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追洋快餐的日子: “两鸡相斗”何必要胜负

2017-03-22 14:26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3-22 14:26:00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简汐

  “肯德基是我们的,麦当劳也是我们的”——继去年9月初肯德基母公司百胜中国引入春华资本及蚂蚁金服后,前不久,中信凯雷以近21亿美元入主麦当劳中国。对中资“拿下”两大洋快餐巨头中国区业务,有人笑谈,在肯德基吃炸酱面、在麦当劳喝豆汁指日可待。

  从开“洋荤”高消费的场所,到中国人城市生活中寻常的商业配置,洋快餐早已不是什么文化和身份标签。人们带着兴奋在前门排成长龙等候品尝一块原味鸡的场景,距离今年正好30年。

  1

  “找到了全世界最好的地方”

  1987年11月13日,本报头版刊发消息:“美国,也是西方在中国,也是北京第一家快餐联营店——肯德基家乡鸡北京快餐厅昨天正式开业。北京市副市长孙孚凌、市顾委副主任陆禹、美国驻华大使洛德和夫人、肯德基家乡鸡公司董事长邓迈亚等出席了开业典礼。”两个“也”字和来宾规格显示了这条短稿不一般的信息含量。中国餐饮业开始引进外资,同样成为当日外电报道的中国重要新闻。

  这家毗邻天安门广场,位于前门西侧的炸鸡快餐店建筑面积1400多平方米、座位506个,为全球肯德基门店规模之首。当记者问为什么将最大分店设在北京时,肯德基国际公司副总裁王大东笑答:“因为我们在北京找到了全世界最好的地方。”在10月6日起试营业的37天里,该店每天营业额万元以上。

  无论新闻,还是广告,关于洋快餐的一切都强调这是“西方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在本报刊发的《美式风味飘京城 ——记肯德基家乡鸡落户北京》一稿中,记者写道:“厨房每小时制作2300块炸鸡,三层楼营业厅保证客人能在两分半钟吃到炸鸡。这既是对现代化生活节奏的适应,也是对我国传统饮食习惯的挑战。它向人们揭示:那种把大量时间花在厨房,以及慢吞吞的餐饮服务速度状况必须改变”。

  炸鸡很快,但想吃到绝不仅仅需要“两分半钟”。很长一段时间里,前门店一到饭口都处于里三层外三层排长龙的状态,甚至成为到京旅游的一景。去肯德基尝鲜儿,然后跟门口的肯德基老爷子合影留念,是全国人民的时髦。

  刚开业时,肯德基所售品种有限,除了2.5元一块的原味鸡,还有土豆泥、菜丝沙拉、面包和可乐,两年后,才有单价4.5元的汉堡上市。相较普通干部不过百元的月薪,吃肯德基算得上高消费,不少家庭要攒上一阵才舍得带孩子来享受。戏剧性的是,每个星期天,都会有人在肯德基三楼举行婚礼,如今看来或许不可思议,当时却是件挺有面子的事。

  1992年4月23日,“迟到”老对手5年的麦当劳在王府井最繁华地段开出其在京第一家店,规模也是全球之首。本报记者发现,麦当劳其实早就来了,为制作招牌炸薯条,麦当劳1984年就来华寻觅良种土豆种植基地,并最终定在了承德围场,选择乳制品、面包、肉饼、番茄酱等的供应商也几费周折。从种土豆开始深谋远虑的市场占领,收获是惊人的。据报道,开业后,每天前往麦当劳就餐的人数在一万三千人以上,火爆情形超过了任何一家饭店餐馆。

  2

  “超级收款机”魅力在哪儿

  洋快餐店人潮涌动,状若“超级收款机”,迅速被视为全方位剖析和学习的对象。做中国的肯德基、做某某界的麦当劳,一度是对标先进的口号。

  满城纷说洋快餐,到底好在哪儿?1989年2月13日,本报头版《“肯德基”的魅力》这样描绘:做医生的母亲给儿子买了份十元套餐,对鸡肉、菜丝沙拉和土豆泥的搭配很满意,“别小看这点东西,热量、蛋白质、维生素可是全有了”;一对大学教师情侣是常客,男士青睐洋快餐的平等氛围,“无论部长还是平民,大家都得自己端着盘子找座位”。女士中意一次性餐具,“在这里吃饭让人放心”;记者则注意到了标准化和严格管理:解聘做不到微笑服务的员工,鸡块炸出超过一个半小时不能再卖,不管剩多少都要扔。

  麦当劳独特的用工制度更领风气之先。1992年6月2日,本报头版以一篇《京城有了“小时工”》开启了对麦当劳的系列观察。“在这里,你不必一天干满8小时,还可以自由选择工作时间;但工作的每一分钟,你都得高速运转起来——不停地招呼客人,不停地微笑,不停地收盘子擦台面,不停地找活干”。记者感慨:“现在许多企业管理流于形式,只管考勤,不管效率,工人出工不出力,却没人关心。在提高效率的治本之策尚不能立时奏效的情况下,麦当劳小时工制度以及招收兼职打工者的经验,至少给了我们一个参考系。”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