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晟:近代法国对华特许权贸易盛衰

2017-04-15 09: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4-15 09:56:54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罗旭晨

  贸易特许权是17世纪后许多欧洲国家授予特定公司或个人的对外贸易权利。这种贸易模式反映出欧洲列强企图垄断亚洲贸易资源,排斥他国竞争,甚至使用武力干涉亚洲贸易秩序的野心,在协助其本国政府进行殖民争夺、攫取地区霸权乃至世界霸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直至18世纪末期,法国与中国之间的特许权贸易一直是欧亚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欧洲各国在未有足够实力介入和主导亚洲贸易秩序之前采取的权宜之计,随着贸易逆差的增加和工业革命所导致的实力增强,特许权贸易模式因无法满足欧洲各国逐渐膨胀的贸易扩张野心,最终在全球经济秩序的变动中走向衰落。

  对华贸易利润率极高

  160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予英国东印度公司以贸易特许权。两年后,荷兰成立了以开展对亚洲贸易为目的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法国则在半个世纪之后效仿这一做法,通过特许权贸易方式将商业触角伸向东方。1664年,路易十四向法国东印度公司颁发特许状,授予该公司在好望角以东地区开展贸易的独占权利,以及展开外交活动和宣战、媾和的权力。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法国东印度公司将主要精力用于经营印度地区贸易,没有余力实现法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直航。虽然法国国王授予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的特许权,但从建立伊始直至17世纪末,该公司未能派遣任何船只前往中国。这一状况直到1698年才发生改变。这一年,让·茹尔丹·德·格罗维尔获得派遣船只前往中国的许可,同年3月,“安菲特里忒号”从拉罗歇尔出发驶往广州,成为近代以来开展对华贸易的第一艘法国商船。此后近一个世纪中,法国东印度公司和其他贸易公司陆续开拓出多条前往中国的海上贸易直航路线,越来越多的法国商船参与到对华贸易中。例如,1766年停泊于广州港的34艘欧洲商船中,就有4艘法国商船。

  驱动大批欧洲商船前往中国的重要诱因,是亚洲贸易极高的利润率。18世纪,亚洲贸易的利润率远高于欧洲本土贸易,而对华贸易的利润率更是高于对印度贸易。1725—1756年,法国东印度公司对印度贸易的利润率为93%—96%,对华贸易的利润率为116%—141%;1764—1769年,对印度贸易的利润率为58%—88%,对华贸易的利润率为67.5%—85%。相比于亚洲贸易的惊人利润率,法国国内贸易的利润率仅为5%—7%。

  吸引欧洲商人开展对华贸易的不仅是惊人的利润率,还有中国便利的贸易条件。当时,中国的贸易便利性表现在两方面:首先,中国可以普遍接受西方的通货。以法国在对亚洲贸易中经常使用的西班牙皮阿斯特银币来说,中国商人能够根据该银币的重量和成色将其作为交易货币。但是在印度,这类银币必须被融化重铸之后才能使用。其次,法国商人在中国获取商品的渠道更为便捷。尽管广州与许多制造中心距离遥远,但凭借便利的交通条件,欧洲人能够在这里获得多种商品,而无需深入到内陆地区。相反在印度,他们必须深入内陆才能获取商品,并在装船运往欧洲之前要自行保证货物安全。

  欧洲社会青睐中国产品

  欧洲商船之所以愿意长途跋涉,展开亚洲贸易活动,与欧洲社会对亚洲商品的青睐有直接关系。18世纪,一系列中国商品成为欧洲人追捧的对象。法国商船从中国购买并运回本土的商品主要包括生丝、瓷器和茶叶等。1714年,法国东印度公司商船“大海豚号”运载3万磅中国生丝,从中国返回并抵达圣马洛。1719年,“蓬查特兰伯爵号”商船运回价值54000利弗尔的茶叶。到18世纪后期,法国商船已成为将中国茶叶运回欧洲的重要渠道。1782年9月至1783年2月,由于没有法国船只或荷兰船只抵达广州,欧洲的茶叶供给曾出现紧张状况。

