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哪些现代作家借助科技留下了影像和声音

2017-05-13 09:30 来源:文汇报 
2017-05-13 09:30:50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陈子善

  4月20日 多云。以下是一段时长约四分零二秒的纪录片的文字再现,当然,难以完全传达当时的生动情景:

  一辆类似老爷车的汽车缓缓驶进一座别墅。车停,第一个跨出车门的人风流倜傥,竟然是徐志摩! 他身着深色马褂,白色长袍,脱去帽子,神采飞扬。第三个下车的是高大的印度大诗人泰戈尔,徐志摩优雅地伸手搀扶。接着,他走在泰戈尔左侧,与三十多位迎候人员在别墅园内信步前行,不久便与其中貌似泰戈尔秘书、英人恩厚之者并肩,边走边谈边抽烟。徐志摩左手持烟,不时轻轻用手指弹走烟灰,右手自然地背在身后。天气晴好,人群中的几缕青烟袅袅散去。到了别墅屋前,徐志摩、泰戈尔等停住脚步,似乎与日本接待者互换联系方式……

  这段短纪录片是默片,有画面,无声响。时间定格在1924年6月12日,地点则为东京日本大企业家涩泽荣一的飞鸟山别墅。泰戈尔访日正是涩泽荣一所邀请。这段短纪录片也存于日本涩泽荣一纪念馆。

  文学史家一直对徐志摩1924年6月陪同泰戈尔访日了解甚少,以前只知道他写下了《留别日本》和《沙扬娜拉十八首》,这两组新诗虽然收入《志摩的诗》初版本,但再版时又都删去,只保留了脍炙人口的《沙扬娜拉十八首》最后一首,再加上他翻译了《国际关系》《科学的位置》等数篇泰戈尔在日本的演讲,如此而已。这段短纪录片的发现,不仅填补了徐志摩访日活动的一个空白,也是迄今所见唯一幸存于世的徐志摩真身影像。由于徐志摩去世早,人们早就不指望徐志摩会有影像资料存世,因此,它的突然出现,实在是弥足珍贵。

  因此,浙江杭州徐志摩纪念馆4月15日举行徐志摩诞辰120周年纪念会,当这段意想不到的短纪录片在会上放映时,与会者一片惊叹就完全可以想见了。我因另有一个重要学术会议,未能及时赶到观赏这段好不容易从日本借来的短纪录片,不免深以为憾,只能借助友人的描述来想象徐志摩虽然短暂却依然潇洒的真身神态。但这也使我想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那就是中国现代作家中有哪几位借助现代科技留下了影像和声音。

  胡适是否留下影像资料,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一直是摄影爱好者,早期日记中粘贴的各种照片就很多,他一生所拍摄的个人照和合影都是个相当可观的数字。更难得的是,胡适的声音保存下来了。早在三十年前,台北远流出版公司出版《胡适作品集》时,就由胡适纪念馆授权,“附录”了《大师的声音:胡适中英文演讲选粹》录音带。然而,比徐志摩晚逝世五年的鲁迅,却没有任何影像和声音留存于世,对我们后人而言,这真是一个无可弥补的损失,也是最为可惜的。

  除此之外,浙江桐乡茅盾纪念馆保存着茅盾的录音,系其回忆中篇小说《林家铺子》的创作过程,而木心美术馆也保存着木心在纽约讲授“世界文学史”时的录音。1999年1月,北京三联书店出版舒济编《老舍演讲集》,附有老舍1966年1月与日本NHK记者谈话的录音CD,这是老舍留下的最后的声音。2003年10月,西安陕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王亚蓉编《沈从文晚年口述》,也附有沈从文晚年在湖南省博物馆等处五个演讲和谈话的录音CD,让我们能够领略沈从文晚年谦和的湘西口音。不久前,巴金1982年12月12日关于电影《寒夜》的谈话录音也公之于世了。听到这些文学大师的声音穿过漫长的时空传送过来,仿佛他们仍在我们眼前一样,备感亲切。(陈子善)

  注:原标题为《新发现徐志摩影像所想起的》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