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他的修史团队

2017-09-13 10:19 来源:文汇报 
2017-09-13 10:19:4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陈尚君

  如果要评选中国一千年以来最伟大的史学家,我会毫不犹豫地投票给司马光,当然是因为他的伟大著作《资治通鉴》。在他以前,虽然主要史书有纪传、编年两体,但纪传体的体例是本纪略具提纲,列传专记个人,至于一件史事的来龙去脉,则非反复研读史书,无法理清头绪。编年虽历代皆有其书,或过于简略,或仅及一代。唐初兴起编年体的实录,继任皇帝要为先帝一朝修实录,很好的创意,但本朝修本朝事,要求真相,那就难了。

  司马光在政治上失意之际,硬是坚持工作十九年,将公元前403年到后959年长达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历史,在占有全部文献的基础上,逐年逐月逐天排比史事,用通晓畅达的语言表达清楚,台面上的理由是为皇帝治理天下提供借鉴,主要目的还是将这些年代重大史书全部梳理清楚。南宋后讲史艺人都以此书为工作底本,更发挥了向民众普及的价值。

  司马光如何能取得这样伟大的成就?可以举出个人学养、皇帝支持、助手得力、史观通达、亲力亲为、坚持始终等原因。其他人也有机会得到这些条件,为什么只有司马光能成功?我认为主要原因是以司马光为中心的团队的通力合作,加上司马光始终亲自执笔,方得成功。

  司马光修《通鉴》,最直接动机是他编年叙述先秦时期的史书《稽古录》得到英宗赞许,且要求他扩展至有宋立国以前。继位的神宗继续支持,恰好司马光与主政者王安石政见有分歧,于是退居洛阳,专事著述。皇帝倒也理解,让他史局自随,提供经费,配备助手。所谓助手,就是名份仍是朝廷官员,职守仅是编书。司马光挑了刘攽、范祖禹、刘恕三位,学问好,史有专攻,乐于协作,政见也接近,不然常起争执也不好。

  这三位助手可以略作介绍。

  刘攽(1023—1089),字贡父,仅比司马光小四岁,但成名甚早,是北宋最著名的汉史学者,宋时《汉书》经他校刊方通行,著作亦多。《通鉴》开修,他以知曹州入为国史院编修官。因汉史有《汉纪》《后汉纪》两部编年史可为基础,《通鉴》汉代部分成书较早,因而他离开团队的时间也较早。

  范祖禹(1041—1098),字梦得,三人中年龄最小。他双亲早亡,由叔祖范镇抚养成人。司马光与范镇为莫逆友,故选定他。入局初他方年少得意,司马光指点他仕进不可有贪心,得以尽改旧习,专力修书十五年。其中最繁芜的唐代部分,由他专主其事。他后来奏进自己的著作《唐鉴》时,自述“臣昔在先朝,承乏书局,典司载籍,实董有唐。尝于次之余,稽其成败之迹,析以义理,缉成一书。”南宋高宗通读两书,认为“读《资治通鉴》,知司马光有宰相度量;读《唐鉴》,知范祖禹有台谏手段”(《贵耳集》卷上),即看到两者的联系与不同器局。

  刘恕(1032—1078),字道原,是司马光主贡举时的门生。他一生精力几乎尽瘁于《通鉴》,在书成前六年就因风挛疾去世。长编部分,他承担魏晋南北朝和五代十国两部分,司马光视他为左右手。他本人从政经历几无可述,本人著作最重要的是《十国纪年》四十二卷,可惜没有传世。《通鉴》的十国部分以此书删削而成,史料价值最高。

  三位助手都是饱学之士,且都进士登第,愿意不计较自己的仕宦前程,给司马光当下手,当然是出自对司马光道德人品、学问识断的景仰与信任。而全书编纂得以顺利展开,更得益于司马光的规划得当,掌控有方。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