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秋帆的厚德载物 善行天下

2017-07-18 09:04 来源:天津日报 
2017-07-18 09:04:51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王营

  作者:马 军

  毕秋帆是清代乾隆时期的官员,幼年丧父,全赖其母教导成人。毕秋帆母亲张藻是当时名气很大的女诗人,学问渊博,见识过人。在母亲的督导下,他进步很快,不到10岁就知书达理、能诗善文了。母亲又给儿子拜了两个名师,一个是著名学者、诗人沈德潜,另一个是经学大师惠栋。这样好的条件,再加上个人努力,毕秋帆的一部部作品《传经表》《经典辨正》《灵岩山人诗文集》像井喷一样问世,特别是《续资治通鉴》堪称其代表作,在所有续写司马光《资治通鉴》的著作中,他的这部书最有水准和价值。在科举的路上,毕秋帆也是一路顺风,乾隆二十五年在殿试中拔得头筹,高中状元。先后任职陕西按察使、陕西布政使、陕西巡抚、河南巡抚、湖广总督。

  ■ 心系百姓 勇于担当

  毕秋帆刚到陕西任职不久,就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春天大旱,夏季洪涝灾害,百姓一年的辛苦化为乌有,颗粒无收。自古饥荒就是大乱的源头,逃荒的结果,就是产生大量流民,当实在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铤而走险,毕秋帆深知其中的利害和百姓的疾苦,他果断上书朝廷,实事求是地说明灾情的严重,请求免除当年赋税,并开仓放粮,以解百姓燃眉之急。他的建议得到朝廷批准,生死线上的灾民得以渡过难关。

  为了从根本上提高陕西百姓抵抗各种灾害的能力,毕秋帆实地考察,并请教当地富有经验的老者,形成一套比较科学的治理方案,在哪里开垦荒地,在哪里整修水利设施,在哪里植树造林,最后实现了使“关中八水”发挥最大效益的目标。这一惠及千秋的善举,受到百姓和朝廷的一致赞誉。

  乾隆五十年时,毕秋帆已任河南巡抚。一场特大洪水淹没了邻省湖北荆州,房屋城池坍塌,百姓死亡数十万。湖北的官员急如星火向朝廷和邻省求救。动用国库必须要有朝廷的命令,这时,各省都在按程序向中央报告情况,听候指示。唯有毕秋帆特事特办,一边请示朝廷,一边马上打开国库,将四十万两银子连夜送往湖北救灾。毕秋帆的先斩后奏有效地缓解了湖北十万火急的灾情,使那里的百姓得到较为妥善的安置,从而,稳定了整个湖北。

  乾隆皇帝闻报后,不但没有追究他擅自动用国库的行为,反而对他有国无我的大局意识大为欣赏,就将他从河南巡抚提升为湖广总督。

  作为学者型官员,毕秋帆十分清楚文化建设对于当地长久发展的作用,因而,他非常富有保存和修缮文化古迹的意识和自觉性。他在实地考察中,发现了久已不见峥嵘的周公墓,由官府拨出专款整修一新,然后又在旁边新增了文、武、成、康四王的陵墓,成为一个比较完整的周代早期国王墓葬群。又找来原来世代奉祀陵墓的周公子孙,由官府出资,让他们世代管理和守护。他还花费巨资修葺不少的文物古迹,比较著名的有“西安碑林”和“黄鹤楼”,这些遗泽后代子孙的功德之举,确实值得点上一个大大的“赞”。

  ■ 忠厚得福 礼贤下士

  做事、做官的成功,得益于做人的成功。毕秋帆为人宽厚,道大能容,礼贤下士,济困扶危。乾隆十八年(1753),毕秋帆通过顺天乡试中了举人,被授内阁中书,后来,又入值军机处,担任军机章京,负责撰写谕旨、记载档案、查核奏议等差事。乾隆二十五年三月,毕秋帆顺利通过了会试,将于四月二十六日参加最为关键的殿试。

  二十五日夜,他和另外两个同僚正好在西苑值班,巧的是他们三个人第二天都要参加殿试。那两个精明的同僚就编了个堂皇的理由,说此次殿试至关重要的考察是书法,他们已经达到书法家的水准,而毕秋帆的书法恰恰是短板,不如他将值班的任务揽下来,让他们集中精力温习功课。厚道的毕秋帆答应了。

