天女。魃神下凡后,果然风雨立止,黄帝借此机会打败并擒杀蚩尤。然而魃却无法再度上天,所到之处滴雨不落,反而成了祸害。黄帝的大臣叔均向黄帝进言,将魃迁往赤水之北的无人地去居住。叔均因为这一进言而被尊为田祖神。魃时常逃亡出去,想要驱逐她的人便一边咒告“请神往北走”,一边开通水道沟渠,以迎降雨。

  不同于玄女的纯善属性,魃的力量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在完成了帮助黄帝战胜蚩尤的大业后,她的主要功能“止雨”,反而成了令人厌恶恐惧的旱灾象征。由此,魃的悲剧命运在最初的记录中便已注定,在一个以农耕为主要生产力的农业型社会中,一个所到之处便不见雨水的神祇,几乎注定会是被避之不及的存在。

  于是,伴随着民间对“魃”的恐惧与厌憎,“魃”的神话形象便也随之不断丑化:先是从“神”降格为“人”(《神异经》: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裸形,目在顶,行走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一曰旱母,一曰狢);接着,又从“人”逐步降格为“鬼物”、“怪异”乃至“僵”。

  中国古代有关祈雨的各种巫术记载,几乎与中国汉字的历史同样源远流长,而“逐魃”便是其中一种被广为流传应用,尤其在民间经久不衰的巫术信仰。“逐魃”的来历,有学者认为和“曝巫”一样,是古人对于自然之力无能为力时的牺牲性心理暗示。

  所谓的“曝巫”、“焚巫”即在大旱盛行时,焚烧具有神力的巫师或者有尊贵血缘的高位者以求神灵和祖先垂怜降雨的巫术。在商代甲骨文中,多次出现过一个字“烄”,即是“曝巫”的专称。《山海经》中曾经隐晦地记录过被十日曝晒致死的女巫“女丑”,而在《淮南子》一书中,更是记录了商汤时大旱七年,成汤不惜以自己作为人祭焚烧祭天的奇闻。

  而随着统治阶级的政治手腕不断增强,以及巫身份的不断降低,自唐以后,在历代官书中已少见“焚巫”、“曝巫”的记录,而更多的将其视之为一种惩罚巫师妖言惑众的手段;取而代之的,是较为文明的“舞龙”、“雩祭”等仪式。但在教化程度良莠不齐的民间,“曝巫”的传统却被沿袭了下来,并与“逐魃”相结合,形成了一套残忍的民间祈雨巫术大观。

  在之前提到的《神异经》中,已经有对旱魃的毁灭性祈雨方式记录,说是将疑为旱魃的人投入粪坑之中,旱魃死则旱灾消;宋代的《癸辛杂识》一书中,有记录过一次洛阳民间的逐魃记录:登封吉成村传闻有旱魃作祟,当地老人说旱魃来时,必携火光,于是当地青年人便轮番登高瞭望,果见有火进入某家,于是便叫上众人持杖去打……只见火星迸散,怪物发出骆驼一样的叫声……至于打死的到底是不是魃,那便只有当时持杖的人知道了。

  到了宋代,除了民间多见的各式“逐魃”记录外,“旱魃”这一形象也开始紧密地与妇女尤其是刚经历了生产之痛的妇女联系了起来。同样是宋代的《萍州可谈》一书中,详细记录了生下“旱魃”的产妇的种种形状:即传说民间有妇女诞下怪胎,养不活而扼杀他之后,死去的婴儿会变成鬼物飞走,晚上飞回吸食母乳,母亲样子多憔悴衰弱。甚至当时民间详细记录了这种“魃儿”的性别特征,说女魃会窃取自家的东西送出去,而男魃会偷别家的东西回自家。

  而对付“魃儿”的方法,则是惩罚生下他们的母亲,以此来消弭婴儿的怨气,从而达到“逐魃”的目的。当某地大旱,村民们往往会揪出最近生了死胎的妇人,往她身上浇冷水来以此“逐魃”。《太平御览》一书中引《燕志》有:太平十五年,北燕国大旱,有人上告右部官王荀之妻曾产下一个妖胎,于是王妻便被朝廷下令曝晒致死。

  到了明清以后,旱魃又与民间宗族统治思想发生结合转变,变化为“魃僵”——对于以土地为基础,宗族为延续的中国传统式农民家庭来说,没有任何惩罚比“掘祖坟”更为严重而可怕,而“魃僵”的诞生,却是给了这一伤天害理之行一个合理合情的借口。

  明代《五杂俎》一书有:“燕、齐之地,四、五月间,尝苦不雨,土人谓有魃鬼在地中,必掘出,鞭而焚之,方雨。”又有《蓬轩别记》一书中记录:“河南、山东愚民,遭亢旱,辄指新葬尸骸为旱魃,必聚众发掘,磔烂以祷,名曰‘打旱骨桩’……奸诈往往藉以报私仇,孝子慈孙莫能御。”这种风俗在清代时广为流传,甚至一直绵延到了20世纪60年代,在当代作家的一些乡土文学记录中,依然能够时有所闻。

  在经历了“由天女到异人”,再从“异人到鬼僵”的转化后,旱魃终于失去了她在古代神话中应有的所有荣耀与尊重,变成了众矢之、任人宰割的灾殃借口……她不再具有神格和相应的图腾或者巫术性作用,留下的便只有荒诞与愚昧可怕的历史写照。

  值得庆幸的是,随着科技的发展,“祈雨”不再是人力所不能及的天命之事,而随着霖雨的人工控制与灌溉用水的科技进步,“魃”这一悲剧角色,或许终于可以在神话的尘霾中入土为安了。

  供图/翩竹

[责任编辑:刘冰雅]

[值班总编推荐] 不避冤假错案,应成司法共识

[值班总编推荐] 文化种子在乡村萌动

[值班总编推荐] “小圈子”难解决大问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