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为何挂念一位的村姑?

2017-04-10 22:09 来源:广州日报 
2017-04-10 22:09:31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刘姥姥道:“这老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茗玉。小姐知书识字,老爷太太爱如珍宝。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17岁,一病死了。”宝玉听了,跌足叹息,又问后来怎么样?刘姥姥道:“因为老爷太太思念不尽,便盖了这祠堂,塑了这茗玉小姐的像,派了人烧香拨火。如今日久年深的,人也没了,庙也烂了,那像就成了精。”宝玉忙道:“不是成精,规矩这样人是虽死不死的。”

  《红楼梦》第三十九回

  刘姥姥第二次来贾府,引起贾母的注意,贾母对贵族圈的范儿有点腻了,要请一位“积古”的乡村老婆婆给大家讲讲故事,换换口味。

  刘姥姥的乡村风格,大受“高富帅”、“白富美”们的欢迎。她还根据各人不同的心理,编不同的故事,比如,她抓准贾宝玉怜香惜玉的心理,编了一个乡村美眉的故事:某年乡下大雪,清早,听到野外有砍柴的声音,大伙起来一看,居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梳着溜油光的头……”故事到这,被马棚的一场火打断了。

  其他人都没有再在意这个故事,贾宝玉却犯了痴呆似的,缠着刘姥姥继续讲下去,刘姥姥只好继续编,说是一位早死的村姑成精了,连林黛玉都笑话宝玉:“不用什么雪下吟诗,雪下抽柴好了。”

  贾宝玉还较真了,叫小厮茗烟去打听茗玉庙的下落,得知是瞎编的后,宝玉也不发火。

  贾宝玉对女性的尊重和赞美,是众所周知的事,但他为什么对一位毫不相干的村姑的死表示伤感,而且要寻她的庙呢?其实这是对一切美好事物尊重、留恋的态度,而寻找村姑庙,则是希望美好的事物、人物能永恒。

  因此,贾宝玉在说到这位子虚乌有的村姑时,纠正了刘姥姥关于村姑成精的迷信说法,认为村姑“虽死不死”,虽然生理生命消失了,但美好永存、“不死”,换成一句诗就是“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贾宝玉的这种希冀美好永存、美丽永恒的态度,见于他对周边丫鬟的态度。晴雯遭迫害,被逐出大观园,他忧心忡忡,见屋前台阶下一株海棠花无缘无故死了一半,便疑心是晴雯不行了。袭人无法领会他这种高大上的境界,贾宝玉就用永恒来解释,认为美好存在于天下万物之中,“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孔子庙前的桧树、诸葛亮庙前的柏树、岳飞坟前的松树,能青翠几百上千年,是因为“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上升到理论高度,就是美好永恒。

  在贾宝玉的眼里,不相关的村姑也好,别人眼里卑贱的晴雯也好,和孔子、诸葛亮、岳飞都属于“虽死不死”的级别,宝玉对村姑的挂念、对晴雯的关怀,其实就跟人们怀念孔子、诸葛亮、岳飞是一样的。

  而美好之所以永恒,一者取决于其本身的价值,例如村姑的纯真,晴雯的美丽豪爽,孔子、诸葛亮、岳飞对民族精神的贡献;二者也取决于人们的寄托,对于孔子这些大人物的寄托,表现在对其庙前坟前古松古柏的爱护上,对于村姑和晴雯的寄托,则表现在寻访庙宇,关怀花草上。之所以永恒,是因为有寄托。

  文学的功能就在于寄托,《红楼梦》之所以永恒,曹雪芹之所以“虽死不死”,就是因为每个时代的读者都能从中找到寄托。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