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古时称“玺”:先秦印章源于劳动工具

2017-08-30 11:37 来源:人民网 
2017-08-30 11:37:32来源:人民网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印”,又名“印章”,古称“玺”,是我国书法和雕刻相结合的独有艺术门类。古代典籍中关于印的最早记载见于《周礼》:“货贿用玺节。”这个“玺节”就是后世所称的印章。

  先秦印章:源于劳动工具

  古玺起源于劳动工具——印模。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十”字契刻原始文字陶模,是我国玺印滥觞期的代表作。最早的印刷术得到了印模的启示而形成。古人云:“古有印模拓印,用以传道先人之法;钤着痕迹谓之印,深擦谓之刷;深擦而使痕迹着于纸帛之上,谓之印刷”。原始社会的玺印主要用于陶器的生产上,“龙山文化”出土的陶器上的同文印迹说明了夏代已在陶器上使用玺印了。《后汉书·祭祀志》记载:“自五帝始有书契。至于三王,俗化雕文,诈伪渐兴,始有印玺,以检奸萌。”

  玺印起初只是作为商业上交流货物时的凭证,夏商周三代以后,“印者,信也”,玺印已成为权力的象征与凭信。那时,官员以佩玺来显现自己的权力和身份;政权信函往来,则在封口的泥块上用玺钤印,以防人偷看。20世纪30年代中期有三方青铜“商玺”(瞿甲玺、亚禽氏玺、奇文玺)出现,当代考古学者徐畅考证后认为,它们是商代武丁到祖庚朝诸侯的权力信物,这说明我国最古的史书《尚书》大传所载:商“汤以印与伊尹”一事,完全是事实。

  春秋战国时期,由于经济、政治的发展,手工业渐趋发达,玺印的用途逐渐扩大,被广泛使用于公文、财物、仓库等封检,作为吉祥或辟邪之物的佩戴,或作为伴随墓主的殉葬以及公用财物、器物、牲畜的烙钤等等。这个时期还无印章一词之说,上自天子,下至庶民所佩的印章都称玺。邓散木在《篆刻学》中讲道:“(玺印)大者数寸,小者才至累黍,自天子以至庶民,所佩所执者,皆得称玺,质之金玉,纽之龙虎,亦各惟其所好。”这一时期的古玺有官玺、私玺、图像玺等。官玺多为铜质,白文凿铸,朱文较少,其文字为大篆。印面大约在2至3厘米左右见方(偶有长方),多为鼻纽,少数为柱、亭等纽。私玺,以姓名印为主,一般约1至2厘米见方。朱文私玺往往是宽边细文,白文私玺则多加厚边框。春秋战国亦出现不少的图像玺,主要刻铸人物、飞禽、走兽等图案和几何纹饰的图像,具有禳灾祈福与玩赏之功用。春秋战国古玺使用的是诸侯各国的文字,同一文字的写法往往各异,但从笔法上看,却刚劲有力、生动活泼。

  秦汉印章:天子独称玺

  “六王毕,四海一。”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创建了第一个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帝国。为了维护“大一统”的体制,秦代官印与战国官玺明显不同,东汉卫宏《汉旧仪》中说:“自秦以来,天子独称玺,又以玉,群臣莫敢用也。”玺只有皇帝独享,其它用印通称“印”或“章”。此后印章成了权力的象征,对于佩戴印章,尤其是官印,有了严格的等级区分,按官职大小、俸禄多少来决定印章的大小、质地、绶带及颜色等。

  汉代是印章艺术发展成熟的鼎盛时期。汉官印分铸印、凿印两种,一般文官多用铸印,只有将军印和给少数民族的官印多为凿刻。将军章是汉印中一种风格独特的印章,它是在预制的金属印坯上击凿印文,这是由于军事活动频繁,武将调遣大多因军情紧急而必须立即拜封,印章便只能仓促凿成。明朝的甘旸在《印章集说》中言:“凿印以锤凿成文,亦曰镌,成之甚速……名曰‘急就章’军中急于拜封,故多凿之,以利于便”。将军用“急就章”,官职高的两凿成文,印章比较规整,官职低的一凿成文,简单随意。

  随着道教的流行,汉代还有一种刻有“黄神越章”、“天帝神师”、“黄神之印”等道教用词语的印章,为道家和信教者随身携带,作为辟邪降魔、消除灾难之用,被称为“厌胜印”。晋代葛洪所著《抱朴子·登涉篇》中载:“古之人入山者,皆佩黄神越章之印,其广四寸,其字一百二十,以封泥着所住之四方各百步,则虎狼不敢近其内也。”

  魏晋印章大多延续汉印的形式与格调,官印大致和汉官印相同。但制作上凿印多于铸印,印钮有龟、驼、鼻等形制,工艺不及汉印精美。魏晋时由于封赠给少数民族的官印较多,为了使民族怀柔归顺,都在印首冠以“魏”、“晋”字样。在封赠时多较仓促紧迫,故以凿刻为主,因此形成了独特的凿印风格。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