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地堡最后时刻:纳粹官员靠酗酒逃避现实

2017-06-27 13:52 来源:环球时报 
2017-06-27 13:52:03来源:环球时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日前,英国《每日电讯报》、美国《纽约时报》、奥地利《标准报》和以色列《国土报》等全球多家媒体报道了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的秘书布伦希尔德·波姆塞尔的回忆,纳粹德国的很多机密首度被披露出来。

  波姆塞尔现年105岁,1911年1月11日她出生在德国首都柏林。希特勒上台后,她加入了纳粹党,随后在纳粹电台找到了一份秘书工作。1942年是波姆塞尔一生中的重要转折点,当时,31岁的她在国家广播电台工作,一个朋友推荐她去宣传部任职。波姆塞尔回忆说:“只有传染病才能阻止我,我感到荣幸,因为这是对广播电台内打字速度最快的打字员的奖赏。”

  波姆塞尔回忆起她的前上司戈培尔:“我们可以问他任何我们想问的问题。有时,他的孩子们会过来看他,他们一家人都很有礼貌,他们会行屈膝礼和握我们的手。”在波姆塞尔和父母住的公寓被轰炸机摧毁时,戈培尔的妻子玛格达送了她一件礼物,这使她很感动。

  波姆塞尔披露,在二战末期,纳粹宣传部曾大规模缩减死亡士兵的统计数据以及夸大苏联军队强奸的德国妇女数量。这种数字造假宣传使很多德国士兵竭力抗击苏联军队,即使在战败前夕,东线的一些德军官兵还表示,他们已经不是为了元首和纳粹国家而战,而是为了“保护”德国民众。

  1945年4月底到5月初,波姆塞尔在柏林地堡中度过了10个日夜,她亲眼见证了纳粹帝国的最后覆灭。1945年4月20日是希特勒的56岁生日,在这一天,戈培尔及其随行人员被命令入住希特勒的地堡——元首地堡,以躲避攻城的苏军炮击。鲜为人知的是,在元首地堡中,恐惧末日来临的纳粹官员和军官们试图靠酗酒逃避现实。

  波姆塞尔说:“我感觉我的内心已经死了,我们试图确保我们没有耗尽酒精。那是迫切需要的,以便能保持麻木。”4月30日,戈培尔的副官金特·施瓦格曼上尉带来希特勒自杀的消息,当时苏联军队距离地堡已不到500米。第二天,施瓦格曼又向大家宣布戈培尔也已自杀。波姆塞尔回忆说:“我们问他,‘戈培尔的妻子也自杀了吗?’他回答‘是的’。‘那孩子们(指戈培尔的孩子)呢?’‘孩子们也死了。’听到这样的回答,我们都被吓得目瞪口呆。在他自杀前,他根本没有跟我们谈过话,连一个字也没说过。”

  后来,为了避免遭到苏军射杀,波姆塞尔和同伴们割下白色食品袋,用它们做了一面白旗。波姆塞尔说:“苏军很快攻入地堡,然后将我们赶到外面。”奇怪的是,苏军并没有问她有关戈培尔的任何问题,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她对其他俘虏的了解。

  二战结束后,波姆塞尔被苏联判处5年徒刑,她在一些前纳粹集中营服刑,例如布痕瓦尔德和萨克森豪森,苏联人仓促将这些集中营改造成了纳粹分子拘留所。1950年,波姆塞尔被释放出狱。后来,她在西德广播行业工作,直至1971年退休。

  多年来,波姆塞尔一直坚持称,她直到释放后才知道二战期间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目前,波姆塞尔生活在德国慕尼黑,不久前的慕尼黑国际电影节上播放了基于对她30小时采访的纪录片《一个德国人的一生》。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