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异笔谈》里知府夫人的一个怪梦

2017-09-08 15:13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08 15:13:55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贰 阿猫最后拜谢的是谁?

  姚秋坪于断狱无甚才能,接到上峰的指令后,凡事都听许仲元的。许仲元建议,为了防止陈涌金销毁相关证据,所以先不要有任何“官方动作”,以免走漏消息,先派可靠的人去慈溪秘密调查走访,姚秋坪提出:自己家中有一老仆可用,许仲元表示,老仆不是慈溪本地人,不熟悉地理,容易露馅,姚秋坪又提出一个人选,宁波府的某个老练的胥吏,许仲元再次表示反对,认为陈涌金案件闹得这么大,其必定不惜金钱打点,胥吏都知道这是捞一把的时候,保不齐与之串通一气,关键时刻,还是有儒家思想垫底的读书人靠得住,“天一阁管书人邵姓,充学院吏,明干忠实可往”。姚秋坪“即密召之,授以方略”。

  邵某极其干练,得到指示的当天就出发前往慈溪,二更即归,向姚秋坪和许仲元汇报:他有个亲戚是陈涌金的邻居,对陈家的事情颇有了解,“亦访于数里同事某家,所言皆同,大约通奸事虚,谋产事实,故杀事亦实,棺埋丛葬处尚存。”

  既然事实确凿,姚秋坪立刻下令将案件相关人等押解到府,并挖出吴氏的棺材和阿猫的尸首,重新尸检,发现吴氏尸身确有中毒迹象,且阿猫死因乃“以铁籖自口揕其脑,杀之”。

  开堂审讯的前一天晚上,姚秋坪的夫人做了一个怪梦,“梦见秋坪向东坐,中坐古衣冠人,两青衣锁一少女入,白衣衫上血迹如雨点。中坐人略诘问,即饬放之,女起,向北叩首,复向西谢秋坪,又前趋一步东向叩首,若知己之在后也”。如果解梦,大概那少女正是阿猫,因为死得冤枉,被阴曹地府的判官开释,并恳求在阳世为官的姚秋坪为她申冤做主吧!

  不过,她“前趋一步东向叩首”感谢的人是谁,这时还是个谜。

  这时许仲元被任命为金华县令,奉调赴省,而浙江巡抚杨迈功依然对他十分倚重,就陈涌金案件的侦办问题征求他的意见,许仲元“乃手书二十余条以答”,认真细致到这个份儿上,按理说应该很快能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谁知半路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陈家的长工高宏通主动投案自首,声称自己确实与阿猫通奸,阿猫死前刚刚产下一胎,埋于某处。

  这一下舆论大哗,因为如果坐实了阿猫真的是“淫妇”,那么陈涌金杀她在古人看来就是大义灭亲的行为,可以谅解,甚至不会有人追求其母吴氏的死因了,那么官方对此案的查办也应该即时中止……这一下,别说姚秋坪手足无措,就是一向足智多谋的许仲元也没了主意!

  关键时刻,案件再次出现了令人震惊的反转。

  有个名叫陈吴氏的人,一直在陈家做浣衣妇,是个孤言寡语的粗笨下人,这时突然站出来,交出了一件所有人都完全没想到的物证——“阿猫被难前三日月布一缚”!

  阿猫死前三天,曾经将一块月经布交给陈吴氏,让她清洗,但陈吴氏恰好有事,扔在桶里没有来得及洗,基于阿猫无辜被害的义愤,这时她拿了出来,对整个案件的审理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一见此物,高宏通顿时瘫在了公堂之上,他承认自己与阿猫根本没有什么奸情,一切都是慈溪县令黄兆台的指使,“贿高自认奸夫”。

  案件到此,真相大白,恶有恶报的时候终于到来。杀人凶手乐氏被判斩立决,高宏通被判流放,黄兆台“部议革职,特旨发军台”,而陈涌金“年已七十,例得免罪”,不过这个作恶多端的老家伙也因为身败名裂,很快一命呜呼了。

  直到这时,姚秋坪的夫人才恍然大悟,梦中阿猫“前趋一步东向叩首”所感谢的,正是粗朴的浣衣妇陈吴氏啊!

[责任编辑:武鹏飞]


[值班总编推荐] “收破烂的”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

[值班总编推荐] 馥郁书香传万家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