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的前半生

2017-09-11 16:3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11 16:34:10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娶管道升前育有一子

    众所周知,赵孟頫的夫人是著名的书画家管道升。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即赵孟頫35岁时,才娶了管道升,“廿六年,归于我。”

    但在他此前写的《送高仁卿还湖州》一诗中,有“寄书妻孥无一钱”之语;历史文献记载,1289年之前,赵孟頫在摹写王羲之的《黄庭经》法帖及画《羲之换鹅图》时,曾经题款说:“予内人得古拓《黄庭经》,请予作图,复临一过。”也就是说,赵孟頫此前结过婚,不仅如此,他还有一子:赵亮。赵孟頫在《魏国夫人管氏墓志铭》中,明确写道:“子三人,亮,早卒。雍、奕。女六人。”但为何赵孟頫从没提及他这位夫人的名字呢?原因会让很多人难以接受:很可能,由于家贫,赵孟頫娶不起妻子,只能先娶一个妾。其子赵亮,则是由赵孟頫的这位妾所生。

    由于元代“聘财无法,奢靡日增,至有倾资破产,不能成礼,甚则争讼不已,以致嫁娶失时”的情况很多。对无力承担正常婚姻者来说,纳妾,成了一种畸形的婚姻弥补手段。根据当代学者谭晓玲的研究,元代的置妾,有的是“正当求娶”,有的则是“直接购买”,这些,都是当时的“合法渠道”。赵孟頫的这位妾,或为买,或为娶,但不论是哪种情况,均不是名门大户。

    《吴兴备志》卷29说:“松雪微时,尝馆于嘉定沈文辉、沈方营义塾。”这说明在吴兴名声很响的赵孟頫,靠书画均不能自养,所以,不得不离乡背井,去外地的私塾当一个教书先生。因此,赵孟頫无钱娶妻的情形,完全有可能发生。

    也许就是母亲病中的时候,赵孟頫才匆忙之中娶了一房妾,以慰母心。正是糟糕的现状,催促着赵孟頫尽快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当程钜夫再次到江南访遗时,赵孟頫不愿意错失这个机会。

    正是在赵孟頫出仕前夕,他有缘与以“任侠”而闻名乡里的管伸相遇,管伸非常喜欢他,有意把自己待字闺中的大龄女仲姬(管道升,当时已经26岁)嫁与他。很自然地,一见之下,管道升对赵孟頫一见倾心。管道升能诗,能书,能画,能刺绣,是一位全能型才女,据传长相也十分美丽,是那个时代的“女神”。管道升的诗,很巧,很俏,趣味高雅,堪值细品,比如《自题墨竹》:“内宴归来未夕阳,绡衣犹带御炉香。侍奴不用频挥扇,庭竹潇潇生嫩凉。”诗的前几句并无奇绝之处,而最后一句,却陡起新意。一个“嫩”字,既写出风的清新,又画出新竹之风如少女一样的娇俏之态,令人击节。

    赵孟頫与管道升结婚后,两个人一起在杭州度过了他们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这一阶段也成为赵孟頫艺术创作的黄金期。

    而赵孟頫与管道升两人情投意合,留下了诸多佳话,同时也留下了一桩“公案”——《秋深帖》的代笔问题。《秋深帖》共十八行,132字,现藏于故宫博物院。今世研究者多认为这是赵孟頫代夫人所书。后世争议之处,在于结尾处的署名,繁体字的“升”字,略有涂改。善于联想者就认为,当时夫人正忙,而赵孟頫有闲,于是代夫人给婶婶写信。前面脑子里还记得是替夫人代笔,写到后面却忘记了,一愣神儿,把落款写成了子昂,于是改成道升。

    持此观点的人,主要证据在落款的涂抹处(见右图)。他们认为是将“子昂”二字改成的“道升”。靳永先生在《明前名人手札赏评》(山东美术出版社)一书中指出,涂抹处明显看出,“道”字由“子”字修改而来,“升”字是由“昂”字修改而来。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赵孟頫所写信札,除了谈论诗画内容之外的,全部署名“孟頫”,没有一封署名“子昂”,在给亲人的信件中,同样如此。所以,哪怕是赵孟頫真的为妻代笔,其结尾署名,也不会是子昂,而是“孟頫”。此帖“道升”二字, “道”字基本没有改动,“升”(繁体)字则小有涂抹。以“昂”猜之,沾不上边。

    再者,古人可代问候,却不能代笔。代问候,实在是平常之事。如赵孟頫写给亲友,一般都会在信末加上一句“老妻附问信,不宣”(《暂还帖》)、“老妇附此上谢”(《幼女么亡帖》)等。而代笔,一般发生在不会写字之人身上,如果会写字的人代替另一个会写字的人书写,则是一种冒犯。再加上古代的夫妻之道,夫为家主,虽然亲密,也不可太失礼仪,况赵孟頫为朝中大臣,管道升深知礼仪,不会贸然让丈夫替自己写信。

    如果真要给一个解释,以下这个推测更为合理:抚养众多子女的管道升,身边每天都围绕着好几个孩子,“森森稚子日边生”(管道升所写诗句),哪个调皮蛋在她写信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管道升,使得信札略有涂抹,所以,管道升略改一下,就寄出去了。毕竟,对方是她的亲人,不必考虑太多的礼节。

    如果真是赵孟頫代笔的话,会直接以他的口吻写给婶婶,如管道升也有信要写,加一句“道升不别作书,附此致意”就可以解决问题了。而且从这封信的内容来看,并无特殊意思要表达,无需借赵孟頫之手,言道升之意。所以,《秋深帖》应该属于管道升自己所写,不存在代笔的情况。

    1311年,元仁宗即位后,赵孟頫闻诏赴京。此次赴京,成为赵孟頫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光。延祐四年(1317年)赵孟頫被封为一品官,管道升也被封赠为“魏国夫人”。第二年,管道升身患疾病,眼看名医良方医治无效,赵孟頫向皇帝请旨,要求带妻子回南方疗养,皇帝恩准。1319年,他们得以买舟南还。正是在归途中,管道升病逝。这给赵孟頫巨大的打击。1322年六月,赵孟頫逝于吴兴。赵孟頫去世后,仁宗封他为魏国公,并谥其号为“文敏”,以示他在文学方面的成就。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