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官场逆淘汰中的孤臣

2017-04-19 08:44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4-19 08:44:42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鑫

  作者:长沙税务干部学院教授 刘绪义

  正德元年(1506年)十月的一天,内阁首辅李东阳与刘健、谢迁三人一起上疏乞求退休。但是武宗皇帝批准刘、谢二人离职,却独留李东阳。接下来,他要一个人面对宦官刘瑾。他并非没有力争,他前后打报告20多次要求退休,无奈皇帝不批。

  逃避的原因很简单,朝廷中宦官专权,武宗信任刘瑾等8个宦官,形成太监集团刘党,他们分据要津、矫旨妄为、迫害忠臣、贪赃枉法,朝政日坏。刘健、谢迁二人辞职,就是前不久他们三人谋划铲除阉党失败的结果。

  刘、谢去后,刘瑾等人更加肆无忌惮,朝中正直之士都秉承正邪不两立的态度,要么选择离开,要么被刘瑾放逐。刘瑾的亲信纷纷跻身高位,李东阳既要防范刘瑾等人随时找茬子迫害,又要承受士林对他的舆论巨压。

  是的,别人可以离开,但他不可以,一则因为他是“旧臣”,帝后都不愿意让他抽身离去;二则因为他是托孤之臣,既受先帝之恩,又有武帝信任,是众望所归,“海内名士,多出其门”,连刘瑾对他都有所忌惮。他当然明白,官场逆淘汰现象已存在千年历史了,劣质淘汰优秀,小人淘汰君子,平庸淘汰杰出。但他早在读《唐书》读到武后篡位,狄仁杰和褚遂良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时写道:“狄仁杰事高于褚遂良,死天下之事,不若成天下之事。”

  既然逃避不了,干脆以一身当之,与国家同休戚、共命运。李东阳一边和刘瑾等人周旋,虚与委蛇,沉着应对,一边力挽时弊,保护朝中部分没有被驱逐的“良币”,为国家保存一点元气。

  “宾翁补天捧日无迹”

  李东阳以孤臣之身与狼共舞长达四年,倘若没有他,刘瑾一党难保不像天启年间魏忠贤那样。魏氏得势仅三年,为祸之烈惨于刘瑾十倍。这足以看到李东阳的作用。

  一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跟狼共槽,李东阳知道必须给他们一点好处,作为士林领袖、文坛领袖,刘瑾他们也有借重他的时候。正德三年马永成等“八虎”党羽为了炫耀门庭,掀起了一股为祖先造大坟、搞盛祭之风,请李东阳写祭文。刘瑾想利用宗教蛊惑人心,在京都朝阳门外创立了玄真观,也请李东阳撰写碑文。李东阳都答应了,在文字里为他们歌功颂德,损害的只是个人声誉,同时也稍稍缓和了与阉党的敌意。

  李东阳见刘瑾坐大,朝臣中又多其党羽,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李东阳先后引王鏊、杨廷和入阁参与机务。刘党中有一个叫张彩的,深得刘瑾的心,李东阳为了缓和敌意,有一次特意和杨廷和屈尊至张府,邀他外出观花。张彩居然不露面,很久后才派一仆人转告:“你们请先行,我随后就来。”李东阳无可奈何地对杨廷和说:“张彩把我们看作是办事官啊”。

  同时,作为内阁首辅,刘瑾在内乱政,李东阳只好在外想办法弥缝补救。刘党中的焦芳入阁前任吏部尚书,入阁后想兼摄部事,刘瑾多次派人与李东阳商议。李东阳咬定“无此例”回绝。刘瑾听后也没有办法。

  刘瑾表面上尊重李东阳,但背地里一直想找到他的茬子,好在李东阳办事谨慎、处置机谋,没有空子可钻。

  二是潜移默夺,保全善良。正德二年闰正月,刘瑾将尚宝司卿崔璇、湖广副使姚祥锁于长安左右门外,将工部郎中张玮拷在张家湾,计划拷一个月。刘瑾用的大枷重一百五十斤,受刑者熬不了几天。李东阳力争,最终使他们得免于难。

