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高娃:站赤——元代驿站交通网新样态

2017-03-30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3-30 09:31:39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乌云高娃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北方游牧民族建立的全国性统一王朝,继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诸部族、建立大蒙古国之后,其孙忽必烈最终统一中国,建立了多民族和多元文化的大一统帝国。元代大力发展驿站建设,为中原与周边地区、中亚、西亚、东欧、东亚等地的人员往来、朝贡贸易、文化交流提供了通达的交通网络,对元朝统治者统一与管理多民族国家起到了重要作用,促进了民族融合和经济文化交流。

  逐渐形成驿站交通网

  元代以前,中外已有传递公文、传送军事情报的邮驿或驿传。在继承前代急递铺、驿传的基础上,元代将驿站交通扩大到全国范围内,并形成有效的规章制度。

  早在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就曾建立传递急信的邮政驿站,设有待命的信使和驿马,逐站传递公文或信件。汉代丝绸之路的开通为中国驿站的形成提供了便利条件。西汉时期,烽火燧为军事通讯服务,驿置仅限于传递文书和公文,交通方式以轻车快马为主。东汉时期,轻车被快马取代。隋朝加强驿馆建设的同时,增设了急递铺,专门传递紧急军务。宋代,急递铺、驿传更加健全。元朝继承宋朝旧制,设立了专门管理驿站的中央机构——通政院。

  元代的驿站又称“站赤”,是蒙古语“jamci”的音译。其词根是“jam”(站),具有道路、交通之意。“站赤”本指管理驿站之人,另有“向导”之意。蒙古人何时开始利用“站”或“站赤”,因缺乏史料记载而难知其详。不过,从唐宋以来北方游牧政权有驿传这一情况来看,蒙古人当时也应有自己的交通体系。

  自成吉思汗时期起,大蒙古国在其境内普遍设立驿站,配备人员和牲畜,由万户管理驿站事务。大蒙古国时期,过往使臣或传递军事情报者持成吉思汗圣旨令牌,可以换乘铺马。窝阔台汗时期,确立驿站制度,并将驿站交通线路扩大到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利汗国境内。贵由汗、蒙哥汗时期,蒙古帝国的驿站对东西方往来起到了更为积极的作用。

  忽必烈统治时期,在蒙古帝国驿站的基础上,在元朝全国范围内实行驿站制度,以元大都为中心,在全国范围内形成较为发达的交通网络,贯通东西南北。自元大都向南,河南行省、四川行省、云南行省、湖广行省、江西行省、江浙行省等均设立驿站;自元大都向西,陕西行省、甘肃行省直至四大汗国境内,均设立驿站;自元大都向东,辽阳行省设有驿站;自元大都向北至元上都,再到岭北行省,亦均设立驿站。在元朝全境内,自大都向四周辐射出严密的驿站交通网络,水站、陆站多达1500处。

  元代的驿站每60里左右设一站,过往使臣或王公贵族须持有圣旨令牌或铺马圣旨,以及官府出具的证明文书,方可在驿站换乘铺马,并享用政府提供的“首思”(sigüsü)(按例分到的食物,汉语称为“祗应”)。

  急递铺也属于元代官方邮驿系统,10—15里或10—25里设一铺,设专人传递文书或军事情报。传递速度按一昼夜计算,一昼夜400—500里,加急时可以达到一昼夜700—800里。元代的急递铺只有持有海青令牌者可以换乘铺马,并有专用驿道,以便快速传递公文或军事情报。元代的急递铺、驿站制度在忽必烈统治时期已经确立。忽必烈之后,其继承者多次规范这一制度。

  为中外交流提供平台

  自古以来,中原王朝与周边民族有着密切交往。历代中原王朝及北方游牧政权均设立过中央客馆,为四夷朝贡往来提供便捷条件。汉代的鸿胪寺、隋唐时期的四方馆、北魏时期的四夷馆,均有接待四夷或外国使臣的客馆的性质。

[责任编辑:赵伟露]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