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反明最牵强理由:被戴了一顶绿帽子

2017-08-29 11:17 来源:人民网 范军
2017-08-29 11:17:56来源:人民网作者:范军责任编辑:周明艳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范军,原题:努尔哈赤向大明宣战的最强理由:没送自己“小老婆”

  明神宗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正月初一,这注定是一个不是很平凡的日子,对于大明来说,这一天以后面对的将不再是一个只是为了抢点什么而奋斗的小部落,而是一个野蛮而强大的国家,金。努尔哈赤在经过了几年的苦心经营,终于实现了女真各部的再一次统一。那一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喇即位,自称金国汗,定国号为金,年号为天命。

  金,最早挂这个名号出来混事业的,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努尔哈赤不是完颜阿骨打的亲戚,甚至可以说一点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他喜欢完颜阿骨打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完颜阿骨打是个名人,虽说是个死去的名人。但名人就是名人,是名人就有他的利用价值。利用他的价值,从而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这就是名人效应,所以努尔哈赤不过是借用了前辈的名号罢了,仅此而已。

  努尔哈赤作为一个女真人,自然有自己的道德追求,那就是恢复金朝对北方的统治。只是后来自己的道德追求更高了些而已,他不在是满足于做一个小小的汗国总经理,而是整个中华的董事长。

  努尔哈赤他本人汉化颇深,除了钻研自己本国的言语外,还通过不懈的自学,学会了一门很实用的外语,汉语。要不说这知识学多了,不但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还能主宰更多人的命运。努尔哈赤还很喜欢听书,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听拥有国际视野的书,《三国演义》。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做起了买卖,经常在抚顺、沈阳、辽阳等地做生意(所谓跑单帮是也),要不说这人见的多了,总有那么一两个不错的关系。因此结识了不少汉族的知识分子,也认识了不少很大的地方势力,流氓。包括那其后被他骂为“无赖”的萧子玉,也是在这时候认识的;至于住过李成梁家,给李成梁当过干儿子,还和李成梁学过课外读物《孙子兵法》,那也是极可能的事。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文化背景,努尔哈赤索性不称皇帝而只称汗。称汗不是代表他不想当皇帝,恰恰相反,这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诡计。进一步,称汗确定自己,巩固自己的势力。退一步,在我看来,在当时他还没有和明朝一较长短的实力。毕竟当时明朝名义上是某跨国企业的董事长,而自己只不过是个弹丸之地的小企业家而已。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没有想过要打过长城去,他要做的,只是不断的稳固自己,雄踞东北而已。可事实是不容假设的,因为有一件事发生彻底让努尔哈赤气愤了,贫穷。在那个科技决定一切的年代,光靠放马牧羊是填不饱肚子的。

  你说造不出瓷器铁锅,就连做饭都是个问题,当然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那就是和明朝做生意,用自己的马匹和大明朝去换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可是令努尔哈赤恼火的是,大明是个很没有诚意的生意伙伴,所以努尔哈赤不得不动手了。因为在努尔哈赤看来,大明很小气,小气到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承认自己的汗王的地位,小气到让自己的族人没有足够的铁锅用。他真的恼了,多年的隐忍终于在那一刻释放了,既然这样,那就宣战吧。

  努尔哈赤终于决定动手了,向那个看似强大的敌人发起战争。但自古至今侵略总是要找个合理的借口的,努尔哈赤在这一点上做的很用力,因为他不但找到了,还找到了七个,这就是历史上很有名的七大恨。

  恨,不仅仅是因为有多大的仇,有的时候一个人要恨另一个人其实并不需要一个很合理的理由。而大明和努尔哈赤之间确实是有矛盾的,而种下这个仇恨的正是当时的辽东猛人,李成梁先生。李成梁是个很会打仗的人,会打到几乎一辈子都在打仗,可是实话实说,他还是个不大懂得政治的人。

  所谓政治,就是有固定爱好的一群人,聚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然后呢整天想出各种办法,以此来达到对付别人,弄垮别人,并在打击别人的同时壮大自己的一种复杂的斗争形式。而李成梁不懂得政治,因为他只会打仗,而且很会打仗。他不但自己会打仗,还教会了敌人如何去打仗,当然这个敌人暂时还是他的朋友。

  有那么一天,这个朋友翻脸了,这让李成梁深深的感到了恐惧,他这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但却有翻脸的朋友。七大恨,努尔哈赤,你真够狠的。

  这第一件大恨,还要回溯到三十五年前,从这件事上,我意识到,种下仇恨也许仅仅需要几天的光景,而忘记仇恨可能就要花掉一辈子的时间,也许还要更长一点,所以我们的字典里有了这样的形容词,父债子偿。很不幸的是,努尔哈赤在这漫长的三十五间并没有忘掉对大明朝的仇恨,而且还很用心的他记下了。

