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文化视域下的乾隆南巡刻石探析

2017-08-28 13:00 来源:《江苏社会科学》 
2017-08-28 13:00:07来源:《江苏社会科学》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后 刘欢萍

  内容提要:清代乾隆皇帝的六次南巡催生了大量刻石。它们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其生产主要缘于地方官绅邀宠志恩、刻意逢迎,同时也不乏皇帝本人的彰功显绩自我炫耀。异于普通刻石,南巡刻石具有御制性、官方性的特质。它们以特有的形式见证了清帝巡狩巨典,记录了一代帝王对江南风物文化的恋慕之情。更重要的是,这些刻石为江南的山水名胜注入了新的文化元素,丰富其文化内涵,对江南地域名胜及文化形象的塑造与传播发挥着深远影响。

  关 键 词:乾隆南巡 刻石 江南文化 御碑亭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江南地域文化的历史演进》(10&ZD069)、江苏省博士后科研资助计划项目(1402012C)、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十二五”规划课题重点项目(JSNU2014ZD03)、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博士专项科研项目(JSNU2015BZ22)的阶段性成果。

  在历代帝王巡游中,清代乾隆皇帝的南巡最为世瞩目。它前后共计6次,分别发生在乾隆十六年(1751)、二十二年(1757)、二十七年(1762)、三十年(1765)、四十五年(1780)、四十九年(1784)。时间上,六次南巡首尾相距33年,每次历时100余日;地理上,跨越直隶、山东、江苏、浙江4省,往返水陆行程约3000公里。这种大规模、高频率的巡幸,在当时及后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南巡负载了清廷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多重使命,另一方面,它对巡游地江南①,地区的山水名胜、文物遗产等产生了相应影响。南巡期间,乾隆创作了大量诗文、绘画作品,催生了规模可观的刻石活动。这些诗碑、崖刻将御制山川名胜品题永久性地烙印在江南土地上,成为一种展示着政治权力和文化意义的特殊的空间景观和文本景观。不仅如此,它们还是一种特殊的传播媒介,提升了江南名胜的声誉与知名度。目前学界对于乾隆南巡的研究仍多侧重于政治、经济、历史的层面。从江南地域文化尤其是刻石的角度研究南巡,是一项新颖且极具价值、有待深入的领域。本文从这一视角切入,考察南巡刻石的内容类型、特点、生产主体及缘起,探讨它们作为一种独特的物质景观形式——具有区别于一般物质景观的“视觉文本性”(the visible textuality)与“文本视觉性”(the textual visuality)②,和区别于一般石刻景观的御制性、官方性、政治性——对于所依存的江南地域之形象及文化发挥着怎样的独特影响,期能丰富和推进相关研究。

  一、南巡期间江南名胜刻石的类型

  乾隆南巡江南名胜刻石,包括御撰诗文、品题、御笔绘画、御书他作、法帖、像赞等刻石。这些刻石如今大多亡佚,只有极少数散存各地,还有一部分为今人依原拓重刻。笔者据相关资料试对此作一考证梳理。

  其一,御撰诗文的刻石。

  乾隆曾言“平生结习最于诗”(《题郭知达集九家注杜诗》)③。他一生创作宏富,留存诗作数量称历代之最。六次南巡共计作诗3600余首,平均每曰作约5至6首。其规模与频率远超同样六度南巡的乃祖康熙帝。南巡诗除部分题画、即事诗外,其余几乎都曾刻石,尤以写景、纪游诗刻石比例最高。这些石刻点缀于江浙各名胜之地,成为当地的标志性景观。例如杭州吴山,左带钱塘、右瞰西湖,山顶石砥平若天台,上有宋米芾书“第一山”石刻,为著名的“吴山大观”。康熙二十八年(1689)、三十八年(1699),圣祖临幸,御制《登吴山绝顶诗》、《登吴山诗》,俱勒石建亭④。乾隆十六年(1751)三月,高宗临幸,题诗纪游。随后屡巡屡游,先后题咏俱勒石山上。如《吴山大观歌》、《登吴山诗》、《吴山恭依圣祖韵诗》、《吴山瑞石洞诗》等,共计五古5首、七古5首、七绝10首、七律1首,俱行书⑤。

