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的前半生

2017-09-11 16:3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11 16:34:10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靠“荫补”而得九品小官

  赵孟頫的父亲赵与訔(yín)在世时,官阶并不高,收入也并不多,在病逝的前一年,他才升为户部侍郎,在当时的南宋,约为正三品或从三品,年俸白银500两左右。史料记载,赵家在归安(浙江湖州)还有封邑600亩。而且根据史料可知,宋时的食邑,随官职的变化而变化,人在食邑在,人亡则食邑收回。南宋之末的太皇太后谢道清,其祖父谢深甫曾为宰相,父亲谢渠伯早逝,因此家道中落。据史料记载,在谢道清入宫之前,她都是自己洗衣做饭,家里穷得连仆佣也雇不起。由此可见,当时一个家庭一旦失去了家主在朝任职的收入,很难再维持起码的社会地位。

  1265年3月,刚被朝廷赐予进士出身的赵与訔,在湖州病逝。赵孟頫的父亲去世时,因其廉,“度宗赐银、绢以敛”。也就是说,赵孟頫的父亲很清廉,家里也没有积攒下多少家产。甚至在死的时候,靠着皇帝赐予的银子和绢,才得以安葬。

  赵与訔去世后,赵孟頫一家基本陷入了财政困境,此时的赵孟頫不到12岁。赵孟頫的母亲姓丘,是父亲赵与訔的妾。虽为庶出,还不至于在父亲去世后,完全失去生活来源,但生活境遇肯定不会太好。赵孟頫多年后曾在自己的诗里这样回忆:“向非亲友赠,蔬食常不饱。病妻抱弱子,远去万里道。”

  也许这时的赵孟頫仍然贪玩,不知家道已经开始走下坡,母亲见了,严厉斥责他:“汝幼孤,不能自强于学问,终无以成人,吾世则亦已矣。”赵孟頫从此发愤,“由是刻厉,昼夜不休,性通敏,书一目辄成诵”。

  不过,即便家道中落,赵孟頫的境遇也比老百姓家的孩子要强。《元史》上记载,赵孟頫“年十四,用父荫补官,试中吏部铨法,调真州司户参军。”赵孟頫去世后,他的好友欧阳玄为其所作的《神道碑》中,也说他“弱冠中胄监试,调真州司户参军。”有当代学者研究发现,《松雪斋集·外集》中有一篇赵孟頫代侄儿作的《五兄圹志》一文,里面提到赵孟頫的五兄赵孟頖(pàn)“年十四以侍郎(指赵孟頫之父赵与訔)荫,补承务郎”。因此认为,14岁“用父荫补官”的是赵孟頫的哥哥赵孟頖,《元史》把这一经历误加在赵孟頫的身上。这种推断也是错误的。

  根据宋代的官制,无论是赵孟頖荫补的“承务郎”,还是赵孟頫荫补的司户参军,都是属于从九品官。再说“参军”一职的含义。在宋代,参军是州衙门下面的小官,有录事、司户、司法、司理等“各曹参军”,司法参军掌管议法判刑,司理参军掌管狱讼审讯等。这些活儿,是让基层政权顺利运行的公务活儿,必须有充足的实践经验,所以,14岁的“司户参军”只能是个领俸的名头儿,而不是实官。

  那么,赵家兄弟在父亲去世前后分别获得荫补,到底是真是假?首先来看看在宋朝几乎泛滥的词:“荫补”。

  宋的恩荫制,参考了唐制,并扩大了中、高级官员荫补亲属的范围,规定文官从知杂御史以上,每年奏荫一人;从带职员外郎以上,每三年奏荫一人。这项制度没有硬性约束必须是直系子弟,可以“旁及疏从”,也就是说,三亲六故,只要沾边儿就可以照顾。

  除了制度性的奏荫,遇到“大礼”即皇帝举行郊祀或明堂典礼这样的国家大事时,可以破格奏荫;皇帝过生日,可以破格奏荫;官员致仕(退休),可以破格奏荫;曾经在朝中担任重要职务的大臣去世了,也可以破格奏荫,要对他们的后人给予一定的抚恤;遇到国家更改年号、皇帝即位、公主生日、皇后逝世等特殊情况,都可以破格奏荫。

  所以,“荫补”并没有额度限制,可以同时授予一个大家庭的多名男丁。而且宋真宗时,对官员在任上去世后,假此名目恩荫其子孙的事开了先例,因此,赵孟頫与赵孟頖兄弟两人,各得荫补是可信的。

[责任编辑:武鹏飞]


[值班总编推荐] “收破烂的”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

[值班总编推荐] 馥郁书香传万家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