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他的修史团队

2017-09-13 10:19 来源:文汇报 
2017-09-13 10:19:4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今存司马光《与范内翰论修书帖》,就是具体指导范祖禹如何编纂唐史长编,即以实录为基础,实录中事有涉及前后者,加注于前后事项下,然后要求“将《新唐书》《旧唐书》纪志传及《统纪》《补录》并诸家传记小说,以至诸人文集稍干时事者,皆须依年月日添附,无日者,附于其月之下,称是月;无月者,附于其年之下,称是岁;无年者,附于其事之首尾。”即把当时能找到的正史及其他与史实有关的记载,分年、月、日加以编排,使无遗漏。然后再说明“有无事可附者,则约其时之早晚,附于一年之下”,并告知唐代文献中有涉及隋前、唐后者,亦摘出交另人。还有许多细节的交待,比如一年几次改元,以何年号为准;但凡仅属文辞优雅的文章,书写自己心情的诗歌,或“诏诰等若止为除官,及妖异止于怪诞,诙谐止于取笑之类”,则一概不取,但如果其间“或诗赋有所讥讽”、“诏诰有所戒谕”、“妖异有所儆戒”、“诙谐有所补益”,仍请保留。细节交待如次清楚,保证团队工作之有序进行。

  浩翰大书,又遵循上述步骤操作,工作量是巨大的,据说留在洛阳的修书的残稿就装满两间屋子。更可贵的是,司马光始终坚持亲自定稿,严格为自己制定额定工作量,将范祖禹汇录的《唐纪》长编每四丈截为一卷,规定自己每三天删订一卷,如果某天有事耽误了,后来一定要补上。他身边常常仅一老仆听候差遣,夜里让老仆先睡,自己看书直至夜半方睡下。五更初即起来,点灯著述,夜夜如此。为防读书时睡着,他把一节圆木做枕头,称为警枕,若困倦睡下,枕头滚动,人即惊醒。

  宋元时不少人见过司马光修书草稿,无一作草字,一丝不苟。文物出版社1961年曾影印司马光手稿一份,记东晋元帝永昌元年(322)史事大要,共二十九行,四百六十余字,通篇正楷,字体规范。对此稿性质,学界有不同看法,或以为《通鉴》初稿,或以为删改长编供书吏誊写的提示,等等。多年持续工作,严重影响了他的健康。他在《进〈资治通鉴〉表》中说:“重念臣违离阙庭,十有五年,虽身处于外,区区之心,朝夕寤寐,何尝不在陛下之左右。顾以驽蹇,无施而可,是以专事铅椠,用酬大恩,庶竭涓尘,少禆海岳。臣今筋骸癯瘁,目视昏近,齿牙无几,神识衰耗,目前所为,旋踵遗忘。臣之精力,尽于此书。”这一年是元丰七年,他六十五岁,离开朝廷已有十五年,皇帝很少催促,但他始终朝夕抓紧,终克有成。书成之时,他的身体已经极度衰竭,后两年即去世,真是“精力尽于此书”。

  今人作科研,喜讲团队合作。以司马光为例,倘无三位助手的倾力合作,没有团队核心司马光的亲自定稿、全力投入,这部伟大著作的完成是很难想象的。

[责任编辑:武鹏飞]


[值班总编推荐] “收破烂的”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

[值班总编推荐] 馥郁书香传万家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