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尼采的哲理之光

2017-09-22 13:56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9-22 13:56:1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武鹏飞

  作者:刘蔚

  尼采是德国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提到他的名字,我们的脑海里也许会涌现出他那本定义、诠释了希腊酒神精神的经典著作《悲剧的诞生》。喜欢古典音乐者如我等,自然也知道他与音乐剧巨匠瓦格纳曾是挚交,后来反目成仇,却催生了那本在音乐史、哲学史上都占有相当地位的著作《瓦格纳事件》。不过,尼采还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可能知之者就甚少了。

  拿到周国平翻译的《尼采诗集》,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哲学家写诗,是否会像哲学那样玄奥枯燥?然而,一首首地读下来,很快发现这一顾虑是不必要的,尼采之诗意盎然,一点不亚于那些纯粹的诗人,而且我不时地会被他诗歌中的意象、情怀及语言的魅力所打动。

  “黄昏的宁静像天空/悬挂在峰谷的上方。/夕阳含着慈爱的微笑/投下最后的光芒。”读到这里,你的脑海中是否会闪烁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温情与感慨? “何处是我的家乡?/我从来不拘于/空间和匆匆光阴,/如鹰隼自由飞翔!”它呈现的境界又是多么的自由辽阔!“我常常这样坐着,在无边的荒野,/难看地蜷曲,像供作牺牲的蛮人,/思念着你,忧郁女神……”一个情思绵邈而又孤独深沉的探索者的形象是否如电影镜头般地缓缓推向我们?

  哲人写诗,自然会呈现出与普通诗人不一样的气质与精神,正如周国平先生指出的那样:“他的哲学已经不是那种抽象思维的哲学,而是一种诗化的哲学,他的诗又是一种富有哲理的诗,所以两者本身有着内在的一致。”尼采的诗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格言诗,短小精炼,耐人寻味,闪耀出的思想的火花每每能让人眼睛一亮:

  “人生是一面镜子,/我们梦寐以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从中辨认出自己!”这与古希腊德尔菲神庙中的箴言“认识你自己”何其相似。“我们从未摆脱大地,/终究回到它的怀抱。”言简意赅地阐释了人与自然密不可分的联系。“书的猎获品是昨天,/这里面却活着一个永恒的今天。”提醒人们应该辩证地看待书本与现实的关系。“人不是神的/合格的肖像……/我也按照我的天性/设想上帝的形象。”这又跟尼采的世纪之叹“上帝死了”中体现出的价值重估的思想一脉相承。

  诗歌是语言的精华,是情感与思想表达的无限可能。语言、情感与哲理的完美交融,是诗歌的最高境界。从这一点来衡量,尼采做到了。他如此叩问人与自然、人与天界的关联——“存在的最高星辰,/永恒雕塑的图像!/你正迎我走来吗?/世上无人见过的/你的无言的美——/怎么?它不回避我的眼睛?/必然的标记!/永恒雕塑的图像!”读到这里,我的内心涌起一种无以名状的感动,就像多年前读到康德的论述,“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们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尼采的诗、康德的名言与2000多年前华夏先贤的表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都是人类在与天地对话中所达到的最透彻最诗化的领悟。

  尼采精通古典音乐,与瓦格纳有过恩怨纠葛,也在他的诗歌中留下了印迹。他写给瓦格纳的那首诗(“这是德国的吗?/这紧张的尖叫出自德国人的心脏?/这自我摧残发生在德国人的躯体上”),写波斯先知查拉图斯特拉的诗句(“这里,漆黑的夜空下,/查拉图斯特拉点燃了他的火炬/为迷途舟子树一航标,/为饱学之士树一问号”),我们不妨将它们与瓦格纳的歌剧《唐豪塞》、《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与“指环”四联剧,与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音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结合起来欣赏,诗乐映照,一定会获得不一样的体验。

  哲学家尼采的诗歌之美,诗人尼采的哲理之光,是这本诗集赐予我们的独特礼物。

[责任编辑:武鹏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