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陵墓雕刻

2017-09-15 11:31 来源:天津日报 
2017-09-15 11:31:47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王鹤

  海上丝绸之路从公元7世纪至18世纪繁荣,这也是各国民间交流贸易所形成的一条航线。当然,主要是中国的丝绸以及文化吸引了许多国家,海船一般是从泉州、广州、扬州等港口出发,经南洋到阿拉伯海,直至远达非洲东海岸。

  那么,南方的文化优势是如何成长壮大起来的呢?先是三国时期孙吴政权割据江东,大力发展水军,提升造船与航海技术。再者是司马睿定都建邺(南京),这正是宋、齐、梁、陈的直系前身──东晋。东晋本身则是大批北方士族渡江的直接产物。加之江南地区本是鱼米之乡,很自然接受并推广了中原文化。再加上隋的大运河,南宋在杭州建都,这些都为南方文化的发展奠定了精神和物质基础。

  其中,最能代表海上丝路起点江南文化经济实力的,当数南朝陵墓雕刻。

  在魏晋南北朝时,大量的王公将钱财用于雕制大型石刻来保佑自己身后的一切,这明显区别于以前陪葬在墓里的中小型镇墓兽,以至出现了完整的形制。一般是一对石兽、一对神道柱、一对石碑。当然帝陵和王公陵又有所不同,帝陵前的是“天禄”或“麒麟”,而王公陵前的是无角的石兽,也称“辟邪”,有人认为就是狮子。这一整套规格延续了上千年,成为后世陵墓雕刻的样板。这其中最大的莫过于萧绩墓前的石兽,高3.4米,长3.85米。

图:齐武帝景安陵东麒麟

  公元420年,从刘裕的初宁陵开始,一座座神兽就傲然矗立于清秀如水彩画般的田野上,以恢宏磅礴的气势、强烈的雕塑体量感和傲视一切的粗犷造型,宣告着中华建筑与雕塑的一种独特风格。初宁陵只是一个开始,但是这种规制与风格已经初露端倪。关于这种风格的形成原因,一是北方的连年战乱使大批熟谙雕刻技艺的工匠南逃,并为南朝王室服务,使南朝陵墓雕刻呈现北方刚劲之风。另一个则源于南朝王室以继承中原衣钵正统为荣的微妙心态。当年的宋孝武帝为了完善其父的陵墓,专门派人到中原襄阳地区学习雕刻样式。宋长宁陵即为宋第三个皇帝宋文帝刘义隆之墓,这里呈现出我们今天所见的神道柱,骐驎(麒麟)等墓前雕刻神兽及其典型规制。

  2005年,我们曾驱车前往丹阳、句荣等处,专门去一瞻这些神兽雄姿,虽然如今已零零落落散于麦田或荒草之中,可是那些以整块巨石雕成的神兽,呈迈步前行或稍一驻足的姿态,个别蹲姿。尽管有的已经残破,但它们张口怒吼,昂首挺胸,一股威武之势依然不言自表。肩部生有羽翼,一看就不是凡间猛兽,呈现出一股无往而不胜的气势。当地人分不出天禄和辟邪,问他们时,他们一概说麒麟。

  在中国,麒麟确实是神兽,《礼记·礼运》曾记述“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凤凰麒麟,皆在郊棷(音sou,沼泽)”。认为麒麟状如鹿,全身生鳞甲,尾如牛。后来有人说麒麟与长颈鹿有些关系,其实神兽不可能来自一种动物原型,麒麟吉祥又是仁兽,其中必有很深的文化内涵。至于身生双翼,这显然是人类的理想形象。亚述古国即有人首有翼公牛,河北平山中山王墓中更出土有《青铜错金银翼兽》,都是威武神奇,振翅欲飞,吼声仿佛响彻云天,工匠们将丰富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

  公认最精彩的一尊石兽,即是齐武帝景安陵东麒麟。这尊麒麟有其非同寻常之美,在所有南朝陵墓雕刻中,它富有最具动感的“S”型曲线,身体修长挺拔,结构起伏处处生动,几乎每处的轮廓线都极富张力和弹性,仿佛被禁锢在石头下的生命随时要迸发而出。麒麟双翼后有长翎,双翼的阴纹线刻优美流畅一气呵成,更加强了主体的动势和韵律。如此大型的麒麟完全由一块巨石雕凿而成,当年那些不知名的工匠将庞大的体量、雄伟的气势、厚朴的造型、精美的装饰完整地统一在一起,浑然天成不露痕迹,隐隐然霸王之气,令人心生敬意。

  天禄、辟邪确实以狮子为原型,其中还有中国本土虎的痕迹。古籍中常有“师子”之说,应该是在东汉由安息(波斯帕提亚王朝)进贡而来的。从东汉起,亦狮亦虎的基本外形被生动地表现于陵墓雕刻中,并加上了神化的角和翅膀。东汉延熹九年(公元166年),汝南太守宗资墓前的两只石狮膊上刻有“天禄”“辟邪”,这一铭文彻底将石狮之形与神兽之名,将现实与传说紧紧联系起来,从此不可分割。

  南朝的陵墓雕塑是中国雕塑史上蔚为壮观的一页,它的雄浑与当年文人的飘逸形成矛盾的统一,为后人所称颂不已。它以强大的冲击力和不朽的魅力成就了一个雕塑史上的传奇,更因此集中体现了江南地区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实力与潜力。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