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身上蕴藏着一个世界

2017-08-22 09:34 来源:辽宁日报 
2017-08-22 09:34:11来源:辽宁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作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车琳

  雨果生活的年代正是法国历史上一个政治动荡的时期,他的一生几乎经历了整个19世纪:第一和第二帝国、复辟王朝和“七月王朝”、1830年和1848年两次革命、第二和第三共和国、1851年波拿巴政变、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运动。雨果生活在他的时代中,他不是封闭在象牙塔中的艺术家。他不仅是出色的社会观察家,能够体察到社会生活中最细微的变化,也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将个人的命运与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他的呼吸与时代的脉搏息息相通,他的作品也因此体现出人道主义关怀。

  作为诗人开始文学创作的雨果

  雨果在中国有一个曾用名“嚣俄”,这个译名1901年首次出现在中国的文学杂志上,第一个翻译雨果作品的人是陈冷血。1903年,苏曼殊出版了《悲惨世界》,译出了原著前六章,其余部分则是他由此引发的个人创作。直到上世纪70年代,中国人才读到完整的《悲惨世界》(李丹译)。1913年,熟谙法国文学的曾朴翻译了《九三年》,后来还译出《雨果戏剧全集》中的多部。到了80年代,雨果卷帙浩繁的诗歌作品渐渐被翻译到中国。2002年,在雨果诞辰200周年之际,人民文学出版社奉献了一套12卷本的《雨果文集》,一位旷世文豪的全部才华完整地展现在中国人眼前:小说、诗歌、戏剧、书信、散文、政论,甚至包括整整一卷的素描和水墨画。

  雨果在中国的接受历程有别于在其本国。中国人最先了解的是小说家雨果,之后才认识作为剧作家的雨果,最后是他的诗人品质。这与作品的翻译难度是相一致的。

  今天,我们需要知道,雨果首先是作为诗人开始文学创作的。他10岁开始写诗,15岁时悄悄参加了法兰西学院的诗歌写作比赛并获奖,这成为他荣誉的起点。如果要比一比法国人记诵谁的诗句最多,雨果可能与寓言诗人拉封丹并驾齐驱。

  19世纪30年代,年轻的诗人充满了创作热情,《秋叶集》《暮歌集》《心声集》《光影集》相继问世。之后,他告别了浪漫主义诗人形象,直到1853年出版《惩罚集》。“老俄尔浦斯”的三卷《历代传说集》再现了爱与正义这两大力量与强权意志作斗争的人类历史,通过近2.6万行诗句,雨果为人类谱写了一部伟大的史诗。“一个诗人的身上蕴藏着一个世界”:雨果一方面怀念已经消失的秩序,另一方面胸怀普罗米修斯式的理想。19世纪的浪漫主义诗人是神话般的英雄,因为在孤独和团结、痛苦的个人世界和教化众生的矛盾中,诗人的使命就是为前进中的人类指引方向。

  雨果在戏剧创作思想和实践上取得的成就使他成为当之无愧的浪漫派文学领袖。需要说明的是在法国的文学语境中,浪漫主义并不是与现实主义相对立的,它所反叛的是17世纪以来的古典主义。雨果选择了戏剧作为争取艺术自由的最佳手段,在1827年的《〈克伦威尔〉序》中提出了现代戏剧美学原则:融合悲剧和喜剧这两种对立的戏剧形式,抛弃古典主义“三一律”,表现地方和时代特色,这才是文学的活力所在。

  如果仅仅作为小说家,雨果的传世作品也蔚为大观。《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海上劳工》《笑面人》等名著流传深远,中国读者耳熟能详。还有《冰岛的汉》《布格-雅加尔》《死囚末日记》等重要作品,体现出雨果娴熟驾驭各种小说样式的全才,他擅长在作品中展开丰富想象的同时融入现实感,观察和叙述的视角伸展到各个社会阶层和环境,描绘了壮观的社会画卷,而且探讨了人作为个体的存在和意识问题。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