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宋代真实版“牛郎”

2017-08-31 09:3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8-31 09:34:56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赵柒斤

  陆游是南宋文学家、史学家,也是我国古代著名的爱国诗人。不过,他除了“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等至死不渝的爱国情怀令人难忘之外,其与唐婉凄凉的爱情也一直让人津津乐道。

  陆游是浙江绍兴人,祖父陆佃是王安石的学生,做过尚书右丞;父亲陆宰是藏书家,也当过京西路转运副使(相当于现在的副部级),母亲是北宋中期著名御史唐介的孙女。生于书香门第、官宦世家,这样的背景使他从小就受到爱国主义思想熏陶,也为他与唐婉的爱情悲剧埋下伏笔。

  1127年前后,金兵大举南侵之时,被免职的陆宰带着襁褓中的陆游南归故里,侥幸逃过一场大劫难。自幼聪慧过人的陆游,仕途一直不顺。他12岁能诗作文,因恩荫被授予登仕郎之职;28岁进京(杭州)参加锁厅考试(南宋现任官员和恩荫子弟的进士考试),取得第一名成绩,却无形之中得罪奸臣秦桧(秦桧孙子得了第二名)。1154年,陆游参加礼部考试,秦桧暗中捣鬼不予录取。1158年,秦桧一命呜呼,陆游本迎来出头之日。可坚持抗金的态度及刚直不阿的性格,又屡遭主和派排斥,多次被贬。为回应主和派攻击他“颓放”、“狂放”,陆游干脆自号“放翁”进行反击。老年时,因赞扬和支持韩侂胄北伐,宋宁宗升他为宝章阁待制,陆游遂以此致仕,时年79岁。82岁时,他听到北伐彻底失败的消息,悲痛万分、忧愤成疾,于嘉定二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1210年1月26日)辞世,享年85岁。临终之际,陆游留下了著名的绝笔《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其实,陆游虽自号“放翁”,但骨子里正统观念非常强,所以他的诗文无论表现报国的热情还是日常生活的情趣,都相当“纯正”。从他作品中的情感内容不够丰富复杂、活跃多变就可看出,在家庭婚姻上,陆游更是一个遵从礼教、循规蹈矩的男人。1143年,19岁的陆游迎娶了青梅竹马的表妹唐婉。第二年春游沈园,小夫妻商议双飞福建结交忠义之士,遭到母亲坚决阻止,由此陆母迁恨儿媳。加上唐婉一直未孕,却又天天跟陆游大秀恩爱,更刺激了陆母的神经。于是,老太太逼迫陆游逐妇(休妻),好在明事理的老爸替儿子策划,使其瞒着母亲留妻于外宅。24岁那年,陆父去世,陆游藏妻之事也被母亲发现,最终“竞绝之”。南宋陈鹄《耆旧续闻》简单纪录了陆游的婚变。但南宋另一个文学家周密在《齐东野语》卷一“放翁钟情前室”之中,则将陆游与唐婉的婚变演绎成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周密笔下的陆游颇似传说中的“牛郎”,期待每年春游都能邂逅唐婉。

  陆游写过一首《癸丑七夕》:“风露中庭十丈宽,天河仰视白漫漫。难寻仙客乘槎路,且伴吾儿乞巧盘。”算不上名篇。倒是他题于沈园壁上的“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尚可与秦观的千古绝唱《鹊桥仙》相媲美。这首词是陆唐分手七年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沈园春游时,突然邂逅随夫赵士程同游的唐婉后内心情感的流露。周密用小说手法勾画了陆唐相遇:“唐以语赵,遣致酒肴,翁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题于园壁间。”陆游晚年住在绍兴一个名叫“三山”的地方,每年春天进城,都会登上禹迹寺眺望,渴望再遇唐婉,失望而归之后,陆游曾赋诗二首:“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1195年前后,听到唐婉的死讯,陆游悲痛欲绝,写下了“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陆游去世前“夜梦游沈园”,又写下“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和“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一首首伤感寂寞的诗,表达出陆游对唐婉至死不渝的爱。

  我总在想,“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是文人杜撰出来的爱情故事,而陆游与唐婉甜蜜的爱情被颇似霸道专横的王母娘娘——陆母唐氏硬生生拆散后,陆游便视每年春游为“七夕”、沈园为“鹊桥”,渴望见到心中的最爱唐婉,这是不是他心中的“七夕情人节”呢?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