  离吴山不远的孤山有放鹤亭,宋代处士林逋曾隐居于此。乾隆十六年(1751)春皇帝驾临,御制《放鹤亭诗》。二十二年(1757),因获苏轼《题林逋诗帖》真迹,遂赓和苏韵题咏诗帖真迹。随后四次南巡,每次必定赓和上述二作,诸诗俱“刻石亭前”⑥,使前代隐士高踪越数百年仍为世人追慕。“每逢佳景喜题句,率以镌崖纪岁年。”(《惠山寺叠前韵》)⑦这是乾隆三巡游惠山时写下的诗句。的确,江南很多名胜之地,都将数次南巡的写景纪游诗刻于一石,集中呈现了乾隆为江南美景深深陶醉的情形。

  “南巡要务在河工、海塘。”(《南巡回跸驻御园之作》诗注)⑧仅次于写景纪游诗刻石的是治河安澜诗文。例如淮安府所存刻石多记乾隆治理黄河、淮河、运河作出的重大决策,如首巡筹定洪泽湖五坝水志;三巡、四巡命令、检视接筑高堰砖工。最令乾隆自鸣得意的是三巡勘定清口“出水志”,此事俱载《定清口出水志诗以示总督尹继善总河高晋》刻石。随后三次南巡,乾隆无一例外的要赴清口检阅堤工,所作《观清口出水志叠旧作韵诗》五古3首,俱曾刻石⑨。

  海塘是浙西沿海赖以安宁的屏障,攸关民生与经济发展,因而浙省多存海塘纪事诗文刻石,如《视塔山志事诗》五古4首,行书刻石,系三至六巡乾隆亲赴海宁视察塔山海防所作;三巡作《阅海塘记》,四巡作《添建海宁石塘坦水石诗》五古1首;五、六巡作《阅海塘诗》七律各1首;六巡作《老盐仓一带鱼鳞石塘成命修海神庙谢贶并成是什志慰》五古1首、《新建石塘尾接筑石塘志事诗》五古1首等⑩。这些诗文记载了乾隆通过亲试排桩、反复商酌,先后作出保护原有石塘、添建坦水石捍卫堤根、力缮柴塘等重大决策,亲自部署了将老盐仓一带4000余丈柴塘一律改筑石塘、并添建坦水石的巨大工程。立石不仅突出这些工程的重要性,更为后人重视这些工程提供了某种历史借鉴。

  其二,御制名胜题目刻石。

  乾隆六次南巡均在江南草长莺飞的初、仲春时节,面对美景他兴致盎然地欣赏之余,题留了大量名胜题目。大而山水园林、寺庙禅院,小及亭台楼阁,微至一泉一石,“皇恩普溉”。如号称人间天堂的苏杭二城,前者的寒山千尺雪、范氏高义园、虎丘灵岩等,后者的西湖、吴山、龙井、小有天园等,御题不胜枚举。这其中尤以曾驻跸的行宫园林扬州天宁高旻二寺、镇江金焦二山、江宁栖霞龙潭等,获赐名目、联额最多。这些景观题目与上一类景观诗文一样,绝大多数被当时及后世官民制成御碑。除御碑外,有天然崖壁的景点,摩崖也常被运用。如栖霞有摩崖御书“太古”、龙井有摩崖御书“湖山第一佳”,崖刻有借景优势,较碑刻往往更宏伟壮观。从书刻看,乾隆也不拘一格,举凡古朴的篆体、端庄的正书、飘逸的草书等诸体俱备。而各体之中,以行书最夥(11)。

  以上景观题刻既是江南景物的组成部分,又题咏了江南景物。换句话说,因御制文本本身、碑石及所咏景观三者之间相互激发、相互映衬,景观题刻构成了江南独特的风景。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