  万历多少年多少月,对努尔哈赤来说,是耻辱的一天,因为他一天内失去了三个亲人,他爸爸,他爷爷,还要阿太,一个关系很乱的亲戚。其实死并不值得畏惧,但窝囊的死去是件很没有面子的事。觉昌安他爷爷,塔克世他爸爸是怎么死的,不是叛逆,也没有异动,仅仅是因为在不适当的时间到过一个不适合的地点,古勒城。清史里面如下的记载着——“我祖宗与南朝看边进贡,忠顺已久,忽将我二祖无罪加诛,恨一。”

  所谓的第二件大恨,在我看来,就是家大人对自己的亲戚家子侄的态度而已,有的好些,要什么给什么,就像是明朝对待叶赫一样。对有些相对不那么好些,要什么总要拖欠一下再给,就像对待自己一样。你说都是亲戚家的孩子,有道理对他好,对我不好么。于是清史上记下了这第二件恨事----“我与北关,同是外藩,事一处异。恨二。”

  这第三件大恨,在当时却是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明朝的汉人偷摸的到努尔哈赤的地方去挖人参,结果被杀掉了。大明要讨个说法,于是努尔哈赤就给了大明朝一个说法,在边境处决了几个被羁押的哈达俘虏。要说这实在算不上什么事情,可你要知道,这几个俘虏还有个共同的名字,女真人。清史里面也写下了这第三件恨事——“汉人私出挖参,遵约伤毁,勒要十夷偿命,恨三。”

  第四件大恨,起因于明朝曾经帮助过叶赫,并且欺负过自己。努尔哈赤可能忘记了,大明朝曾经也很无私的帮助过他,无数次的欺负过叶赫部。但这显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叶赫部欺负我时,你还参加了。叶赫曾经是海西女真的四部之一,明朝在开原叶赫的附近,筑了一个“镇北关”,因此叶赫也常被混称“北关”。四恨就是——“北关与我,同是属夷,卫彼拒我,畸轻畸重,恨四。”

  第五件大恨,是女人的问题,你要知道女人一旦写进了历史,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那总是要出问题的。努尔哈赤看上的女人,我相信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美女。这个美女有个很好听的名字,东哥,这个女人是叶赫部一个贝勒布扬古的女儿。在万历二十一年的时候,布扬古出于某种阴暗的目的,就答应把一个十四岁的妹妹送给努尔哈赤,去给努尔哈赤做小老婆。

  要不说答应了的事情就要老老实实的做到,不然有的时候后果是很严重的。努尔哈赤很有理由气愤,因为他等这个许诺等了太久太久,足足有二十二个年头之多。晚一点也就罢了,可偏偏这布扬古他忽然改变了计划,还把他这个妹妹(三十六岁的老姑娘了)嫁给别人了,喀尔喀的一个王子,努尔哈赤活活的被戴了一顶绿帽子。于是,愤愤难平的努尔啥赤一口咬定,是明朝有意要自己难堪,这才教唆布扬古这么干,布扬古才会变卦。历史上记载着如下几句话——“北关老女,改嫁西虏,恨五。”

  第六件大恨,其实是土地的问题,女真人很不讲道理,为了发展自己的畜牧业,居然强占了柴河、三岔、抚安等多处大明朝所属的土地。大明朝也很宽大,只是告诉女真人,这我说了算,你们赶紧给我滚蛋。这在努尔哈赤看来,也是一恨。——“逼令退地,田禾丢弃,恨六。”

  第七件大恨,是朋友的事情,昔年的“辽阳无赖”萧伯芝(子玉)作了明朝的特使,到了他的地盘上很有派头,还对努尔哈赤颇不客气。清史里面记载——“萧伯芝大作威福,百般凌辱,恨七。”

  有了这七大理由,努尔哈赤算是放心了,理由是有了,那就进攻吧。他第一站选择了抚顺,因为抚顺有个李永芳,对大明来说,李永芳不过是个小小的总兵,还不是正的。但对努尔哈赤来说,李永芳却很重要,因为他是一个可以出卖一切的人,他不但出卖了他自己,也出卖了他的国家;收服了抚顺后,他又来到清河,里应外合,很容易的就拿下了清河,顺便杀死了那的守将邹储贤。如此大的动作,身为远东总兵的张承胤自然不敢怠慢,亲自带了一万多人试图到清河讨个说法,结果也被努尔哈赤给杀死了。(《最三国之天下有事》,范军著,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