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笔记中的“名侦探鹦鹉”

2017-03-13 13:4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3-13 13:44:36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呼延云

  囿于科学不昌,古代刑事案件的破案率很低。一桩案件发生了,破案的主要方式是先凭着“直觉”怀疑某个或某几个目标,然后严刑拷打拿到口供,结案了事,这样极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只有极少数擅长“折狱”的官员,重视调查研究,对物证和人证反复核实,结合法医技术,捕捉嫌犯辩解中的逻辑错误,令其俯首认罪。不过,也有很多刁钻狠恶之徒,刑讯也好、举证也好,就是不招,这种情况下,办案的官员就只能祭出最后一招了——非自然力量,或者说请冥冥之中的鬼神来相助。虽然这种方法属于诱供,有点儿不大光明磊落,但是对于那个时代总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的人而言,还是很有效的。

  比如,我们今天说的一种名为鹦鹉的小家伙,就是古代断案中不时出现的“名侦探”之一。

  只有鹦鹉看到了凶杀过程

  先来看五代时期政治家、学者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中记录的“鹦鹉告事”的故事。

  长安城中有个名叫杨崇义的人,是个“富N代”,累世的财富,使得他家的珍宝古玩“僭于王公”。有钱人的妻妾大多是“高颜值”的,杨崇义老婆刘氏不例外,国色天香;有钱人的妻妾一般都富裕得只剩下道德这么一个“贫困项”,刘氏亦不例外,与邻居家一个叫李弇的人私通,俩人趁着杨崇义不在家的时候,没少滚床单,“情甚于夫”。既然奸夫更比丈夫更亲,丈夫的生命就只剩下倒计时了。有一天,杨崇义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跌跌撞撞地回到家,倒在床上酣睡。刘氏悄悄地打开了后门,把李弇放了进来,俩人拿一根绳子勒在了杨崇义脖子上,将之勒毙,然后将尸体埋在了后院的一口枯井中。

  夜半杀人,“其时仆妾辈并无所觉,惟有鹦鹉一只在堂前架上”。

  杨崇义是一家之主,虽然平时生活放浪,夜不归宿也是常事,但十天半个月还是见不到人,就有点反常了。一家子都慌了神,刘氏表现得最为紧张,让家中的仆人四散开来寻觅其夫,并在人多的街市上贴榜,悬赏找杨崇义,赏格还颇高。然而过了很久,依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刘氏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装出一副“为夫消得人憔悴”的样子,泪洒衣衫、乱鬓如云地跑到官府去告状,“言其夫不归,窃虑为人所害”。

  杨崇义是富可敌国的大户,这样的人物失踪,当然不可等闲视之,“府县官吏,日夜捕贼”,但怀疑的主要目标还是家中的仆人,“经栲捶者百数人,莫究其弊”。刑讯逼供了一百多人,还是没找到杨崇义,官府一时间手足无措。

  后来,县官带着一些人,突然来到杨崇义家中搜查,这可让刘氏有点手足无措,不过她也并不担心,因为尸体埋在枯井中,万难找寻。果然,一群衙役们把房间、院落翻了个底朝天,还是一无所获。正当一众人等要沮丧地离开时,堂前架上的那只鹦鹉“忽然声屈”——忽然开始喊冤。

  县官十分惊讶,将鹦鹉从架上取下,放在胳膊上,问它喊的哪门子冤,鹦鹉大声说:“是刘氏和李弇合谋杀死了我的主人!”

  刘氏万万没有想到一只鹦鹉竟揭穿了谋杀的真相,顿时面无人色,腿脚一软,跌坐堂下,县官立刻命令衙役们“执缚刘氏,及捕李弇下狱”,刘氏和李弇认为鹦鹉此举,乃杨崇义的冤魂作祟,只好招供,落得了个“依刑处死”的下场。

  长安府尹将事情的前后经过,上奏给时任一国之君的唐明皇李隆基,李隆基听说后,“叹讶久之”,加封那只鹦鹉为“绿衣使者”,交付后宫喂养,以酬劳它替主人申冤报仇的功劳。

  2003年的一次“鹦鹉捉贼”

  也许是长了一身漂亮的羽毛、稍加训练又会说人话的缘故,鹦鹉在中国古代文学中一直扮演着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的角色,祢衡在他的名篇《鹦鹉赋》中就这样描写道:“惟西域之灵鸟兮,挺自然之奇姿。体金精之妙质兮,合火德之明辉。性辩慧而能言兮,才聪明以识机。”

  因此,在古代笔记中,“聪明以识机”的鹦鹉不止一次地扮演着“名侦探”的角色。

[责任编辑:周明艳]

[值班总编推荐] 不避冤假错案,应成司法共识

[值班总编推荐] 文化种子在乡村萌动

[值班总编推荐] “小圈子”难解决大问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