  激动人心的殿试来临了。这次,皇帝没像以往那样在“四书五经”上出题目,而是考核了考生对于在新疆垦荒之事的认识。结果,诸考生皆是冷汗直流,回答大失水准。唯独毕秋帆思路清晰、有理有据、胸有成竹,俨然一篇精心准备的《筹边策》。虽然书法差了些,但乾隆皇帝还是极为满意,认定毕秋帆乃栋梁之才,遂朱笔一挥,点为头名状元。

  原来,就在毕秋帆考前值班的那天,他查核奏议时正好看到一篇陕甘总督黄廷桂关于新疆屯田事宜的奏折,毕秋帆是个留心国家大事的人,觉得这个奏折写得好,边看边思索,仿佛他正在筹划新疆垦荒这个事情。不想,那几天皇帝满脑子想的也是这件事,就这样,因厚道而得福的毕秋帆便在无意之中蟾宫折桂了。他那两个同僚知道原委之后,懊悔不已。

  毕秋帆爱惜人才,乐于扶助后进,对寒素之士一定尽其所能,为他们送上及时的甘霖:“爱才尤笃,人有一技之长,必驰币聘请,唯恐其不来,来则厚资给之”。时人将他比作春秋时慷慨仗义、乐善好施的孟尝君。

  著名诗人黄景仁,有当代李白之称。可是,这人才气大,毛病也不小,性格也十分古怪。因不善于料理生活,导致穷困潦倒、生活无着。一天,毕秋帆偶然读到他的诗作“一家俱在西风里,九月寒衣未剪裁”,不禁感慨不已,悲悯之心大发,马上派人送去纹银五十两,聊补无米之炊。此时,已是债台高筑、重病缠身,正处于困境中的黄景仁做梦也没想到这位素昧平生、远在陕西的毕巡抚,会突然向他伸出热情的援手,感激之情难以言表。然而,黄景仁在写信表达感恩的同时,又“得寸进尺”地提出,请求毕秋帆好人做到底,给他找个吃饭的地方。作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毕秋帆又拨冗多方协调,满足了黄景仁的愿望。遗憾的是,终于盼到苦尽甘来的黄景仁却在赴任途中因病逝世。毕秋帆十分悲伤,不仅出资为黄景仁料理后事,还派人送其灵柩回到家乡,安抚其遗属,代其抚养母亲,又为其整理出版了诗集。

  文学青年程晋芳,家境贫寒,但志向远大,耳闻毕秋帆礼重人才,便前去投奔。毕秋帆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安排其在幕府中做些文案差事。毕秋帆发现,当差事不忙时,程晋芳并不看书,而是显得无所事事。毕秋帆自己嗜书如命,他认为年轻人更应该珍惜大好时光,多读些书。程晋芳很不好意思地解释说,由于经济上太过拮据,把书都卖了,等现在想看书,又都买不起了。毕秋帆听了,当即吩咐家人,从今往后,只要程晋芳买书,要多少钱给多少钱。毕秋帆的慷慨,让程晋芳感激不尽,暗暗立志,一定要努力读书,以不负毕大人的恩德和热望。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程晋芳考中了进士,在翰林院做了编修,并颇有文名。

  一天晚上,毕秋帆来到幕客们的住处,想看看他们的业余生活是怎样的。由于天黑,他又穿便装,因而幕客们都没有认出他来,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有的靠在床上静静地读书,有的在桌子上练字,有的津津有味地吟诗诵赋,还有的在下棋解闷,可谓是各得其所,乐在其中。毕秋帆心里很高兴,这就是“安居乐业”的好状态啊!