  法国商船在中国买入并运回本土的商品数量巨大,价值不菲。然而,法国出口至中国的商品却寥寥无几。作为当时欧洲出产的重要商品之一,毛料在中国并不受欢迎,这种商品在华销售困难,几无利润可言,故而法国商船极少携带此类产品。与之相比,铁、铜和铅在中国有着较高的需求量,它们往往被用作商船的压舱物输往亚洲。一般而言,从欧洲前往中国的船只会携带40—60吨铅块。例如,就法国东印度公司而言,每年都要向亚洲输出60万磅铁。

  除了铁、铜、铅等金属外,当时自给自足的中国社会对欧洲商品几乎没有任何兴趣,唯一例外便是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中国和印度对白银的需求巨大。早在明朝时期,对外贸易中就已出现“夷人悉用银钱易货,故归船自银钱外,无他携来,即有货亦无几”的状况,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清朝初期。18世纪,法国发往亚洲的商船上运载的最大宗货物便是贵金属,金银在法国输往中国的货物中占75%。

  庞大的白银输出规模,反映了当时欧洲各国在对华贸易上的巨大投入。1792年至1798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年均出口额和进口额分别为150万英镑和590万英镑,而在590万英镑的进口额中,310万英镑货物来自印度,280万英镑货物来自中国。

  可以说,在18世纪,欧洲对华出口货物种类单一,附加值低,中国社会对欧洲商品兴趣寥寥,这种情况导致欧洲对华贸易出现严重逆差。

  特许权贸易走向衰落

  尽管法国对华贸易在18世纪获得了长足发展,但特许权贸易这一模式仍然避免不了动荡与衰落的命运。法国东印度公司的贸易特许权曾几经变动,直至最后破产。1719年,法国国王发布敕令废止东印度公司的特许状,将贸易特许权转交给西印度公司,后者遂更名为印度公司。1769年,御前会议废除印度公司的特许状,该公司于1770年解散。1785年,路易十六组建了一家新的贸易公司,并授予其从事好望角以东所有地区贸易的特许权,为期7年。这家公司拥有11艘船只,一直运营到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后。1794年,该公司因国内的紧张局势而宣告解散。至此,以特许权贸易模式为基础运营的法国对华贸易活动告一段落。

  值得注意的是,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也是欧洲其他各国特许贸易公司趋于衰败的时期。尽管英国东印度公司一直到1874年才最后停业,但它更多是依靠从印度到中国的鸦片贸易才得以苟延残喘。19世纪初,从事欧洲对亚洲贸易的一批东印度公司都遭遇到结业清算的命运。例如,丹麦亚洲公司于1772年丧失贸易特许权,法国东印度公司最终于1794年解散,荷兰东印度公司和瑞典东印度公司也分别于1799年和1813年停业。

  就法国而言,两个原因直接导致其亚洲特许贸易的衰落。首先,亚洲贸易在法国对外贸易总额中所占份额仅为6%。当法国在欧洲遭遇困境时,它往往会自动放弃对其而言并不重要的亚洲贸易份额,以集中力量保护王国本土及其在欧洲的主要贸易区。其次,欧洲各个贸易公司之间的殖民争夺也令法国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雪上加霜。在重重压力之下,法国对华贸易额相对于其他欧洲国家出现萎缩,这种状况在亚洲贸易总额的对比上可见一斑。1772—1778年,法国的亚洲贸易总额已经不及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五分之一。

  欧洲在对亚洲贸易中出现巨额逆差,白银大量外流,引发了商人和制造业者的担忧,他们认为亚洲贸易正在抽干欧洲的白银,逐渐削弱欧洲的制造业。在法国,反对开展亚洲贸易的声浪越来越高。而欧洲本土制造业发出抗议声浪正值第一次工业革命拉开大幕之时,这一时期的欧洲开始寻求改变它在全球贸易网络中的弱势地位,试图从一个输出白银换取亚洲商品的消费地转变为工业产品的输出地,占据世界贸易体系的中心位置,并将亚洲地区转变为它的原材料供应地。

  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主要以白银交换印度印花棉布和中国瓷器、茶叶等亚洲商品的特许贸易模式,已经不符合工业革命的潮流,甚至可以说与工业革命之间存在重大矛盾。因此,至18世纪末,欧洲各国以白银交换亚洲商品的特许权贸易模式彻底衰落。19世纪中期,随着鸦片战争的爆发,这一贸易模式被新的军事入侵与殖民贸易模式所取代。(江晟)

[责任编辑:罗旭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