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明代东北亚国际秩序的二元结构

2017-08-21 16:03 来源:《古代文明》2017年第3期 
2017-08-21 16:03:19来源:《古代文明》2017年第3期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辽宁师范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教授 赵毅

  提要:许多明史界和国际关系史界的研究者都认为,明代东北亚国际关系格局是最为典型的“华夷秩序”体系。帝制中国的“华夷秩序”体系可谓“春秋公法”,牢牢笼盖朝鲜、琉球和日本,使东北亚诸国诚心向化、恭谨输贡、严守藩封,心悦诚服奉帝制中国为天朝上国。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明代东北亚国际关系格局十分复杂、十分诡谲,“华夷秩序”体系遭到严峻冲击和挑战。日本始终没有承认明代中国的宗主地位,明日关系与明朝关系、明琉关系不可等同视之,有本质差异。特别是日本在十六世纪中叶结束南北分裂后,侵朝鲜、伐琉球,叫板明朝独大地位,俨然在构筑“华夷秩序”之外的“和夷秩序”,东北亚国际关系格局是二元的。

  关键词:明代东北亚国际关系格局;“华夷秩序”;“和夷秩序”;二元结构

  “华夷秩序”是以历史上中国中原帝制王朝为核心,以文明程度、经济水平、军事实力之高下强弱区分夷夏,以朝贡形式维系的区域关系体系。这种区域关系体系最初行之于中原王朝与周边接壤的少数民族族国之间。推而广之,用以处理区域国际关系,便拓展覆盖了西亚、东南亚、东北亚众多相对弱小的国家,形成一种国际关系体系。据称其存在了近两千年之久,到十九世纪中后期,才被西方的条约关系体系所取代。

  许多研究者认为,明代东北亚国际关系格局是最为典型的“华夷秩序”体系。帝制中国的“华夷秩序”可谓“春秋公法”,牢牢笼盖朝鲜、琉球、日本等东北亚国家,使其诚心向化、恭谨输贡、严守藩封,奉帝制中国为天朝上国。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明代东北亚国际关系格局十分复杂,十分诡谲。“华夷秩序”体系遭遇了严峻的冲击和挑战。日本始终没有承认明代中国的宗主地位,明朝与日本的关系完全不能和明朝与朝鲜关系、明朝与琉球关系等同视之,有本质区分。特别是日本在十六世纪中叶结束了南北分裂局面后,侵朝鲜、伐琉球,叫板明朝独大的地位,与明朝分庭抗礼,俨然在构筑“华夷秩序”体系之外的“和夷秩序”体系。

  明代东北亚国际秩序的格局是二元的。

  一、明代日本从未被纳入“华夷秩序”体系

  明朝建国后继承历代“柔远”方略,遣使颁诏,召赉四方,王氏高丽、李氏朝鲜、尚氏琉球等东北亚国家很快来廷来享,接受册封,认同明朝的宗主地位,纳入“华夷秩序”体系。而东洋日本非但迟迟未有音讯,倭寇还频频袭扰明朝的辽东和东南沿海地区。明王朝多次派出使团,诘其入寇并诏其来廷。

  史籍记载,洪武二年(1369年)明朝遣使杨载“诏谕日本,且诘以入寇之故,谓‘宜朝则来廷,不则修兵自固。倘必为寇盗,即命将徂征耳,王其图之。日本王良怀(实为日本亲王怀良)不奉命。”

  洪武三年(1370年)又遣莱州府同知赵秩赴日本“责让之,泛海至析木崖,入其境,守关者拒弗纳。秩以书抵良怀(怀良),良怀(怀良)延秩入。谕以中国威德,而诏书有责其不臣语。良怀(怀良)曰:‘吾国虽处扶桑东,未尝不慕中国。惟蒙古与我等夷,乃欲臣妾我。我先王不服,乃使其臣赵姓者怵我以好语,语未既,水军十万列海岸矣”日本对蒙元蹈海来征仍心存余悸,耿耿于怀。

  洪武四年(1371年)以倭俗佞佛,“可以西方教诱之也”,乃命僧祖阐、克勤等八人送日本使者返国,且赐怀良大统历及文绮、纱罗。“祖阐等既至,为其国演教,其国人颇敬信。而王则傲慢无礼,拘之二年,以七年五月还京。”

  洪武七年(1374年),日本“大臣遣僧宣闻溪等赍书上中书省,贡马及方物,而无表。”“未几,其别岛守臣氏久遣僧奉表来贡”,无国王之命,“且不奉正朔”。九年(1376年)来贡,“表词不诚”。洪武十三年(1380年)“复贡,无表,但持其征夷将军源义满奉丞相书,书辞又倨。”俱却之。两国尚无法达成一般性质之邻国关系,何谈建立宗藩关系,纳入“华夷秩序”体系。

  洪武十四年(1681年),太祖朱元璋命礼部官员移书日本,“责其王,并责其征夷将军,示以欲征之意。”这一次怀良亲王也真的动了肝火,尖锐回复大明朝皇帝:

  臣闻三皇立极,五帝禅宗,惟中华之有主,岂夷狄而无君。乾坤浩荡,非一主之独权,宇宙宽洪,作诸邦以分守。盖天下者,乃天下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臣居远弱之倭,褊小之国,城池不满六十,封疆不足三千,尚存知足之心。陛下作中华之主,为万乘之君,城池数千余,封疆百万里,犹有不足之心,常起灭绝之意。夫天发杀机,移星换宿。地发杀机,龙蛇走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昔堯、舜有德,四海来宾。汤、武施仁,八方奉贡。臣闻天朝有兴战之策,小邦亦有御敌之图。论文有孔、孟道德之文章,论武有孙、吴韬略之兵法。又闻陛下选股肱之将,起精锐之师,来侵臣境。水泽之地,山海之洲,自有其备,岂肯跪途而奉之乎?顺之未必其生,逆之未必其死。相逢贺兰山前,聊以博戏,臣何惧哉。倘君胜臣负,且满上国之意。设臣胜君负,反作小邦之羞。自古讲和为上,罢战为强,免生灵之涂炭,拯黎庶之艰辛。特遣使臣,敬叩丹陛,惟上国图之。

  我们不知道怀良亲王的复信出自何人手笔,但其完全可以代表当时日本对华的基本立场和态度是可以肯定的。表面上称明朝为“君”“天朝”“中华”。自称(或谦称)“臣”“小邦”“夷狄”。而骨子里却认为明日双方是权力地位对等的国家,哪有自拟“夷狄”,而幕府将军称“征夷将军”的道理!日本自认与明朝一样,有孔孟道德文章,有孙吴韬略兵法,文明程度,军事实力毫不逊色明朝,相逢贺兰山前,放马一搏,谁胜谁负,亦未可知!这纯粹是向明王朝的公开叫板,与朝鲜、琉球对明王朝高山景行,谨遵藩封之道判若天渊。日本欲挑战中华,并非自明代始。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