  当他正打算返回时,忽然发现房檐底下有个人在焚香祷告,大意是说,家贫,母老,光棍一人,快要揭不开锅了,无奈之下,千里迢迢前来投靠毕大人,想求毕大人给推荐一个地方去挣点儿钱养家,可是来了几个月了,还没有安置……毕秋帆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第二天就将那个幕客叫到自己跟前,对他解释说,推荐信不是自己不肯写,只因知道幕客家有老母,又体弱多病,作为独子的他实在不能远离,所以才一直犹豫了这么长时间。说着,从袍袖里取出五十两银子,慈爱地对幕客说:“这点儿钱就作为你回家的路费,你明天就走,去床前尽孝吧!”之后,又拿出一封亲笔信,叫他顺路带给当地某钱庄的老板,并一再叮嘱他,千万不要将信丢失了。

  幕客从巡抚衙门出来,心情既沉重又沮丧,心想这不明摆着是不想用我吗?给点儿路费就把我打发了,事儿没给我办,我还得当回邮差……他越想心里越憋屈,回到住所,将那封信随手丢在书箱里,草草打点一下行装就踏上了回乡之路。回到家乡后,幕客忙于生计,将送信之事和毕大人的嘱托忘得一干二净。

  突然有一天,幕客想起了这封信,此时他的心态已平和了许多,心想毕竟受过人家的恩惠,当时又答应了人家,还是把信送了吧。那家钱庄的老板接过信件,看完后大笑着祝贺他道:“你知道这信写的什么吗?是毕大人送你一千两银子,吩咐存在我这里做本金,然后让我每年将利息给你做薪水。毕大人信上还有几句话要我转告你,从今以后,你可以不用四处奔波、专心照料年迈的母亲就可以了!”幕客先是惊诧得张大了嘴巴,继而欣喜若狂,最后却是泣不成声。这么多天来,自己还一直嗔怨毕大人,却不知他的心肠这么好,境界这么高,实在令人羞愧难当。

  ■ 气度恢宏 量大能容

  毕秋帆气度恢宏、量大能容。他曾有个幕客趁他公务倥偬疏于顾家之际,与他的一名宠妾偷偷地私奔了。毕秋帆作为一品大员,开始也确实十分生气,但他很快就从愤怒中冷静了下来,既然事已至此,不如成全他们的一世姻缘。于是,毕秋帆吩咐夫人马上拿出一笔钱,派人快马加鞭送给他们做盘缠,也顺便告诉他们,毕大人已不再追究,他们也不用再惊慌失措地逃命了,踏踏实实地去他们想去的地方安心过日子吧。急急奔逃的两人见毕府之人追来,吓得魂飞魄散,当听到这样一番出乎意料的话之后,又感动又惭愧,不住地说着对不起,并请来人转告,他们两个一辈子也忘不了毕大人的恩情。

  光阴荏苒,世事无常。眨眼之间到了嘉庆四年,这时毕秋帆已经去世两年了。可是因他事牵连,本来对毕秋帆宠爱有加的嘉庆皇帝却对九泉之下的死人算起旧账,追加其罪,不仅将当初赐给毕秋帆两个儿子的世袭之职一并革去,还将其所有家产全部籍没。

  巧的是,当初那个带侍妾私奔的毕家幕客此时已经得志,在刑部连连升官,这次正好由他和另一位大臣处理毕家的查抄之事。当搜查清点正在紧张忙碌地进行时,忽然来了一位查姓富商的下人。他手持名帖对负责查抄的官员说,毕家有个一尺左右的翡翠盘,十分华丽和珍贵,那是我家主人之物,毕大人生前和我家主人是好朋友,借来赏玩的,时间长了也就忘了。这次听说毕家被籍没,突然想起此事,特地派我前来,请求大人让其物归原主。此时,同为查抄官员的幕客便郑重其事地上前作证,说这件事情确实是真的,当初他曾经在毕家做幕客,亲眼目睹了这只盘子从查家借来的经过。于是,这个翡翠盘得以“完璧归赵”。

  其实,关于翡翠盘的这一幕是幕客导演的。盘子根本不是借的,而是幕客看到毕家落难心有不忍,便设计报答毕秋帆当年之恩。于是暗中说服查姓富商朋友前来认领,又让他以一万两银子买下这只翡翠盘。然后,他将这笔钱想方设法送到毕夫人手中。予人玫瑰,手有余香。毕秋帆之厚德,成了后人雨中之伞、雪中之炭。

[责任编辑:王营]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