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菜,沈阳人林间生活趣味

2017-09-08 16:34 来源:沈阳晚报 
2017-09-08 16:34:47来源:沈阳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对东北山野菜进行了赞美。这位伟大的医学家、药物学家与东北也有很深的渊源。相传李时珍来到长白山,在长白山五女峰一带采挖野山参,因与向导失去联系而迷路,正当他躺在山凹中休息时,被努尔哈赤手下士兵发现,从而结识努尔哈赤。正是因为这一次偶然的结识,让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将东北山林里的山野菜介绍给天下。

  可以想象,李时珍踏入东北山林,挖掘出千万品种的一棵棵山野菜时震撼的心情,相信这也是他真正理解为何将居住在东北的民族称作“采集民族”。在东北以山野菜为果腹之食的历史,有万年之久,无论是万年之前茹毛饮血的原始人,还是活在当下的我们,山野菜永远在餐桌上拥有自己的位置。山野菜的记载从西汉开始,到明末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基本完善,在这近两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东北少数民族一直延续这一传统,女真、高句丽、满族等所有的民族都以山为生,以山野菜为肴。

  东北人热爱山野菜,也了解山野菜,将这些不被其他地域人们所了解的食材幻化为更为精美的菜肴。蘸酱菜,是山野菜最常见也是最简单的吃法。只需要将新鲜的山野菜择洗干净,蘸着东北大酱、豆瓣酱、朝鲜辣酱等各式酱料即可。有些山野菜则需要用清水煮,将择洗干净的山野菜放入沸水中,菜变色后,将水除去即可食用。另外,几乎所有的山野菜都可以与鲜肉片一起炒食,尤其用农家柴灶炒菜,味道更加淳朴。用山野菜做馅的包子,也是东北传统吃法,尤其是大叶芹盛产的时节,与肉馅一起制作的包子,鲜嫩多汁。类似刺五加一类的中药嫩芽,则是初夏时节最佳的凉拌菜,不仅清爽可口,还能败火去燥。各类酱料一直是山野菜的最佳伴侣,因此衍生出东北最著名的——蘸酱菜。

  大酱是满族传统美食,满族人做豆酱,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隋唐时期,满族的祖先人就种豆制酱。《新唐书·渤海传》记载了“栅城之豉”,“栅城”,就是当时的东京城龙原府,大致包括今吉林省珲春市、俄罗斯滨海地区南部沿海一部分和朝鲜咸镜北道地区,是渤海国经济发达的地区之一。东北地区适宜大豆的种植,“三国志·魏书·东夷传”中说:“于东夷之城最为平敞,土宜五谷,”“豆豉”就是豆类酿造食品,当时日本人称之为招提豆酱,据说今天盛行的日本纳豆的做法就源于东北大酱。

  如今在东北,不仅满族人家每年都会制作大酱,其他民族受其影响,几乎成了每个东北家庭的必备品。传统的大酱做法,一般在年前将黄豆洗净烀熟捣烂做成酱块,放在屋里棚板或柜顶上,因室内有温度,能使酱块发酵,待到来年农历四月十八前取下酱块刷净绿毛,掰成小块入缸,一层酱渣一层盐,再加入适量净水。酱缸放置在窗台有阳光的地方,天天日晒打耙,缸上边蒙一层纱布,防止刮风进入杂物灰尘,经过一个多月的日晒,酱色深红,即可食用。

  大酱制作简单,容易保存,不仅与山野菜一同食用,更是东北人一年四季中常食的佐料——冬天炖菜时可以调味,秋天还能腌黄瓜、土豆等各种酱咸菜食用,蘸酱菜的范围更是从山野菜到日常蔬菜均可。至今在东北餐桌上,蘸酱菜仍是人们十分喜爱的一道菜肴,无论是百姓家常还是酒店宴请,都有一席之地,可见东北人民对其喜爱。

  时光在变,人们的口味在变,这份久远的传承并没有消失,餐桌上的山野菜总是应季而生,豆酱不断推陈出新。春季来临,跟漫山遍野的花束一起绽放光彩的山野菜,它们青翠的色彩点亮农贸市场,它们带着山林芳香传述着问候,它们是妈妈精心择洗的盘中菜,是奶奶口中的去火药,是叔叔对故土的怀恋,是孩童对山林的向往。即便再过万年,山野菜也不会消失,因为它们是东北餐桌永恒的菜肴。(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 邓丽婧 整理)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