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脩生日考辨

2017-05-12 09:34 来源:文汇报 
2017-05-12 09:34:3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日本学习院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四川大学讲座教授 王瑞来

  较之宏大叙事,诸如历史人物生卒年这样的微观考证,似乎过于琐碎,颇不入一些研究者的法眼。然而此亦追寻历史真实之一隅,幸勿忽之。

  唐宋八大家中的宋代第一人欧阳脩,其生年并无异说,为北宋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然而,其具体出生日,今人的记载便有两说。综合各种研究成果的百度百科欧阳脩词条云:“北宋景德四年六月二十一日(1007年8月1日)寅时,欧阳修出生于绵州(今四川绵阳)。”不过,十年前的大江网题为《江西省永丰县今年要为欧阳修“过1000岁生日”》的报道,则开宗明义地写道:“永丰是欧阳修的故乡,今年8月6日是欧阳修诞辰1000周年纪念日。”

  其实,关于欧阳脩的生日,自宋代起,便有聚讼。我正在整理的《文忠集》,于卷一八八《书稿》三收录有南宋周必大于绍熙五年六月写给孙彦撝的一封信,其中说到:

  乃如年谱,皆说六一先生是景德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丙辰生,前日搜访得《于役志》一卷,乃是自馆阁贬夷陵时再行日记,止到公安。其间于六月二十一日说予生日为寿。寻取《真宗实录》及《长篇》再三契勘,果是。丙辰乃六月二十一日,得戊申月节气,然则诸家考证容或未详。

  信中提及欧阳脩年谱,已不详为哪一种。因为据谢巍先生所撰《中国历代人物年谱考录》(中华书局,1992年版)记载,在宋世,欧阳脩年谱便有胡柯、薛齐谊、孙益谦、曾三异、李焘、周必大、吕祖谦等多家编撰者行世。不过,现今胡柯一家所撰仅存世。检胡柯《庐陵欧阳文忠公年谱》于真宗景德四年丁未年载:

  是岁,皇考郑国公观为绵州军事推官。六月二十一日寅时,公生。

  这是关于欧阳脩生日的一个权威记载。上述百度的欧阳脩词条,也在注释中予以援引。各种今人所撰年谱或传记著作,关于欧阳脩生日的记载亦皆以此为据。然而周必大看到的各种年谱,则“皆说六一先生是景德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丙辰生”。于无疑处生有疑,关于欧阳脩的出生日,周必大没有沿袭盲从旧说,他从欧阳脩本人著述中找到了过硬的证据。这就是前面所引信件中提到的《于役志》。景祐三年(1036年),欧阳脩力挺与权相吕夷简抗争的范仲淹,指责不为范仲淹讲话的谏官高若讷不知人间有羞耻事,因而被贬官夷陵。《于役志》就是贬官赴任的日记。书名取自《诗经》中《君子于役》的诗篇。周必大的信中转述的“予生日为寿”,检《于役志》原文为:

  戊辰,予生日,具酒为寿于舟中。

  日记《于役志》的体例是以干支纪日。周必大信中的“其间于六月二十一日说”云云,是周必大根据该年该月的干支换算过来的日期。

  再考现存《庐陵欧阳文忠公年谱》作者胡柯生平,清《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卷六《欧阳文忠公文集》条载:“孙谦益字彦撝、丁朝佐字怀忠、胡柯字伯信,俱吉州人,其事迹无考。”从周必大与孙谦益讨论欧阳脩文集编纂来看,胡柯与孙谦益一样,同是当时在吉州编纂欧阳脩文集的参与者。

  周必大与胡柯在关系上也有交集。同为吉州出身的元人刘岳申,在其文集《申斋集》卷十四《跋周益公撰王驹父居士墓铭书翰》中写道:“益国(以封国代指周必大)自书此铭,而以登仕郎胡柯题其额。柯亦居士其流亚者欤?”从文章所记胡柯的身份看,仅是刚刚入官成为初级选人,跟已经担任宰相的周必大的地位相隔天壤。这一考证表明,胡柯的年谱所记欧阳脩出生日为六月二十一日的说法,当是采用了周必大对各种年谱证误的结论。因为据周必大所云,原本各种年谱是把欧阳脩生日记在六月二十六日的。这就是欧阳脩生于六月二十一日之说的由来本末。

  不过,“六月二十一日”是来自周必大根据干支纪日的换算。从审慎准确的目的出发,我们也需要学一学周必大,于无疑处生有疑,把周必大的换算过程重新走一遍,加以再检证。 “六月二十一日”这一日期的得出,是根据《于役志》“戊辰,予生日,具酒为寿于舟中”的推算。《于役志》所记是景祐三年之事,日期也是这一年的干支。检景祐三年六月戊申朔,推算之下,戊辰确为二十一日。因此,周必大在信中说:“其间于六月二十一日说予生日为寿。寻取《真宗实录》及《长篇》再三契勘,果是。丙辰乃六月二十一日,得戊申月节气。”

