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时期藏区寺院收入多元化

2017-08-07 17: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8-07 17:43:41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杨惠玲

  从佛教在西藏的发展历程看,后弘期是西藏佛教的全面繁盛期。宋元时期,藏区寺院集团的宗教、政治势力迅速上升,由于世俗封建主对寺院封赐、布施,加上寺院、寺主通过其他经济手段获得大量土地、牲畜,寺院财富不断积累,寺院经济规模进一步扩张,出现了大量寺院庄园和寺主私人庄园,逐渐形成有别于其他经济体系的寺院经济,并在藏区经济体系中确立了独立而重要的地位。宋元时期,藏区寺院享有许多政治、经济方面的特殊权力,因而其经济收入来源也有独特之处。

  经营农牧业、手工业及商业

  宋元时期,寺院经营农业、牧业、手工业以及商业,是其收入的基本来源。无论寺院大小,都有属于自己的庄园。寺院庄园领主通过收取劳役地租、实物地租和货币地租方式,将粮食、酥油、奶制品、食盐、牛羊毛等大部分劳动产品征缴进寺院仓库。庄园的农牧产品和手工业产品主要用于寺院的宗教活动和日常生活。

  寺院、高僧、封建农奴主和贵族垄断了藏区的商业,享有免税、减税特权。不少僧人在寺庙附近组织集市贸易,从中收取财货作为税利。例如,贡却杰布创建了萨迦派,《朗氏家族史》载,该派别“开设商市”以营利,“经商贩运等”所需的徭役对百姓来说是一项沉重负担。寺院喇嘛是商业交易中的直接经营者。在藏文皇帝圣旨及帝师法旨中,多处提到不得向某个寺院及僧人征收商税。这说明寺院和僧人经商是被容许的,而且很普遍。每年来往于西藏与中原之间经商的僧人很多。《永乐大典》卷19420《站赤》载:“自(元)大德九年至十年正月,西蕃节续差来西僧八百五十余人,计乘铺马一千五百四十七匹,至甚频数。”除了皇帝的丰厚赐予驱使蕃僧往来频繁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携带私货贩卖,获利颇丰。上引《站赤》载:“西蕃河西高丽动以赴上拜见为辞,使驰驿不下百余匹,其间装驮己物,以营私利。”

  寺院不仅自己经商,有时也将资本借贷给商人以获取利润,从职业商人的经济活动中分得经济利益。例如,帕竹政权的绛曲坚赞曾经指责他的内管家“操纵向杰塘、萨团和吉琼诸地放债权”,这从侧面证明高利贷是寺院经济收入的来源之一。

  布施、化缘及讲经传法

  除自身经营外,信徒布施也是寺院收入的重要来源。藏区大小寺院拥有不同的势力范围,各自拥有众多的土地、牧场、牲畜、属民,依靠的政治势力也是不同的,寺院都有自己的经济后盾,即比较固定的施主。这些施主一般都是大贵族,他们对寺院的经常性布施实际上是政治与经济的联盟。《萨迦世系史》载,帝师贡噶罗追坚赞贝桑波在24岁时返回吐蕃,他用接受的大量布施,制作了用金汁书写的藏文大藏经《甘珠尔》。

  僧人可以依靠化缘为生,这是佛教僧人的传统经济行为。寺院会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俗贵族、平民化缘,从而获得数量不等的物品和钱财。如《青史》载:“仲敦巴去到帕村等地募化黄金,获得许多财物资具而回到耶巴。”《红史》载,噶玛巴四世活佛在应元朝皇帝邀请去大都的路途中,一路收到信徒的布施。布施的具体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有钱币、衣物、食品和土地等。

  寺院通过为民众的生丧嫁娶做祈祷、讲经传法而获取酬劳,是经济收入的另一来源。藏民凡有婚丧、播种、兴工、出行等生产、生活活动,以及遭遇病痛时,无不延请喇嘛念经,并付给喇嘛大量酬劳。寺院每年有定期的念经活动,教区信徒照例要负担某些费用。佛教高僧讲经传法,使用笼络、许愿等手段,把财富积聚起来。当时一些著名僧人的徒众竟有数百至数千人之多,这也使高僧聚敛了大量财富。《米拉日巴传》载,亚隆的一位喇嘛聂·雍敦濯杰说:“为求我这个法术,有从上部阿里三围来的,供养成百上千的黄金和松耳石。”米拉日巴的师傅玛尔巴译师是一位大地主,《米拉日巴传》载,如果“没有供养,这个师父是决不会传法的”。许多信徒心甘情愿地为讲经传法的高僧服繁重劳役,为修得来世甚至不惜奉献自己的一切财物,例如黄金、松耳石、茶、马鞍、盐、红糖等。

  地方势力及中央王朝赏赐丰厚

  早在后弘期,藏传佛教就是在地方势力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此后双方联系更加紧密。从11世纪中叶起,藏传佛教形成宁玛、噶当、萨迦和噶举等教派。这些教派的形成与各地方势力范围的确立是同时出现的。地方势力争相延聘高僧,组织人员译述佛经,赞助建立寺院,将田庄、牧场等施舍或奉赐给寺院、僧人,寺院经济得以各种形式出现在西藏各地。许多教派为获得经济支持、壮大势力,纷纷主动与地方势力结合。许多佛教高僧本身就出身富家,寺院与封建领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地方封建割据势力的财力资助是寺院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

  元朝治藏的基本政策是扶持萨迦派作为代理人,因而萨迦派不仅在政治上拥有特权,而且在经济上拥有特权。《西藏中世纪史》载:“在这时教派得到很大的权力,成为一个与贵族平起平坐的新势力,并逐渐代替了贵族;寺院拥有特权,垄断土地和财富。”据《元史》记载,除帝师、萨迦本钦外,西藏许多僧人都受到了元朝的封赏。

  总之,宋元时期尤其是13世纪后,寺院通过占有大量生产资料和庄园,经商务农,通过讲经传法和化缘等宗教活动,依靠特殊的社会政治地位及封建割据势力和中原王朝的丰厚赏赐,逐步形成了稳定而多元的寺院经济收入格局。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安多藏族源流及其与周边民族关系研究”(10XJA850004)、国家社科基金“甘肃、青海藏族聚居区形成史研究”(15XZS018)阶段性成果)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