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官员善用测谎术 曾救名将李靖一命

2017-08-30 15:11 来源:广州日报 
2017-08-30 15:11:35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李靖

  唐朝御使:如何洗刷名将李靖的冤情

  李靖是唐初名将,看过《说唐》和《红拂女》的都知道此人,然而,《说唐》将其描述得神神鬼鬼的,如同“水浒传”里的公孙胜。诸如秦叔宝等人在被宇文成都追杀时,拿出李靖给的三颗豆子,叫一声“三原李靖”,立时遁形而逃。这个传说不靠谱,李靖是个军事家,不是神仙,军事家也是人,也会遭人陷害,不可能大难临头时靠着三颗豆子遁形。

  在明朝冯梦龙的《智囊》一书中,提到这么一个案例。李靖担任岐州刺史期间,有人诬告他造反,唐高祖李渊信以为真,命令御史带着原告去岐州抓李靖归案。李靖这个时候靠的不是神奇的三颗豆子脱身,而是靠着这个神奇的御史大人,看能不能使用神奇的侦破手段,助他洗清冤情。

  案情是很不利于李靖的,因为李渊是倾向于相信告密者的,因为李渊本人与李靖有私怨,具体什么私怨,史料没有记载。

  案情不利于李靖

  反正当年李靖主动去投奔李渊,却在长安被难民潮所堵,李渊一打下长安,就拿住李靖要杀头,李靖就当着李渊的面说他是以私怨斩壮士,幸亏秦王李世民极力相救,才没有让新生的唐朝丧失一名良将。

  从《旧唐书》和《新唐书》都有记载的这个事例来看,李渊和李靖确实有私怨,执法人和被告者有私怨,事情就复杂了。

  那位奉旨办案的御史,知道李靖是冤枉的,然而要证明一个人冤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李渊已经做出有罪推论的情况下。御史一路上苦苦思索着良策,过了几个驿站,忽然有主意了。

  在路上,御史忽然惊慌失措地对告状人说:不好了,不好了,你写的那份状纸由于助手玩忽职守丢掉了。然后拿起鞭子就抽打主管行李的人——“诈称失去原状,惊惧异常,鞭挞行典”。丢了状纸咋办?那时候又没有电子邮箱,找家打印店再打印一份。于是御史假惺惺地道歉,请告状者再写一份。对方于是再写一份。

  御史大人拿了新的状纸,却又拿出那份所谓已经丢掉的原状,两相对比,居然错漏百出,出入很大,御史马上回京城向李渊汇报,于是一场诬告阴谋败露,李靖将军有惊无险。

  小结:

  唐朝御史诈称状纸丢失,让原告再写一份,其实无异于一次测谎实验,只是不让被测验者觉察出来而已。御史明白,如果控告不属实,那么撒谎的人不可能记住每一个虚构的细节,撒过谎的人都知道,前面的谎言是很难精确地记住的。御史不能直接证明李靖是冤枉的,但他可以通过告状人前后出入的错误,以证明控告的荒谬,从而洗清李靖的冤情。

  注:李靖在唐高祖时被人诬告谋反,唐史并无记录,但唐史提到了李靖在晚年的时候,被人诬告谋反,但查无实据,诬告者被绳之以法。

  清朝神探:

  通过家常聊天来测验嫌疑犯的诚信度

  清朝乾嘉年间的张问陶不只是诗画大家,也是货真价实的一代神探,他的断案方式也充满着心理战的锋芒。

  据《清类稗钞》的“狱讼类”记载,张问陶以翰林的身份到山东莱州当知府,恃才傲物,对山东巡抚很无礼,巡抚大人心里不爽,但朝廷官员对巡抚说:别看这小子狂傲,可他真的有才,不会耽误老百姓的事,“张守虽书生,尚不误民事”。巡抚不信,就拿一件棘手的案子来考验他。

  是一件什么样的案件呢?原来莱州府有个江洋大盗,已经被关押,但此人性情狡猾,喜欢翻供,而且翻供不止一两回,弄得审判官十分头疼,“承讯官皆莫可如何”。

  看来封建社会审案,也不是像影视里往死里打那么简单,嫌疑犯也会耍手段,让审判官头痛。

  张问陶接了这个烫手山芋,该怎么处理呢?他下了军令状:三日可结案。至于审讯手段,不要棍子夹子,也不要惊堂木,就要浙江金华肉干脯一大盘,绍兴佳酿一大瓮就行了。接下来,巡抚等人就躲在屏风后观摩。

  张问陶叫一个书童暖酒,一个书童执酒壶,一个书记员在暗处记录,自己则左手把杯,右手翻案牍,喝着酒吃着肉脯,将嫌疑犯叫过来,也不审问案情,只管聊家常。以下是三天的聊天记录。

  小结:

  张问陶用大刑伺候相威胁的手法带有时代局限性,当然是不可取的。然而,他的高明之处在于能够以喝酒聊天的轻松方式进行一次隐蔽的测谎实验,让对方在放松警惕的情况下,充分暴露信口胡言的本质,因为撒谎者在毫无预备的情况下,是不会用心记住所撒过的谎言的。这次测验,至少让对方的诚信没能经过考验,但能不能以此定案,就不敢说了。

  我们要学会的是,如果对某个人的诚信度怀疑,我们可以用心记住对方说过的话,看日久以后,向对方提到同一件事时,口径是否统一。

  第一天

  问:你是郯(tan)城人吗?答:是。

  问:今年多大啦?答:37岁。

  问:住乡下还是住城里?答:城里。

  问:爹娘在吗?答:父母双亡。

  问:有兄弟姐妹吗?答:兄弟三个,俺是老大。

  问:有老婆孩子吗?答:两个儿子,老大十八岁,能打猎了,老二今年十三岁,还不能打猎。

  问:你从事什么行业?答:无所事事。

  结尾:吃完肉,喝完酒,退堂,不作任何结论。

  第二天

  问:你是郯城人吗?答:是。

  问:今年多大啦?答:今年39,明年40。

  问:住乡下还是住城里?答:乡下。

  问:爹娘还在吗?答:爹早没了,俺娘早被他休了。

  问:有兄弟吗?答:弟兄三个,俺是老二。

  问:有老婆孩子吗?答:一子一女,都还是儿童。

  问:干啥工作?答:务农。

  结尾:吃完肉,喝完酒,退堂,不作任何结论。

  第三天

  问:你是郯城人吗?答:是。

  问:今年多大啦?答:去年40岁,今年41啦。

  问:住城里还是住乡下?答:有时候住城里,有时候住乡下。

  问:还有爹娘吗?答:老娘还在,七十多岁了。

  问:有兄弟吗?答:两个哥哥都死了。

  问:有老婆孩子吗?答:就一个儿子,还抱在手里呢。

  问:干的啥职业?答:有时候打鱼,有时候砍柴。

  结尾:张问陶把肉也吃完了,酒也喝完了,撤掉饭桌,忽然翻脸,摆出三天来的聊天记录,厉声说:你小子不老实,别看这几天我问的全是家常话,可是我都有记录,除了你是郯城人这个回答保持一贯之外,其他全是瞎说胡说,一会儿39岁,一会儿41岁,一会儿父母双亡,一会儿老娘健在,今天是种地的,明天是打鱼的,连住的地方都不统一,“三日所答,前后迥不相符”。这三天的考验,说明你是个信口雌黄,随时随地都在撒谎的不可靠的人,说明你的可信度很低,以前的翻供也是信口胡说。你要是个真好汉就招供了,不然就大刑伺候。

  狡黠的巨盗无话可说,于是如实招供,终于能定案。莱州府和山东人对张问陶刮目相看。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