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里的失眠人

2017-04-24 20:33 来源:羊城晚报 
2017-04-24 20:33:17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有段时间,我曾被失眠困扰,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真叫人苦不堪言。在无聊和痛苦中,阅读古诗词便成了我唯一的排解。老实地说,我的动机绝不高雅,甚至有那么点幽暗——读诗词主要是为了从中找寻自己的同类。每每读到“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夜长愁反复,怀抱不能裁。披衣坐惆怅,当户立徘徊”、“徘徊欲睡还复行,三更犹凭阑干立”之类描写失眠的句子,我的心中就会滋生出无限安慰——从古至今,这世上还真不乏与我一样,在深夜里徘徊又徘徊的人。

  同样是睡不着觉,每个人的原因不尽相同。中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记录了三千年前的人失眠的原因。某位男士喜欢上了“窈窕淑女”,觉得她是“君子好逑”,但追求的过程并不顺利,“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游哉,辗转反侧”,因为单相思而无法入眠。某位女士的丈夫脾气暴虐,喜怒无常,离家出走,久久不归。这位女士虽有抱怨,但终究放不下牵念,于是“寤言不寐,愿言则怀”,睁大眼睛不睡觉,一边数绵羊一边寻思: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

  除了相思之外,思乡也会导致失眠。某年除夕夜,唐朝诗人高适一个人呆在异乡的旅馆:“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愁鬓明朝又一年。”一边思念远方的亲人,一边感叹光阴的飞逝,心里头一凄然,瞌睡虫就跑光光了。人在囧途的还有戍守边疆的战士,范仲淹说“塞下秋来风景异”,连大雁都拍拍翅膀南归了,可守边的人却有家难回,“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现代人常会因工作不顺心而失眠,古人也有这种情况。比如孟浩然“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他愁啥愁得睡不着,半夜三更瞅着月光松影发呆呢?“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我没有才能,不受皇帝老板赏识,身体又不好,朋友纷纷疏远。原来是因为怀才不遇,加上感伤世态炎凉,所以睡不着。孟浩然为事业困顿而失眠,岳飞则为家国沦丧而愁闷。他力主抗金,战功赫赫,眼看大好山河可望收复却收到朝廷不许动兵的诏令。夜已三更,他毫无睡意“起来独自绕阶行”,发出了“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苍凉悲叹。

  还有一种夜不能寐更让人心酸,比如陶渊明的失眠。人们钦慕他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骄傲,欣赏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潇洒,然而这一切都是以坚守贫困为代价换来的。别忘了,陶诗中还有这样的句子:“披褐守长夜,晨鸡不肯鸣。”通宵无眠,不是不想睡,是因为他家“敝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冷得没法睡,只好披件破衣服,坐等天亮。可公鸡迟迟不打鸣,显得寒夜格外漫长。

  与古人失眠的原因相比,我的失眠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我还从古人那儿得到了一个重要启发:他们虽然没有安眠药,却不为睡不着而焦躁,或弹古琴或观松月或徘徊散步,连陶渊明“披褐守长夜”的“守”字里,也透露着一种安定和坦然。失眠对我们来说可能意味着身心的磨折和低下的工作效率,而古人居然能在耿耿不寐中创作出流传千古的诗词佳句,更叫人不得不服气。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