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家向恺然如何“创造”了峨眉派

2017-05-13 10:05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5-13 10:05:16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唐 山

  微风细雨酿春潮,红杏枝头渐放娇。

  不惜苔痕粘绣履,金铃亲自系花梢。

  如此香艳之诗,竟出自中国武侠小说奠基人、武术家向恺然(笔名平江不肖生)之手。

  上世纪二十年代,向恺然的代表作《江湖奇侠传》风靡一时。1928年,明星影片公司将其中一部分改拍成《火烧红莲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武侠神怪片),引起 “火烧热”,出现了《火烧青龙寺》、《火烧白雀寺》、《火烧七星楼》、《火烧剑峰寨》、《火烧刁家庄》、《火烧平阳城》等跟风之作。据《中国电影发展史》载:“1928至1931年间,上海大大小小约有五十家电影公司,共拍摄了近四百部影片,其中武侠神怪片竟有二百五十部左右,约占全部出品的60%。”

  因《火烧红莲寺》,向恺然得现金2万元(相当于当时一级教授50个月的工资)、小轿车一辆和红木家具一房,可见影响之巨。

  两事可确立向恺然的文坛地位:首先,他较早将霍元甲的故事加以艺术化;其次,他是最早虚构出“峨眉派”的人,该派曾被认为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

  据郑逸梅先生回忆,向恺然偶尔写诗,但秘不示人,本诗侥幸留存,颇见其文笔典雅、情感细腻的一面。

  在下宿学会日语

  1889年,向恺然生于湖南湘潭,原名泰阶,家谱记为逵,字恺元。

  湘潭时为商埠,向恺然的爷爷向贵柏在此开办向隆泰伞厂。向恺然5岁时,爷爷去世,11岁时,伞厂倒闭,全家迁回老家湖南平江。

  平江多山,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人民尚武,所谓“长沙里手湘潭票,平江人的拳头箍捏得叫”。但向恺然在平江时间不长,至少13岁时已到长沙。

  14岁时,向恺然结识了武术名家王志群,开始习武,并考入公立高等实业学堂。一年后,因湖南留学生陈天华在日自杀,湖南学生大搞公祭,向恺然亦参与,被开除学籍。他求父亲变卖部分田产,自费赴日留学。

  到日本后,向恺然曾在宏文学院就读,自称“学法政”,但该校是面向中国留学生的速成学校,本名弘文学校,后为避乾隆讳(乾隆名弘历),改为宏文学校。校长为柔道之父嘉纳治五郎(鲁迅曾在该校就读,并向嘉纳学过柔道),以教日语为主,并无“法政”一科。

  作家包天笑给向恺然立传时说:“向君为留学而到日本,但并未进学校,却日事浪游,因此于日本伎寮下宿颇多娴熟,而日语亦工。”

  向恺然自己也承认:“用着祖先遗物,说不读书,也曾进学堂,也曾毕过业;说是实心求学,一月有二十五日在花天酒地中。”

  当时王志群、杜心五亦赴日留学,王还向嘉纳学过柔道。在他们介绍下,向恺然加入了同盟会。

  差点成黄花岗第七十三烈士

  1911年,向恺然回国,在长沙创办“拳术研究所”,可能随后参加了“黄花岗之役”,并受重伤。据向家后代说:“当年祖父(指向恺然)……要不是跑得快就是七十三烈士了。”

  “黄花岗之役”的指挥者是黄兴,黄兴的儿子黄一欧是向恺然的同学。

  清政府被推翻后,向恺然的“拳术研究所”被乱兵摧毁,他只好将自己撰写的《拳术讲义》交《长沙日报》连载,靠稿费再度留日。

  宋教仁被暗杀后,向恺然回国,曾在岳州制革长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