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方宫刑的流行看人权的文化制约

2017-08-30 09:08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2017-08-30 09:08:48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上海文史馆馆长 郝铁川

  人权的实现程度主要是受社会经济政治条件制约,文化价值观念的制约则是次要制约条件,这是毋庸置疑的。虽说是次要的,但文化观念对人权的影响也不能小看。此从中国和西方对宫刑(阉割人的性欲和生殖能力)的不同态度可见一斑。

  中国古代对宫刑的态度

  中国古代从夏商周到两汉,一直实行宫刑(割掉男性犯人生殖器和破坏女性犯人子宫)制度。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就因触怒汉武帝而不幸遭受此刑,痛不欲生,后来想到“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阙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史记·报任安书》)”,于是才决定怀着一腔“隐忍苟活”的悲苦之心,写完“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记》。

  对于宫刑的残忍暴戾,古代的有识之士觉察甚早、批评甚烈。汉文帝十三年(西元前167年)齐太仓令淳于公犯了罪,被解往长安论处。淳于公的小女儿缇萦随同她的父亲来到长安,为赎免父亲将遭受的肉刑,上书天子说:“死去的人不可能复生,被处肉刑的人不可能恢复身体原形,即使想改过自新也无法挽救。家父就要蒙受酷刑了,小女感伤万分,愿以进宫做奴婢,以赎免家父之罪,给其一个自新的机会。”汉文帝读后既为缇萦牺牲自身赎免父亲的孝行所感动,更为肉刑的不人道而感叹。于是下达诏书,直指肉刑“断肢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刑之痛而不得也”,命令以徒刑代替黥(刺面)刑,以笞刑(用竹杖击打犯人之臀)代替劓刑(割去鼻子的刑罚),以笞刑代替斩左趾之刑。美中不足的是,汉文帝没有废除宫刑。直到北朝的西魏大统十三年(西元547年)和北齐天统五年(西元569年)先后下令,应宫刑者改为没入官府为奴,宫刑终于从中国的法律史上正式宣布废止。

  中国古代的主流意见之所以不赞成宫刑,概而言之,理据主要有三:一是按照儒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有伤”的要求,身体的一切本非个人所有,而是来自父母的赐予,如果不能保持身体的完整,是对父母的不孝、对祖先的不敬;二是按照儒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说教,男人负有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神圣义务,而宫刑则使男人无法承担这一重任;三是按照儒家重教轻刑的一贯主张,刑罚不能令人之躯终生痛苦,而宫刑却使人“终身不息,何其刑之痛而不得也!”(明代丘浚:《大学衍义补》)对于中国汉代首度尝试废除肉刑,魏晋南北朝最终取消肉刑,史家一直认为,它是中国古代法律跨越野蛮、走向文明的一个界碑。因为废除包括宫刑在内的肉刑,保存了罪犯的劳动能力和生育能力,有利于罪犯的悔过自新和回归社会,符合人类社会轻刑化的发展趋势。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