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海运:北京的生命线

2017-05-11 09:01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5-11 09:01:38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郭欣

  北京,一座内陆城市,怎么让海运掌控了生命线?这个有点八卦的命题,不免让人心生蹊跷。

  蒙古人忽必烈继位后,于至元九年迁都北京,定名大都。不过他也为自己出了一道极为棘手的难题:初为统辖大江南北的国家首都,人口由十几万暴涨至80万,最迫切也最难解决的就是“吃饭”问题。而大元朝廷每年的粮赋收入1211万石,有1000万石来自江南。

  如何把巨量的粮赋运到北京?这让忽必烈颇为抓狂。他的视野终点绝不只是北京城,他梦寐以求的是让蒙古马靴把整个世界的版图都踩在脚下。但他必须有一个稳固的起点,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立足之处。

  忽必烈一方面紧急修建以大都为中心,遍布全国的驿道交通网络;一方面命水利专家郭守敬疏通京杭大运河,并在京城内开凿通惠河,让南来的货物直接运抵皇宫墙外的积水潭。然而如此大动干戈,每年调运进京的粮食也不过二三百万石,难以填饱狮虎之腹。

  百般无奈时,有人提议走海运——这是仅剩的一根救命之草。

  海盗救了大元帝国一命

  中国的南粮北运,历代皇帝都不敢打海运的主意。那片神秘莫测的海域,每个漩涡、每片波浪,都是噬人的陷阱。礁石林立,气候暴戾,加之缺乏足够适航的海船和水手,而更让人们谈虎色变的是海盗猖獗。

  忽必烈决定铤而走险,命令罗壁、朱清、张瑄三人不惜一切代价开辟出一条海上航线,后两者恰恰都是江湖上没人敢惹的海盗!以夷制夷,这是忽必烈重构中国秩序的另一个支点。朱清是崇明姚沙(今上海市崇明区)人,原系杨氏家奴,因不堪虐待,杀其主而避迹海上,与张瑄(今上海嘉定区人)结伙贩卖私盐,后来共同沦为海盗。他们称霸海疆,对海上航道烂熟于心。

  三人受命后立即在上海制造平底海船60艘,这是针对黄海沿岸沙多滩浅的特点,继而又招募一批漕丁漕夫。忽必烈为鼓励船队,每人按一户5口计算发放口粮。

  至元十九年,“海盗们”开启了中国海上漕运史前无古人的冒险之旅。如此庞大的船队,要跨越东海、黄海、渤海三大海域,长距离且陌生的海途,即使朱、张二人也感觉是凶多吉少。海运船队驮粮46000多石自平江(今江苏省昆山市)刘家港(今江苏太仓县浏河)入海,经(今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县黄连沙头,抵西海州(今连云港市南海洲镇),历胶州(今山东省胶县),一个多月后到达成山(今山东省荣成市),水程共计13050里。然后,再由成山沿内海西进,最终在海津镇(今天津地区)靠泊,一年后这批粮食才运抵大都。历尽坎坷的海上漕运,为南粮北运敲开了一扇崭新却又是凶险之门。

  此后他们又相继摸索出两条新航线,海运效率大增。顺利的话,最快10天就可以由浙江抵达大都。据《大元海运记》、《元史·食货志》统计,海运运粮数量呈阶梯式蹿升,最多时一年可达350万石。途中粮食损耗也由最初的25%下降到1%。海上漕运从此成为关乎元大都存亡的经济命脉。

  罗壁为此受到忽必烈的特别嘉奖:任命为怀远大将军、管军万户,兼管海道运粮。

  朱、张二人也因开创元代海运而载入《元史》和《新元史》,成为中国历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朱清并没有走上仕途,继续痴情于诡秘的海上世界。他置办大批海船,与多国进行贸易,令刘家港成为著名的“六国码头”。他因此积累了大量财富,“田园庾廪遍天下,商舶交番夷中”,以致朝廷“赐钞印,听其自印”,“富并王侯”,“富倍王室”,“富贵为江南之望”。就连他的子女、族人、家奴等也被封为百户、千户、万户,佩金银符者多达百余人。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