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春雷:俄国旧礼仪派何以迁居保加利亚

2017-08-01 10: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7-08-01 10:08:23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国春雷

  1653年,俄国东正教会牧首尼康(1605—1681)推行宗教改革,宣布以希腊教会的经书和礼仪为统一标准。这一举措遭到俄国部分神职人员和教徒的坚决反对。17世纪后半期,持反对意见的神职人员和教徒逐渐形成稳定的宗教与社会团体,他们因固守传统宗教礼仪而自称“旧礼仪派”,遭到俄国统治者的残酷镇压。17世纪末至20世纪初,部分旧礼仪派教徒从多条途径辗转迁入保加利亚,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保加利亚俄裔群体。

  遭到俄国政府和教会镇压

  自产生之初,旧礼仪派便遭到俄国政府和东正教会的迫害与镇压。那么,在俄国统治阶层与旧礼仪派之间有哪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呢?

  第一,旧礼仪派坚持传统,反对尼康对俄国东正教进行以希腊为标准的改革,形成了一些不同于俄国东正教会的特征。经典方面,他们拒不承认根据希腊文本修改的《圣经》与信经,依然使用旧经书;教义方面,他们提出“敌基督论”和“末世论”,认为当时世界被敌基督者(暗喻沙皇)所控,正处于世界末日前夜;组织方面,17世纪末,他们分裂成“神甫派”和“无神甫派”两大派系,而后衍化出几十个小派别;仪式方面,他们坚持用两个手指划十字,而非三个手指,祷告后读两遍“哈利路亚”,而非三遍,使用八角十字架,不使用六角和四角的十字架等。

  第二,旧礼仪派阻碍了沙皇加强君主专制的政治进程。1598—1613年,俄国陷入史无前例的“大混乱时期”,留里克王朝土崩瓦解。1613年,大贵族罗曼诺夫创建罗曼诺夫王朝。及至第二任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继位,将大混乱之后的国家引向秩序化遂成为首要国策。为此,沙皇亟须巩固中央集权、加强君主专制,而当时最有效的手段便是集中管理遍布全国的教会组织。旧礼仪派对此予以激烈反抗,殊不知因此违背了沙皇的政治意图。

  第三,旧礼仪派与俄国教俗统治阶层之间存在着尖锐的利益冲突。旧礼仪派主要由东正教会下级神职人员和广大底层民众构成。农奴、手工业者和小市民等广大底层民众一直处于被剥削地位,是俄国政府和东正教会的天然对立面。下层神职人员与底层民众关系密切,尼康改革的激进措施对他们造成了致命冲击,许多人将因此失去赖以生存的职业。最终,他们为维护经济利益而结成同盟,走上反抗俄国统治阶级剥削的道路。

  第四,旧礼仪派采取武装斗争手段,公开反抗沙皇统治。例如,旧礼仪派为表达自身的宗教和经济诉求,1668—1676年发动了索洛维茨基修道院起义。此外,他们还直接介入俄国宫廷政变、农民起义和地方民族的解放运动。例如,1707—1708年,顿河哥萨克掀起布拉文起义,明确提出支持旧礼仪派的宗教口号。俄国政府自然无法容忍旧礼仪派的公开军事对抗,必欲除之而后快。

  分批迁入保加利亚

  进入保加利亚的旧礼仪派主要有三大来源:顿河流域的涅克拉索夫哥萨克、俄国境内的椴树派(属于神甫派)、俄国各地的旧礼仪派。他们进入保加利亚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从多条途径、分三个阶段依次迁入的。

  第一阶段为顿河—克里木时期。1708年9月,布拉文起义失败后,涅克拉索夫率领600户旧礼仪派哥萨克逃往克里木汗国的库班河流域,形成了独特的俄国人群体——涅克拉索夫哥萨克。这些哥萨克受到克里木汗的热情接待,究其原因,大致有三。首先,克里木汗国和俄国正处于战争状态,可以利用这些逃民加强边防。其次,涅克拉索夫哥萨克只想找到一块休养生息的净土,对克里木汗国不构成威胁。最后,克里木汗国的宗主国奥斯曼土耳其支持涅克拉索夫哥萨克。土耳其政府认为,这些哥萨克在俄土战争中堪当重任,涅克拉索夫在规范部众的《伊格纳特盟约》中保证“尊重且不与土耳其人争执”,土耳其对这一条例颇为满意。

  第二阶段为多瑙河北岸时期。1737年,涅克拉索夫去世。此后,涅克拉索夫哥萨克在对俄战争中接连败北。及至1740年,他们难以抵挡俄军的节节进逼,开始大批撤往多瑙河北岸地区,进入当时奥斯曼土耳其控制的多勃鲁扎和比萨拉比亚(今罗马尼亚东部濒临黑海区域)。在这里,他们遇到另外一批来自俄国的旧礼仪派,即17—18世纪之交逃入布科维纳和摩尔多瓦(今罗马尼亚东北部)的椴树派。后来,俄国境内的旧礼仪派教徒也不断迁来。三部分旧礼仪派教徒混居在多瑙河北岸,较为集中的居住点有敦纳维茨、萨利乔伊和涅克拉索夫卡。

