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磨炼教育”学自欧洲:武士道加斯巴达

2017-06-22 13:38 来源:环球时报 
2017-06-22 13:38:13来源:环球时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一则来自日本的新闻引起诸多争议:熊本县人吉市的一家幼儿园在仅有4摄氏度的天气中,组织园中的儿童举行裸体路跑比赛。事实上,这种对儿童近乎残酷的磨炼在日本已有100多年的历史。这是一个以欧式斯巴达教育为父,日本本土所谓武士道精神为母,以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化为助产士而共同催生的社会现象。

  日本自古以来便有以苦修磨炼意志的传统。民间的天台宗、净土宗等佛教派别的僧人都有通过禁食、禁水、长途跋涉、冷水浇身、艰苦劳作等方式来达到锻炼身心、拒绝诱惑的课程。而自平安时代以来频繁的内战,也让讲求忍耐、坚定、忠诚等品质的武士道精神在处于统治阶层的武士中大行其道。为了培养这样的品质,武士修炼中不乏冥想、熬夜、雪地赤脚行走、疼痛不得叫喊等具有极大折磨性的手段。官方和民间的苦修传统,成为日本近现代磨炼教育的内在基础。

  1853年,美国海军以武力打开日本国门,闭关200年的日本痛感落后于世界,开始对外学习的历程。1868年,明治天皇扫平幕府,临朝亲政,开始了“明治维新”。作为国民素质的根本大计,教育成为对外学习的重中之重,明治政府先后派出多批使团赴欧洲考察,其中就包括考察欧洲的教育制度。彼时的欧洲正在流行所谓的精英教育。这种教育最大的特点是学生不仅要学习文化知识,而且还要学习艺术、德行、体育,伊顿公学等学校的体育课程甚至一度占全部课程的一半。在教育中,强调服从、勇敢和团队精神,为了达到理想的效果,学生往往寄宿在学校。校方会定期组织各种体能训练,如负重登山、连续不眠不休地行军、在冬天洗冷水浴等。对达不到要求或违反纪律的学生,无论是贵族还是王子都会受到严厉的体罚。由于当时欧洲各国频繁进行对外殖民战争,这种类似古典军国主义的“斯巴达”教育方式实际上是为了给军队培养合格的官兵。这与明治维新后迫切需要对外扩张的日本不谋而合。因此,当时的日本教育家如福泽谕吉、森有礼对此都极为赞赏,福泽谕吉甚至喊出教育要“先成其兽身,再养其人心”的口号。此后,这一教育理念被迅速引入日本。

  1872年,日本颁布学制令,初步开始建立近代教育制度,仅仅两年后,日本即出兵武装干涉台湾。并在此后十几年中逐步把势力扩展到朝鲜。为适应扩张的需求,近代日本教育一开始就被灌输了浓重的军国主义色彩。从小学开始,文化教育上“尊皇”“征韩”等思想所占比重越来越大,体育方面,受欧式精英教育和日本传统文化影响,不仅有近代的体育课程,也包括诸如雪天裸奔、冷水浴、烈日下集体立正等内容。客观上讲,这些手段在当时的确起到一定的作用,使得当时日本国民的综合素质在亚洲首屈一指,为后来的战争输送了大量优质兵员。特别是在日俄战争中,日军通过白刃战屡屡击败俄军,虽然其中有多种因素的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日军士兵较好的身体素质和战斗意志也在其中发挥不小作用。

  然而随着日本对外扩张战争的屡屡胜利,日本国内一些人被冲昏了头脑,狂妄地认为对外战争的胜利,是由于日军意志品质超过对手的结果。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学校中的意志磨炼活动也走向极端化,学生实质上接受的是准军事化训练,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

  战后,随着战犯的惩处、军队的解散和宪法的颁布,这种带有强烈军国主义色彩的意志磨炼活动一度沉寂,但随着战后日本经济的复兴,一些企业开始视之为增强员工团队合作精神的利器,而在日本的企业界中慢慢回潮,诸如松下、三菱等企业都曾组织过员工进行野外生存、徒步远足之类的集体活动,成为今日所谓“拓展训练”之滥觞。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这类活动在学校中开始渐渐恢复。当时正值日本经济的鼎盛时期,日本社会对年轻一代追求物质享受的风气颇为不安,老一代日本人普遍认为,吃苦耐劳和意志坚定是支撑日本战后经济腾飞的重要因素,因此对学生进行意志磨炼的呼声,迅速得到社会一致支持。

  从幼儿园开始到高中,冬季耐力跑成为日本学校体育课的重要内容。而在日本学校中一直存在的校园霸凌行为,也被冠以“意志磨炼”“尊卑教育”等名义而得到公开的容忍。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经济和社会发展陷入停滞状态,意志消沉、得过且过成为日本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日本社会和教育界将这种斯巴达式“意志磨炼”活动视为唤醒年轻人奋发精神的重要手段,受众低龄化、手段极端化的情况愈演愈烈。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