  景祐非景德,尽管周必大言之凿凿,我们还需要核对一下欧阳脩生年景德四年六月的干支。对于景德四年六月的干支,周必大是直接使用《真宗实录》和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进行的检证。今天,我们已经无法看到已经散佚的《真宗实录》了,清人辑本《长编》则于是年六月没有朔日的记载。不过不要紧,核对或换算干支,过去有陈垣先生的《二十史朔闰表》可资,现今更有网上各种工具可用。检景德四年六月乙未朔,但是以此日推算下去,却出现了问题,这一月的确有“丙辰”日,但却不是“二十一日”,应当是“二十二日”,二十一日乃为丙辰前一天“乙卯”日。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如果信守“丙辰”日为欧阳脩生日,那么生日就应当是“二十二日”。如果遵从欧阳脩本人《于役志》所记,那么生日就不应当在“丙辰”日。

  如何解开这个谜?我查检了欧阳脩《于役志》的版本,查检了周必大《文忠集》的版本,还查检了胡柯年谱的版本,可以排除鲁鱼豕亥的传写刊刻之误。

  将生日推算为“二十一日”,由于是出自欧阳脩本人的记载,无疑是板上钉钉般地确凿,难以撼动。既然“二十一日”是确定的,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原本对干支“丙辰”的推算上了。周必大信中讲“乃如年谱,皆说六一先生是景德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丙辰生”,可见“丙辰”生日说的源头不在周必大,他也是沿袭旧说。不过,尽管源头不在周必大,但周必大对于欧阳脩生日“丙辰”说的固化,也还是要负上一定责任的。

  我的推测是,原本“丙辰”是出于错误的推算,而恰恰是景德四年六月丙辰又与二十一日的乙卯只差一天。周必大只发现“二十六日”与“丙辰”日不合这样明显的错误,却又对“丙辰”日为生日信以为真。在这样先入为主的认识主导之下,于是便有可能忽略了丙辰与二十一日之间的一日之差。当然还有周必大在推算之际发生简单的数日计算错误可能性。而晚辈的胡柯在编纂年谱时又盲从了地位甚高的周必大之说。

  总之,将欧阳脩生日的干支纪日记为“丙辰”是不对的,因为丙辰并不是景德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这是一个迄今为止研究者未曾细察的低级错误。

  文章开头提到关于欧阳脩生日的公元纪年也有两说,即作为通说的8月1日和江西永丰县推算的8月6日。根据业已确定的景德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来推算,可知欧阳脩生日的公元表记应当是1007年8月6日。欧阳脩地下有知,当欣慰家乡人对他生日推算的正确。

  把欧阳脩出生日定在六月二十一日,可以说是周必大的贡献。周必大在前述关于欧阳脩生日考辨的信中还感叹道:“校书如拂尘,一重了,又一重,非虚语也。”诚哉此言!从事校雠之业,包括感叹者周必大在内,在校勘之际,都有可能如拂尘一般,“一重了,又一重”,可不慎乎!

  芸芸众生,世世代代,如草木枯荣,生生不息。较之宏大叙事,诸如历史人物生卒年这样的微观考证,似乎过于琐碎,颇不入一些研究者的法眼。然而此亦追寻历史真实之一隅,幸勿忽之。

  以上对欧阳脩的生日,主要是从校勘学的视点进行的考察认定。围绕着大文豪欧阳脩,其实还真有不少引起争议的小问题,让学者去费神厘清。名字的写法就是这类问题之一。20年前日本学者小林义广曾以《“欧阳修”还是“欧阳脩”?》为题,主张应当写作“欧阳脩”(文载日本《东海史学》第31期,1997年)。此说由小林义广先生发轫之后,近年来又得到北大辛德勇先生的补充和强调。

  “修”字多义。《说文解字》云:“修,饰也。”欧阳脩的时代产生的辞书《集韵》除了因袭了《说文》的说法之外,又指出:“或通作脩。”可见“修”“脩”二字相通。欧阳脩,字永叔。名与字意义相应,取修长、修远之义,蕴含着名字主人对长寿的期待。尽管仔细追究起来,“脩”只在作为学费干肉的束脩意义上与“修”相通,不过似乎也不妨碍欧阳永叔把这个字用在自己的名字上。这与宋人佞古的习惯有关,就像明知官称中无“太守”,也照样用以指代知州一样。欧阳脩也常常这么用。今人看惯了“欧阳修”,记作“欧阳脩”会感到有些陌生。名从主人,当年六一居士就是这样写自己的名字的,似亦应归真复原反正。

[责任编辑:李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