  正德三年六月,一天退朝时,不知是谁在御道上丢下一封匿名信,信中历数刘瑾等人的罪状。刘瑾获知后,罚百官跪于奉天门下,到傍晚,将三百余人送镇抚司究问。又是李东阳力争:“匿名文字出于一人,其阴谋诡计,正欲于稠人广众之中掩其形迹而遂其诈术也。各官仓卒拜起,岂能知见?况一人之外,皆无罪之人,今并置缧绁,互相惊疑。且天时炎热,狱气熏蒸,若拘挛数日,人将不自保矣。”要求先将众官释放,再来破案。刘瑾此时也听说这封信可能是出自自己人之手,不好深究。

  同年,总制三边都御史杨一清奉旨修筑边墙,刘瑾恨杨一清不依附自己,便给他安了个“筑边糜费”的罪名而下狱。经李东阳等力救才得释放。

  这些不仅仅是救人一命那么简单,可以说既保全了朝廷的精英,又阻止了劣币驱逐良币这一逆淘汰现象的蔓延。哪怕只有一个正臣在,就保存了一线希望。

  三是巧借人力,智除刘瑾。正德五年,宁夏藩王朱寘鐇以诛刘瑾之名起兵叛乱,不几天就打到了陕西。武宗闻讯心急如焚,却又毫无主张,只得与李东阳研究对策。李东阳趁机推荐启用被贬的杨一清提督军务,派张永为监军。

  杨一清也是湖南人,“楚地三杰”之一,李东阳于他有救命之恩。张永虽是阉党,但早已跟刘瑾不和。于是李东阳与杨一清密议,劝他结交张永,与之合力同心,先平叛乱,再锄阉党。根据二人筹划,平定叛乱之后,由张永回朝复命,趁机向武宗面奏刘瑾阉党妄图篡位的不法“十七事”逆罪。武宗大悟,传旨将刘瑾逮捕入狱,并从他家中抄出龙袍、玉玺等谋反罪证。

  铁证如山,理当伏诛。岂料武宗却令其“谪居凤阳”。李东阳闻讯甚急,担心日后刘瑾被再次启用,马上让科道官员揭发刘瑾罪恶,武宗才决定将刘瑾凌迟枭首,阉党被一网打尽。事后杨一清送给李东阳一句话:“宾翁补天捧日无迹”。

  李东阳立朝五十年,上救乱政,下援善良,清节不渝

  刘瑾伏诛后,李东阳并不轻松。“声名高与山斗齐,伴食中书日已西。回首湘江春草绿,鹧鸪啼罢子规啼。”昔日那些“正人君子”讥讽他的诗句,“伴食宰相”,“不如归去”等嘲讽和侮辱还没有消去,言官又追究他与刘瑾的关系,甚至把他列为刘瑾党人。李东阳生活在欲辨无辞的环境中,虽然朝廷肯定了他的功绩,死后谥为“文正”,但时人报以非议,后来个别史官仍然给他负面评价。

  这连著名的狂人李贽都看不下去了,他痛斥对李东阳的非议和攻击“真是放臭屁也”。

  李东阳立朝五十年,上救乱政,下援善良,清节不渝。官至尚书的张邦奇亲眼目睹李东阳昔日取中的一位士子做了外官,朝觐回京,让仆从送来两帕四扇。李东阳说,扇可留下作画,帕多有什么用?就留下扇,将帕还给人家。致仕后,杨一清备酒肴祝寿,李东阳看到酒器是金子铸成的,吃惊地问:“杨公也有这种宝贝?”杨一清听了非常惭愧,从此不敢再用。

  李东阳退休后,求他诗文、书法篆印的人常常挤满屋子,他就靠此来谋生。有一天,已感疲倦时,夫人又捧进来不少纸墨,他不想再写,夫人一见,笑着说:“今天待客,可以没有鱼和菜吗?”李东阳一听,倦意顿消,欣然命笔。

  李东阳死后,家徒四壁,儿子早亡,多亏门生故吏捐助,方能下葬。做了十八年内阁大臣,六年首辅,却两袖清风,靠卖字画才能待客,明代官僚谁能与之相比?

[责任编辑:张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