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孙氏:三世一品,廉贪转性

2017-07-13 10:17 来源:大众日报 
2017-07-13 10:17:32来源:大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鲍 青

  古人爱逐水而居,城市便因水而兴。千里运河碧波澄澄,舳舻千里舸舶鳞集,正是货运商贸、人口迁流的纽绳。济宁“居运道之中”,水陆交汇,南北冲要,控引江淮咽喉,尽得舟楫之利。江南米稻、北方皮毛,无不在此中转流通,因而经济繁荣,文教昌盛,“车马临四达之衢,商贾集五都之市”。

  繁华经济孕育着璀璨人文。自清中叶始,济宁玉堂孙氏,世代簪缨,累世公卿,三世一品,显赫于世,孙玉庭、孙瑞珍皆为一时名臣能吏。但随着清朝由盛转衰、暮气沉沉,玉堂孙氏的孙毓汶虽仍为重臣,却廉贪之性反转,由清正廉吏变为贪滑奸臣,诚为可惜。

  也许因为孙毓汶名声太差,玉堂孙氏此后逐渐没落。“清朝覆灭后,军机大臣孙毓汶在北京的亲属离开了国内,济宁本地的孙家也分了家,家族墓地、旧宅都没有了。”孙氏后人孙祥生说。

  “譬如芝兰玉树,

  欲使其生于阶庭耳”

  玉堂孙氏祖居济宁城北,世代诗书耕读传家。至乾隆初年(公元1736年),族人孙扩图中乡试举人,显耀门庭。但接下来的两次会试,他都遗憾地败落折戟。尤其是第二次会试,孙扩图原先榜上有名,朝廷却临时裁撤进士百人,他不幸名列其中,抱憾不已。孙扩图感叹时运不济,心有不甘地参加落选举人的加试,中了副榜——“明通榜”,分发到掖县任教谕学官。

  在掖县任上,孙扩图虽“家本寒素,至是益困”,但“俸薄俭常足,官卑廉自尊”,为人清正廉明,教学不知疲倦,颇受学子敬重,掖县举业蒸蒸日上。

  乾隆十七年腊月某日,孙家庭院中的兰花绽放,三子降临人世。他为子取名玉庭,字佳树,乳名兰生。

  孙扩图取名,背后寄寓着人父对爱子的美好期待。玉庭佳树,其名源于《世说新语·言语篇》中东晋谢氏家族的典故。谢太傅(谢安)曾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唯有车骑(谢玄)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后世便以芝兰玉树,来形容子女出人头地,有所出息。

  世间平淡无奇的微末小事,若置于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流,却成了开启命运之锁的独把钥匙。玉堂孙氏的勃兴,便自孙玉庭始。不过此时的他,还只能襁褓包裹,学语习步,好奇地观察着父亲的言行举止。

  父亲孙扩图为儿子的人生树立了好榜样。

  第二年,山东巡抚杨应琚视察掖县,发现孙扩图“有国士才”,举荐他作浙江乌程县令。

  乌程任上,孙扩图躬谨勤明,剔弊纠邪,贪赃枉法官吏他追查不懈,蒙冤受屈庶民他怜悯有加。当地有位贡生在黔地经商,随身携带些黔制铜币归乡,途中被绍兴官府查获羁押。绍兴主官想兴大狱、博政绩,竟以私铸钱币为由,要求乌程县将该贡生一户悉数捉拿到案。

  孙扩图心生疑窦,觉得事有蹊跷,便暗自走访查问。他发现该贡生本无劣迹,也未私铸钱币,实为酷刑之下的屈打成招。孙扩图立刻驰见浙江巡抚,面呈案件冤情,提请再审定论。在他据理力争下,贡生终于洗刷冤屈,无罪开释,与家人团聚。但孙扩图却因此得罪同僚,遭遇谗言,由膏腴的乌程调任贫瘠的缙云。

  由富乡入贫地,仕途日趋黯淡。亲友为其叹息,孙扩图却不以为意。上任缙云后,他不改旧气,先走访民家,后洞察政弊,再体恤民情。当时缙云有条山径与外界通联,官员长年征用民夫抬轿护送,历年花费惊人。缙云县衙清贫寒素,难以承担资费,便从百姓处盘剥,以致官民两累。历任县令皆知其弊,却因畏惧担责,不敢贸然废黜。孙扩图了解后,便向上级请求革除长夫,改用短夫,用公田租息支付费用。以后民无加赋之苦,役得增价之实,昌明了政治环境,减轻了乡民负担,获得百姓赞誉。

  孙扩图后任嘉兴、钱塘知县。每至一地,皆有惠政可闻,百姓褒奖他“方直清正,十年巨邑不名一钱”。后来他不愿受制于枉法的上级,觉得“下吏权轻,小民命贱”,誓不愿同流合污,愤然辞官归隐林泉。

  仕途上官卑职微的孙扩图,却是人格上的伟岸巨人。他勤政爱民,清廉自守,为孙氏后人为官立了表率。以后的朝廷重臣孙玉庭,此刻正跟随他左右,沐浴父亲的言传身教,砥砺自己的品性修养。

  乾隆四十年,孙玉庭中进士。他历任湖广、黔滇、浙皖等地布政使、巡抚,湖广、两江总督,后官拜体仁阁大学士,成为嘉道两朝的干练重臣。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