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锣鼓巷记忆

2017-06-27 10:3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6-27 10:31:00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3 从秦老幼儿园到地安门中学

  从帽儿胡同东口往北,对面的下一个胡同秦老胡同内,就有一个幼儿园。当时入园很方便,表兄比我大半岁,到了入园年龄,我俩就一同上了秦老幼儿园。在幼儿园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房间内有纸壳制成的硕大人力风扇。夏天午睡时,老师就给小朋友们拉起风扇,呼啦呼啦,风还真不小。

  到了入学年龄,我们都上了前圆恩寺小学。1至4年级时,我们的班主任李剑秋老师就住在秦老胡同,真是缘分。1995年,我们还去看望过李老师。到了5年级,我们班的同学被拆散到了其他各班,我去的那个五七班,有好几位同学都住在南锣鼓巷这条街上。后来回到南锣鼓巷,还专门寻找同学们的住宅,发现都改造成了时尚小店。只有位于福祥胡同与蓑衣胡同之间臧同学住的院儿仍是照旧,上面的门牌号是“南锣鼓巷147号”,只是不知臧同学是否还住在里面?而杜同学家住在前圆恩寺西口西南角,1995年看望李剑秋老师时,我还在那里见到过他,知道他在房管局工作。

  1971年,终于“小升初”(那时还没有这个词儿),我们这条胡同的孩子都上了地安门中学。出家门往西,走到一半时,拐入东不压桥胡同,就直接穿到地安门东大街上了。我们的学校就坐落在地安门十字路口东北角的一条小胡同内。

  4 胡同虽小,五脏俱全

  当年住在胡同里,买东西还真是方便。出家门往西200米,在帽儿胡同与东不压桥胡同的拐角处,就有一家小副食店。因为小,街坊四邻都以“小铺儿”来称呼,透着亲切。那个年代,打酱油和醋大都是拿一个瓶子去,用木勺经过漏斗往瓶子里灌。售货大爷总把一句口头禅挂在嘴上,叫“小铺儿多给”。

  不过小铺儿还是太小,有些需求就需要去大铺儿解决。出胡同东口往南,没几步就是一个典型的国营副食店,街坊邻里都称其为48店,除了小铺儿里的副食品应有尽有外,还卖点心饼干、文化用品和药品。小时候物资短缺,鲜菜或是带鱼、排骨一到货,我们就在48店的门口排起了长队。出胡同东口往北,还有一个“沙井副食店”。南锣鼓巷名声鹊起后,沙井副食店也变成时尚小店了。

  在小铺斜对面,帽儿胡同与豆角胡同的拐角处,也就是现今“北门涮肉”的原址,当年是一个大食堂。名字叫食堂,可是谁都可以去吃,说是饭馆吧,又需要先换饭票。

  当年的胡同里真是五脏俱全。仅我们这条帽儿胡同,就不仅有商店、食堂、煤厂、裁缝铺,还有理发馆和门诊部。在“唯一”理发馆对面,胡同西口路北,就是一个私人诊所。而在北兵马司胡同内,现在东城区疾控中心的那个大院,当年是一个颇具规模的儿童医院。看病、注射、拍片、化验、甚至理疗、住院等等,一应俱全。当年医院几个诊室的后窗户就开在胡同里,而胡同南侧是东棉花胡同内中央戏剧学院的宿舍楼,当年去看病时,南侧宿舍楼里学生吊嗓子与北侧医院窗户传出的孩子哭声,构成独特的交响曲,心里更添一丝紧张。

  南锣鼓巷内应有尽有,文化设施也是必不可少的。最大的文化场所就是圆恩寺影剧院,坐落在后圆恩寺胡同内。里面有一千多个座位,主要放电影,有时也演戏。每当新片公映,整个南锣鼓巷都是看电影的人流。

  南锣鼓巷的记忆真是说也说不完。近一两年,南锣鼓巷的帽儿、雨儿、福祥、蓑衣等四条胡同,都启动了修整工作,整个南锣鼓巷的改造也大致完成。我想,既然南锣胡同是北京人的家园和城市名片,那就一定要“把根留住”。留住胡同内的主体建筑及轮廓,留住一定数量的原住民,因为一个城市的历史、文化都是不能脱离人而存在的啊!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