  第三阶段为保加利亚时期。随着历史环境的变化,部分旧礼仪派开始向多瑙河南岸迁徙,进入保加利亚境内,先后建造起两个聚居村落。18世纪初,随着俄国旧礼仪派教徒源源不断地涌向多瑙河北岸,主要聚居区萨利乔伊等地开始人满为患,生存压力与日俱增。因此,一些旧礼仪派决定南迁,在多瑙河南创建了鞑靼村。1905年,因不愿为罗马尼亚服军役,萨利乔伊村的涅克拉索夫哥萨克马特维伊·卢索夫举家外迁,在瓦尔纳湖北岸建立农场。不久,从罗马尼亚和小亚细亚旧礼仪派村落陆续赶来大批追随者,初步形成聚居村落。1908年,保加利亚沙皇斐迪南一世以公文形式承认了哥萨克村。

  保加利亚之所以容纳境内的两个旧礼仪派村落,大致出于三方面考虑。首先,保加利亚人和旧礼仪派同属斯拉夫人,两者具有天然的亲和力。其次,保加利亚拥有独立的牧首和东正教会,不认同俄国东正教会对旧礼仪派的态度。最后,这两个村落具有强烈的保守性和封闭性,不会对保加利亚构成威胁。

  具有鲜明特征

  保加利亚旧礼仪派是一个特殊的俄裔群体,既不同于保加利亚人,也不同于其他俄国移民,与分散在其他国家的旧礼仪派也有所差异。

  首先,作为一个宗教团体,保加利亚旧礼仪派在教义、组织和宗教仪式上均有独特之处。在教义方面,两村村民大多属于神甫派,部分无神甫派教徒只在住宅内举行宗教仪式,被称为“居家派”。在组织方面,鞑靼村与“俄国东正教旧礼仪派教会”保持联系,哥萨克村与“俄国古代东正教会”有所往来,两村均与保加利亚东正教会保持一定距离,与罗马尼亚东正教会的联系更为密切。在仪式方面,鞑靼村的圣母庇护教堂有两个入口,男女教徒各从一个固定入口走进教堂,男教徒靠近祭坛站立,女教徒则站在男教徒后面;唱诗班均由男教徒组成,使用俄国传统民歌的曲调;无神甫派教徒认为神甫派教徒是不纯净的,从不在他们面前祈祷。

  其次,他们具有鲜明的保守性。保加利亚旧礼仪派恪守严格的生活准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数百年流传下来的传统生活方式。在经济领域,他们从事传统的渔业、农耕、园艺和葡萄栽培,很少问津其他经济活动。在教育领域,村民们开设斯拉夫语学校,从小就向下一代灌输热爱俄语和传统文化的思想。在习俗方面,旧礼仪派教徒经常身着传统民族服装,女教徒必须戴头巾才能进入教堂。俄国自古以来的文化精髓凝固在村民们的日常用品和器物上,如工艺美术品的造型、刺绣的典型花纹、家具上的绘图、建筑物的细节、祭祀器皿的装饰等。

  再次,他们具有强烈的封闭性。保加利亚旧礼仪派提倡基督教早期的社团生活原则,不喜欢与外界特别是世俗权力发生联系,在偏远闭塞的村庄里坚守着与世隔绝、人人平等和禁欲的生活信条。村民们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凭借传统的经济活动基本能够满足日常所需,无需与外界发生太多联系。20世纪中期之前,保加利亚旧礼仪派严禁异族通婚。鞑靼村与哥萨克村保持着长久的联姻传统,而鞑靼村又有许多来自罗马尼亚旧礼仪派村落的媳妇,这样便保证了两村俄国血统的纯正。

  最后,保加利亚旧礼仪派由来自俄国各地的逃民构成,故其文化具有明显的混合性。涅克拉索夫哥萨克刚迁至多瑙河北岸时,曾受到土耳其政府优待。因此,不仅涅克拉索夫哥萨克坚持自己的身份,大部分椴树派和其他旧礼仪派教徒也自称为哥萨克,这一特殊情况加剧了保加利亚旧礼仪派的族属混乱,进一步模糊了旧礼仪派诸教派的界限。除椴树派外,现在已很难甄别其他教徒的教派身份。保加利亚旧礼仪派长期使用古老的俄国南部方言,偶尔掺杂罗马尼亚语、保加利亚语和现代俄语。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异族通婚大量出现,后三种语言的比重逐渐增加,旧礼仪派的古老方言渐趋消失。

  (本文系2016年度“人社部留学人员科技活动择优资助项目”阶段性成果)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