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创始人:我差点被FBI抓走

2017-06-22 14:21 来源:文汇报 
2017-06-22 14:21:09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什么是“鞋狗”?菲尔·奈特认为,在制鞋领域,“鞋狗”是那些全身心投入去制造、销售、购买或设计鞋子的人;而衍生到各个行业,就是那些一辈子“以此为生,精于此道,乐此不疲,革新此业”的人,是驱动这些行业涅槃、扬弃、破坏、创新的领军人物,是世界进步的催化力量。

  在这本《鞋狗》中,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讲述了耐克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创业过程中合作伙伴的背叛、开户银行的翻脸、竞争对手的构陷、国家权力的紧逼……光鲜亮丽的耐克背后,是超乎想象的挫折坎坷。

  先付钱给日商岩井

  在我们的付款名单中,日商岩井永远排在第一位。这是我每天都会再三嘱咐智多星海斯的事。我总是说,在偿还银行贷款之前,在偿还所有人的借债之前……先付钱给日商岩井。

  这算不上什么必要的策略。日商岩井的钱就像净资产。我们在银行的信用额度是一百万美元,而且我们还能赊欠日商岩井一百万美元;日商岩井愿意在公司清算时,排在偿付名单的第二位,这让银行感到更加安全。如果没有日商岩井的话,这些都有可能脱线。因此,我们需要让日商岩井高兴,坚定不移地把日商岩井放在首位。

  但是,先支付给日商岩井并不容易。其实,付钱给任何人都不容易。我们的固定资产和库存都在大幅度增加,这让我们的现金捉襟见肘。虽然这是任何公司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的典型问题,但是我们现在的增长速度比一般公司要快,比我知道的所有公司的增长速度都要快。因此,我遇到的问题也是空前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还有一些人认为我们不需要害怕日商岩井,因为这个公司毕竟算我们的同盟。我们在帮他们赚钱,他们还想要怎么样呢?而且,我跟皇的私人关系也非常好。

  但是1975年皇突然不再负责我们的业务了。因为我们的账户变得太大,皇没法一个人说了算了。我们的业务改由负责西海岸信贷业务的经理铃木千尾接手。铃木千尾一般在洛杉矶办公,他直接向波特兰办公室的金融经理伊藤忠行汇报工作。

  皇很热情、平易近人,伊藤却生来冷漠,连灯光都好像躲着他走。当然,也可能正好相反,不是灯光从他身上避开,而是他吸收了亮光。蓝带的每个人都很喜欢皇,我们每次公司聚会都会邀请他。然而,我觉得我们应该不会邀请伊藤参加任何活动的。我在心里把伊藤叫作冰先生。

  有时候,当四处都要用现金的时候,我们银行的账户不仅仅空无一文,甚至还会透支。然后我和海斯不得不去安抚银行,并向霍兰解释具体情况。我们会向他展示公司的财务报表,指出我们的销量翻番,我们的库存正在迅速变现。我们现金流的“状况”只是暂时的。霍兰对此也很清楚。“当然,伙计们,我懂了。”他点头说道。只要我们诚实,只要我们保持透明,他会协助我们的。

  我会进监狱吗?

  1975年春天的某天,海斯脚步沉重地迈入我的办公室,说道:“霍兰让我们尽快去趟银行。”

  接下来,我们走进了加利福尼亚银行会议室。桌子一边是霍兰和两个穿西装的陌生人,他俩看起来像送葬者一样;桌子另一边则是海斯和我。霍兰郑重地开口道:“先生们,我们银行已经决定不再与你们合作了。”

  我不记得那个会议是如何结束的。我也不记得怎么离开银行,怎么走出去、穿过马路、进入电梯、乘电梯上到顶层。我只记得当我要求和伊藤先生谈一下时,我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听我说,我们有些坏消息要说,我们的银行……终止与我们的合作了。”

  伊藤抬起头。“为什么?”他的眼神变得冷酷起来,但是声音却出奇温柔。我说道:“伊藤先生,你应该知道大型贸易公司和银行是如何依靠浮存的吧?我们偶尔也会这么做,上个月就出现过这种情况。问题是,先生,我们错过了浮存。现在加利福尼亚银行已经决定将我们剔除。”

  皇点燃了一根好彩香烟,吐出了一个个烟圈。伊藤也是如此,吐出了几个烟圈。但是在呼气时,烟好像不是来自他的嘴里,而是从他身体深处散发出来;这些烟始终环绕在他的袖口和衬衣领子四周。他看向我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一样。“他们不应该这么绝情啊。”他说道。

  我的心跳减缓了,这是伊藤说过的最有同情心的话了。我看着海斯,然后又看向了伊藤。我心里还抱有一丝希望:也许我们会……侥幸躲过一劫。

  从日商岩井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佩妮告诉我霍兰打过电话。“霍兰?”我问。

  “是的,”佩妮回答道,“他留言说你回来时一定要打给他,留下了家里的电话号码。”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