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夏天的“现代生活”:宋朝已流行“叫外卖”

2017-07-27 09:50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7-27 09:50:36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东京梦华录

  作者:赵柒斤

  一到夏天,许多小白领甚至小家庭为避热都不在家做饭,而是“叫外卖”,并很享受这种“现代生活”。笔者在周日晚上也叫了份“外卖”,钻进书房,随手一翻《东京梦华录》,发现早在宋朝就流行“叫外卖”了。

  其实,过着“瓷一般精致生活”的宋代人早就酷爱下馆子或叫外卖。孟元老所著《东京梦华录》卷三“马行街铺席”条说“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家蔬。”意思说,做买卖的商贩人家,都在食品店买吃的,不在家做饭。而南宋周密《武林旧事》、吴自牧《梦粱录》等史料笔记所写“逐时施行索唤”“昢嗟可办”,说得就更清楚不过了,也就是说,宋朝一般城市皆可随时叫外卖。当然,那时叫外卖不可能足不出户。

  减肥是现代人特别是爱美女士夏天乐做的一件事。而伟大的孔子乃是我国减肥运动的首倡者。《论语》“学而篇”说的“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就是最好的减肥方法。孔圣人提出这种减肥理念时,还以“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作理论支撑。也就是说,孔子的“减肥方法”背后是有哲学思想指导的。

  一般现代人选择“晨跑”或晚上“暴走”作为夏天主要的健身方式,这更不值得炫耀。文献记载,2600多年前的赵国人、秦国人等就把“走路”当成最经济、最安全的健身方式。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帛书《养生方》可辨别的27篇目中就有“走方”、“疾行(跑步)方”的记载;《黄帝内经》则提倡“夜卧早起,广步于庭”。到了宋代,“走路”健身已成时尚并普及化。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堪称“晨跑达人”,宋、明代文人笔记小说皆称东坡老师不仅平常“安步以当车”,且每天“晨跑5公里,出汗方止”。

  有钱有闲人携家带眷飞往异国他乡的海边消暑,也是一种现代生活方式。古代人也有些追求,孔子早有“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的教导。孔子看似说的是“智者”与“仁者”,其实也隐喻山水可助人心静而身凉。当然,孔子认为,一个人对山水培育仁爱之情、内心涌动“泛爱众而亲仁”的愿望时,就会对鱼虫鸟兽等万物产生同情之心,进而养成低碳生活习惯。

  在夏天,爱美女士喜欢用香露、香水等驱汗味。其实,用“香”驱汗味并非现代人的新发明,汉代就出现了“浓熏绣被”,乃至香熏手巾等衣物。历史文献记载,西汉出现的“熏球”(唐朝称之为香囊)比香丸稍大一点,多以银、铜等金属制成,球壁镂空,球内依次套设三层小球,每层小球皆悬挂于一个转轴上,转轴则固定在外面的圆球上,最内层悬挂焚香的小钵盂。这样,熏球滚动或转动时,在钵盂的重力作用下,三层转轴相应旋转调整,而钵盂始终保持水平,即使在床上、被子里和口袋中也放心使用。

  唐代的“香囊”仅局限于官宦之家和夫人小姐使用,而宋代的平民百姓都随身携带“香丸”用来改善气味了,这种“香丸”在天气高温和人的体温双重“作用”下,散发出来的香味顷刻间就覆盖了汗味。更重要的是,这种“放香除味”法跟现代人夏天普遍采取“涂脂抹粉”防晒除味法有本质区别,它不怕水的特点和由内向外源源不断地释放香气,基本上跟毛孔出汗是两条线平行在作业,身体愈热它“燃烧”出来的香味就愈浓;而现代人所采取的“涂脂抹粉”驱汗味正好相反,温度越高、汗水越多人就越难堪,散发的异味就越刺鼻。由此可见,古人的思路非常清晰,改善气味必须先“治本”。

  古人夏天追求“精致生活”的创意和实践还有很多,这也许给现代人带来一点思考:追求精致时尚生活,古人一点不比现代人迟钝。

  原标题:古人夏天的“现代生活”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