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的历史考察与现实价值

2017-04-26 10:00 来源:四川日报 
2017-04-26 10:00:01来源:四川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四川画报社编辑 李昊原,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 李明泉

  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出访中亚国家期间,首次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他又提出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二者共同构成了“一带一路”重大倡议。这一跨越时空的宏伟构想,从历史深处走来,融通古今、连接中外,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承载着丝绸之路沿途各国发展繁荣的梦想,赋予古老丝绸之路以崭新的时代内涵。四川处于南方、北方、草原、高原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和枢纽地,自古以来就是蚕桑盛产地和丝绸生产地,理当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新的作用、作出新的贡献。

  四川蚕桑种植和织锦工艺历史悠久。蚕桑文化与稻粟文化一起标志着东亚农耕文明的成熟。养蚕种桑,相传为嫘祖发明。嫘祖与青衣神、西陵氏在盐亭的传说一直流传四川境内。自古以来,崇州、绵阳、南充等为桑蚕盛产地。从三星堆青铜立人所穿丝绸锦衣,可推断这一时期蜀地养蚕制衣技艺已具相当格制。2012年成都天回镇老官山汉墓出土4部木制织机模型和14个纺织工匠彩绘俑,这是迄今发现最早的提花织机模型,填补了我国纺织科技史空白,代表了当时世界纺织织锦技术最高水平。晋代左思《蜀都赋》赞叹“百室离房,机杼相和。贝锦斐成,濯色江波。”蜀锦为“天下母锦”,与宋锦、云锦并称“中国三大名锦”,其陵阳公样锦、双面绣等题材丰富、惊艳世人。

  四川多条商贸通道辐射丝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张骞出使西域时,在大夏(今阿富汗)见到从身毒(今印度)贩运的蜀布和邛杖。这条从成都经云南、缅甸到达南亚西亚的商贸通道,被称为“蜀身毒道”即“南方丝绸之路”。南方丝路也可经贵州“夜郎道”到岭南与海上丝路相连。三星堆遗址出土大量来自印度洋的海贝、象牙,证实三千多年前的成都就与异域有商贸文化交流。古蜀道由金牛道、米仓道、荔枝道等组成,与“北方丝绸之路”紧密相连。南朝时期,从长安到西域的传统商路因战乱受阻,改由从成都向北经吐谷浑至敦煌张掖以连接西域,形成丝绸之路“河南道”……总之,大量史实表明,四川从古至今与南方、北方、草原和海上丝绸之路密不可分,具有作为主线之一的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今天仍然是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西部要地,在这一条条“文化运河”编织的丝路网络体系中,助推着世界经济发展逐浪前行。

  大力弘扬丝路精神以促进民心相通。四川盆地群峦环绕、山高谷深,正因“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反而不断激荡起川人冲出夔门、眺望山外、走向大海的梦想与豪情,炼成“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的开拓意志,拥有“蜀船南来去未休,吴船西上到沙头”的交往情怀,具有“岷江朝夕流,长波东接海”的高远追求,真切体现出“瑞锦宫绫,彰彩奇丽”的织锦工匠精神,形成了“教民蚕桑,则蜀可蚕”的养蚕治丝传统,展现了“万国同风共一时,锦江何谢曲江池”的开放包容胸襟。川人用智慧、勇气和汗水开拓了连接亚欧非大陆各文明的人文、贸易、交通道路,共同铸就了我国千百年来形成的“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如今,着力宣传和推广以蜀锦、三星堆文明等为代表的丝路文化和藏羌彝文化,更加主动自信地参与国际人文交流,以促进民心相通为社会根基,进而推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贸易畅通,则可让四川在全球化现代化进程中大显身手,大展宏图。

  四川构建新丝路网络体系以共建“一带一路”。四川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结合部,是内陆开放的前沿地带和西部大开发的战略依托。“濯锦清江万里流,云帆龙舸下扬州。”当今时代,四川正以锦绣般的智慧、川酒般的热情、川人特有的品格和气度积极投入“一带一路”建设,加快构建新时期的丝路发展网络体系。充分利用阿拉山口国内陆路口岸优势,加快形成通往中亚和巴基斯坦的经济走廊,重点推进川青、川藏铁路,优化提升“蓉欧快铁”“中亚货运班列”。同时,打造高效便捷的亚欧航空物流通道,构建空中丝绸之路核心枢纽。今年4月1日,中国第三批7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同时挂牌,四川自贸试验区拉开了建设序幕,由此,开启了全国东中西协调、陆海统筹的全方位、高水平对外开放新格局。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