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笑傲于江湖

2017-05-16 09:33 来源:天津日报 
2017-05-16 09:33:16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鑫

  作者:李显坤

  一花数名,司空见惯。原以为菡萏就是芙蓉,芙蓉不再分水芙蓉及木芙蓉了。恰在那时,我在长沙,更对木芙蓉有无限的兴趣。那天傍晚,我走在湘江边,甫一回头,木芙蓉在灿然而笑,这也是一种区别于水芙蓉的得意的笑。

  后来我发现,“荷”与“莲”这两个名称的使用是颇为含混的,犹如现代的混沌学,初学迷蒙,然后顿然开窍。几千年前,在中国,“荷”与“莲”就指的是同一株植物,因位置而得名不同。花叫荷花,也可以叫莲花,叶叫莲叶,也可以叫荷叶,果叫莲房或莲蓬,一般不叫“荷房”或“荷蓬”,地下茎只能叫莲藕,从没人叫它“荷藕”。

  这种鲜艳的花儿,最早恐怕还得叫“荷花”。因为《诗经》里,就是如此称呼的。《诗经·郑风》里有一首诗说道:“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大家都知道,隰指多水的地方。因为有水,也才可能有水中绽放的荷花艳朵。《诗经·陈风》里还有这样的一首诗:“彼泽之陂,有蒲与荷……彼泽之陂,有蒲菡萏。”同样相近的解释,泽陂也是指多水的地方,但不同的地方却在于,专家们已经确认了,“荷花”和“菡萏”都是指称荷花的花朵,并非这种植物的总称。区别就在于,花在未绽之时,称为“菡萏”,开放之后呢,就得称“荷花”了。

  其实,古往今来,它常见到的名称还应是“芙蓉”。有毛泽东的诗为证:芙蓉国里尽朝晖。豪迈尽矣,却与屈原的《离骚》所吟:“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有别样的韵味。到了明代,有本花卉的专著《群芳谱》里仍叫其为水芙蓉。这同时,许多地方也叫芙蕖,有人认为“芙蓉”是从芙蕖演变来的。

  荷、莲、芙蓉是荷花的三个正式名称,别称就更多了,以至于混乱不堪。在药典《本草经》里都竟然无法一时明解,还注解为水芝。《古今注》里则又叫它泽芝,不一而足,其后,《三余贴》叫它玉环,《三余赘笔》叫它净友,《三柳轩杂识》叫它净客,《类腋辑览》又叫它六月春,还有诸如“草芙蓉”“水华”“水旦”等优雅的名称。

  一般情况之下,荷花的花与叶都是高离于水面的。这就有了一个专业名词,叫做挺叶。这种挺叶,有的能高出水面一米以上,绝对卓尔不群。而睡莲的花和叶就稍逊得多了,它多半浮在水面上,其“睡态”却无意间显得娇柔妩媚。故此苏轼有首著名的诗云:“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只此一个“擎”字,便用得极为精当,一扫阴霾,再无猥琐可言。杨万里的《小池》也极妙,小诗另辟蹊径:“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其说的是,凡事得占先机,才能够先阅人间春色。现代大师齐白石画的荷花颜色红艳,所有的荷花都有亭亭静植,不蔓不枝之姿,难掩其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潘天寿画里的荷花,肯定出在山东济南,丰硕骄矜却不失刚劲之气,宁折不弯,哪怕泰山压顶。十年前,在济南大明湖、趵突泉等处旅游,都时时见到荷花,不由默诵起周敦颐的《爱莲说》。

  所有种种,都是对中国荷花傲然及民族精神的真实写照。《诗经》里的菡萏,是笑傲于江湖的王者,骄傲是骨子里的高贵。(李显坤)

[责任编辑:张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