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惠河:元造漕船逾8千

2017-08-11 10:01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8-11 10:01:28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卢自有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两大文物古迹,堪称世界文化遗产之最。其一是屹立祖国北部山峦上的万里长城,其二是水路运输大动脉——京杭大运河。

  京杭大运河建设起源于春秋时期,隋代全线贯通,唐宋时期最为繁荣。历史上的隋炀帝虽然昏庸无道,然而他却督办完成了京杭大运河的浩大工程。这条贯通南北的京杭大运河,可与秦始皇修建的万里长城媲美,都是十分伟大的文物奇迹。京杭大运河在世界上独一无二,里程最长、工程量最大,它全长1794公里,经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江苏、安徽、浙江8省市;连接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它的长度是苏伊士运河的16倍,巴拿马运河的33倍。

  京杭大运河建成以后,为社会发展和调配南北方的物资发挥了重要作用。

  楚汉时期,从山东向河北转运粮食,将关中粮食漕运前线供军需,汉军因粮足而获胜。

  西汉定都长安后,每年从关东运输谷物供贵族食用。汉初,每年运量为几十万石。武帝初年,增至一百多万石,以后又增到四百万石。元封元年,漕运一度增到每年六百万石,平年四百万石左右,漕运使用兵卒达六万人。东汉建都洛阳,从山东、河北、江淮等地转运漕粮到京,路程较近,又不需经过砥柱之险,改善了漕运困难的局面。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运东方的粮食供长安。西汉时东方的粮谷多从此西运,东汉时置敖仓官,属河南尹管辖。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淮河、长江流域是南北对峙政权的前沿,各方均以通漕积谷为主。北魏于水道沿线设立官仓十二处,储粮以供军需。唐初,水陆并运,仅一二十万石。因河南至关中运道艰险,东南运路长年失修,运粮受阻。贞观六年设“管理漕政”,后撤销。唐中期以后,因漕运日重,唐朝由宰相和大臣主管漕政。纲运制度形成后,制定相应奖惩制,责成地方长官负责,后由沿河县令主持漕运。北宋分四路向京都集运:淮汴粮食由江南转淮水入京;陕西粮食转黄河再入汴水进京;陕蔡粮食入汴水达京;京东粮食由齐鲁地达京。南宋漕运以杭州为中心。建炎年间,江浙、四川粮食运往沿江重镇及抗金前线,后改运临安,运数达六百万石。长江及江南河流为运输主干道,官运为主、商运为辅。元初漕运以大运河旧道入京,因旧河道失修,只能取水陆联运。明代漕粮从浙江、江西、河南和山东等六省筹集,分为南粮和北粮,数额高达六百七十四万石。明初以海运为主,河、陆兼运为辅。推行支运法、兑运法、改兑法。除民粮仍由民运外,均为军队护运。

  漕运就是利用水道调运粮食,水路不通以车载陆运,合称“转漕”或“漕辇”。运送的粮食供宫廷消费、百官俸禄、军饷支付和民食调剂。这种粮食称漕粮,运输称漕运,分为河运、水陆递运、海运三种。

  为了将运抵漕头的粮食和物资转运到京城,元代开凿通惠河,启用河北邢台人郭守敬监理,开凿从通州到京城长达75公里的通惠河,直入城内什刹海。据《元史》记载,当时积水潭“舳舻蔽水”,各种货物堆积如山。元朝曾三次造漕船8000多艘载运。通惠河于明初洪武中期荒废,永乐迁都北京因建故宫宫殿,再次疏挖通惠河故道,便于运送漕粮和建筑物资。后多次疏理,修闸十几次,也难奏效。明嘉靖六年(1527年),嘉靖皇帝准奏开挖通惠河。在吴仲等人主持下,通惠河开挖工程历时三月余完工,成功通航。重新开挖的通惠河西起北京东便门外的大通桥,沿元代通惠河故道向东,至通州城西北。

  元、明、清三朝长达700年,北京的宫殿、寺庙、官府、民房所用建筑材料及工匠、粮食等官用和民用物资的供应,大都来自这条通惠河。老北京人曾说,从大运河漂来的北京城。是说修建北京城的所有建筑材料基本上都是通过大运河漕运而来。无论是元大都城,还是明清北京城,都需大量砖石、木料,而这些材料来自四面八方。砖石多来自山东的临清,那里不仅靠近大运河,便于水运,且土质细腻,烧出的砖石坚固结实;木料多来自江南的深山老林,当时大批的木料运输只能靠水运。

  元代至明代中期,张家湾是通州重要的水陆转运码头。漕运粮船抵张家湾起卸货物。张家湾位于通州城东南7公里处,元明时期,潮白河、通惠河、萧太后河和凉水河等数条河流在此交汇,水量充沛,水势澎湃,利于航运。张家湾码头成为漕运枢纽,分为石坝和土坝码头,被称为京东第一大码头。

  明末清初,京杭大运河南北畅通,全长3500华里。800多年来,通州地区一直以漕运及仓储为重地,被誉为“一京、二卫、三通州”。

  京杭大运河在通州境内达42公里,清末民初,被封禁270年的清东陵后花园雾灵山解禁,大批原始森林树木被砍伐运出山外。于雾灵山下曹家路村雇佣畜力驮运到40公里以外的潮河边,捆绑在木筏上,抛入潮河,顺流而下至通州的漕运码头,再装入货船,转运到北京、天津等地销售;中药材转运到河北的安国县销售。曹家路与通州漕运码头路途遥远,两地相距120公里,如走旱路需三天时间,走水路只需一天一夜的时间。

  一条大运河连接着大江南北,不仅繁荣了历史上各个朝代的经济,也在繁荣经济的过程中植播下了数不清的文物古迹。且不说京城里定国寺、白塔寺、钟鼓楼、天坛、地坛等名胜古迹,在通州就有众多文物景观,分别是燃灯佛舍利塔、大光楼、漕运码头、皇木厂、三教庙、八里桥(又名永通桥)、西海子公园、李卓吾墓、张家湾城墙遗迹、通运桥、宝光寺、伏魔大帝宫、通州清真寺等。

  如果溯源而上,在潮白河的两岸还可以看到更多的文物古迹。其中密云城里有恭王府,城外有外八景。这些数不清的文物古迹,如一颗颗璀璨耀眼的明珠,镶嵌在京北的大地上,再被大运河文化带串联起来,光彩夺目,靓丽光鲜。

  清朝,南方的大批商人从水路而来,几天几夜的路程让他们心灰意散,一旦到了通州漕运码头,看到了那座燃灯佛舍利塔就会信心百倍,因为他们知道已经到达北京了。燃灯佛舍利塔成为了当时北京的标志。

  今天,漕运河道早已失去了昔日的身影,护城河也被填埋在二环路下。然而建在东直门和朝阳门内的禄米仓、南新仓、北新仓等古老建筑,还在见证着漕运的非凡历史。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