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骑兵的残酷训练:拿将领妻子和坐骑当射靶

2017-05-31 11:08 来源:人民网 
2017-05-31 11:08:42来源:人民网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油画“白登之围”:西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韩王信在大同地区叛乱,并勾结匈奴企图攻打太原。刘邦亲自率领32万大军迎击匈奴,先在铜辊(今山西沁县)告捷,后来又乘胜追击、直至楼烦(今山西宁武)一带。时值寒冬天气,天降大雪,汉军虽然“卒之坠指者十二三”,但见匈奴只有老弱残兵,更是获胜心切,便不顾前哨探军刘敬的劝解阻拦,直追到大同白登山,结果中了匈奴诱兵之计。

    本文摘自《帝国的崛起与没落》,林樾著,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

    1.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

    当战国七雄的争霸战争即将落下帷幕的时候,匈奴人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史书上。没有人能弄清他们的祖先是谁,也没有人确切地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就这样悄然出现了。

    后人曾经做了种种考证,希望弄清他们的身世之谜,可惜都是白费工夫。而最清晰的线索,反倒来自一个古老的传说。故事要从夏朝的末代帝王桀讲起。桀是历史上有名的昏君,宠幸一个叫妹喜的女子,把国家弄得一团糟,于是有许多野心勃勃的人起来造反,伟大的商汤就是其中的一位。夏桀后来就死在商汤的手上。他的儿子和老婆们,为避开商汤的迫害,离乡背井,逃到北方的大漠,跟随牛羊四处漂泊,后来竟繁衍出许多子孙来,被战胜的商人和后来的周人称为匈奴。

    无独有偶,相似的故事还发生在罗马人身上。罗马人的祖先特洛伊人,与西边的希腊人,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战争,不幸为希腊人的诡计所败,特洛伊城陷落,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死去。普里阿摩斯的子孙和亲戚,为躲避希腊人的追杀,跟随伊尼阿斯漂洋过海,逃到了荒凉的亚平宁半岛,定居在那里。后来伊尼阿斯的子孙,被称为罗马人。罗马和匈奴,这两个日后的敌人,在他们民族的童年里,却有着如此相似的不幸,这不能不赞叹历史的神奇。

    匈奴人第一次出现在历史上的时候,就与蒙古高原紧密相连。他们似乎到了蒙古高原之后,才有了匈奴的名字。而蒙古高原也因他们的出现,而走进世人的眼帘。当时的蒙古高原黄沙漫天,无边无际,好像大海一样,故而当时的人称它作瀚海,今天又叫做大戈壁。按照现代地理学的知识来看,瀚海是一个高原盆地。古代的人们将这个盆地分为南北两部分,也就是俗称的漠南、漠北,大体以 380毫米降雨线为界,与今天的内外蒙古相当。

    大戈壁中,有一个叫做居延海的盆地,著名的额济纳河流入其中。沿河水草丰美,树木丛生,是放牧的好地方。它的南边是阴山山脉,草木繁茂,鸟兽众多,非常适合打猎和休憩,是匈奴人生存繁衍的主要场所。阴山的春天是短暂的,夏天和秋天更是匆匆而过,一年最长的时间是冬天。这里的冬天是可怕的,昼夜温差很大,不时会有狂风大雪。如此严酷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匈奴人的游牧之风和坚韧性格。

    他们是蒙古高原上第一支游牧民族。每年冬天临近的时候,他们就离开牧场,骑着高头骏马,赶着牛羊,四处游荡,直到发现水草。除了马、牛、羊外,他们还养些骆驼、驴、骡 ,他们虽然没有城市,没有房屋,但他们有毡帐,聚集的毡帐组成部落。每个部落都分有领地,供人放牧和打猎。

    四处流浪的生活,造就了匈奴人的尚武之风。从孩提时开始,他们就骑在羊背上,拿着小弓,射杀天空的小鸟和地上的田鼠。再长大些,就能射狐狸和兔子。等成年后,就骑上骏马,成为单于的骑兵。平常四处放牧,以狩猎为业,一旦有变,就全部入伍,投入战斗。远距离攻击敌人时,他们依靠打猎的弓箭 ;短兵相接时,则使用切肉剔骨的刀铤(一种铁柄小矛)。打猎的工具就是他们战斗的武器。他们没有城池需要保护,所以也从来不固守在一个地方。仗打得顺利,便勇敢向前;仗打得不妙,就迅速撤回,从不以后退为耻。

    尚武之风的同时是尚力 ,年轻人是力量的代表,所以,匈奴人推崇年轻力壮的人,而歧视那些老弱病残的人。年轻人吃肥美的肉,而老年人只剩下残羹冷炙。

    匈奴人还有一种浪漫的风俗:每天清晨的时候,朝着太阳祭拜;到了夜晚,则向月亮祈祷。当月满如盘的时候,才能出兵征讨;当月弯似钩的时候,必须收兵而归。他们也祭拜偶像和祖先,死后有棺椁,以金银衣裘殉葬。但是,他们不起坟墓,也不在坟旁植树为标志,更没有正规的葬礼和守孝的礼节。单于去世的时候,常常以亲近的奴仆和妾陪葬,有时多达数千人。

    匈奴人的长相到底如何?如果阿提拉时代的罗马人没有故意诋毁的话,他们应该是这副模样:中等个头,比欧洲人略矮,但比他们粗壮。两腿较短,坐势却很高。宽胸膛,大膀子,四肢健硕,脖子粗壮。圆头颅,小眼睛,扁鼻梁,胡须稀疏,脸部较平。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是黄种人。不过,这已经是越过亚欧、混血过无数次的匈奴人。纯种的匈奴人长成什么样子呢?不知道。

    2.冒顿单于和匈奴帝国的崛起

    人们对待历史往往有种共同的倾向:常常会因为后来英雄的伟大,而忘记前人的贡献。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遗传的健忘。当人们提到牛顿的伟大时,却记不起伽利略在物理学上的种种开创。当人们称赞汉武帝的伟大时,却记不起文帝、景帝在休养生息和抵抗匈奴方面的种种贡献。同样的,当我们想起匈奴的时候,往往会把最闪亮的桂冠放在冒顿单于的头上,而遗忘了一个重要的人。他就是冒顿的父亲--头曼。

    头曼是匈奴王国的奠基者,是他让四分五裂的族人凝结成强悍的团体,与东之东胡、西之月氏,并立为蒙古高原上的三雄。就在他完成王业、正图拓展的时候,却遭遇到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王──秦始皇。秦始皇派遣大将蒙恬,带领战无不胜的秦军 30万,击败了头曼和他新建的王国。之后在两国边境上,秦始皇修筑了一系列防御工事,其中最著名的是后来成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万里长城。郁闷的头曼,本来雄心万丈,意欲与秦朝争雄,此时不得不放弃远大的理想,离开祖先的土地,向北迁徙。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