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龙川:这个状元“悟”得太晚

2017-09-23 10:56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23 10:56:58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沈沣

  陈龙川有词名,《龙川词》现存词作74首。词风豪放,“多抒经济之怀”。《桂枝香》“入时太浅,背时太远,爱寻高躅”一句或可当其人生写照。

  他一生恃才傲物,自言“人中之龙,文中之虎”;倡导实用之学,领袖浙东学派,和朱熹打了场轰轰烈烈的笔仗。出身寒门,以布衣之身五次上书,四处碰壁,三试不第,两次入狱。最后一句马屁话,让他夙愿终偿,可惜时不我待。

  1932年邓广铭考入北大史学系,同年胡适担任北大文学院院长。在北大四年级时,邓广铭选修了胡适开设的“传记文学习作”课。胡适开列了十几个历史人物供学生选择,其中包括陈龙川。

  邓广铭决定写《陈龙川传》。

  邓广铭这篇12万字的毕业论文,胡适给打了95分,并评价说:“这是一本可读的新传记……写朱陈争辩王霸义利一章,曲尽双方思致,条例脉络都极清晰。”胡适极为赞赏邓广铭,乃至“逢人满口说邓生”。

  一部《陈龙川传》,决定了邓广铭一生的学术方向。

  据邓广铭晚年回忆,傅斯年在胡适家中翻阅这篇稿子,说“他的文字虽写得不错,可简直是海派作风!”如此评价可能是因为《陈龙川传》征引史料没有注明出处。

  先生在病榻之上曾对女儿说:“《陈亮传》也不难写,有个得力的助手,半年时间可以搞出来。”可惜未成。

  四部传记,王安石、岳飞、辛弃疾为人熟知,陈龙川是冷门人物。共通之处应是他们的报国热忱。邓广铭写作《陈龙川传》,正值抗日救亡关头,在序言中邓表示:“陈氏的旺盛的活动欲,要挺身而出而独当救亡大任的热烈怀抱,到今天还以雷霆万钧之力震烁着我们的心。”

  开启一个悲剧时代的靖康之耻,距今正好890年。陈龙川的一生,恰成这一时代的缩影。

  陈龙川有词名,《龙川词》现存词作74首。词风豪放,“多抒经济之怀”,可与辛词并称。《桂枝香》一词咏桂花以遣怀,“入时太浅,背时太远,爱寻高躅”一句或是他人生写照。

  陈龙川一生,“活得艰辛,死得寂寞”(邓广铭语)。

  祖父的“状元梦”

  陈亮,字同甫,号龙川,婺州永康龙窟山人(今浙江金华永康桥下镇)。

  陈龙川出生时,家道与国事一般没落。祖父在孙子出生时,夜得一梦,梦中孙子中了状元。乡党邻里对此笑话不已,但抵不过全家人对陈龙川的厚望。

  宋朝以绳墨立法立国:废人而用法,废官而用吏,威权和政柄不加划分,一切都操在国君手里。“这样的政治机构,在国君精明强干的时候,自然确实易收制驭之效,但若国君的能力稍为平凡,则全盘的组织就会由松弛而至于停滞。而两宋的国君实在没有几个英明有为的人,所以两宋的政治也就始终不能救治凡庸、疲顿和苟且因循诸病症。”(邓广铭语)

  宋孝宗本是有光复之志的皇帝,即位后起用张浚,却一出兵就遭到惨败,随即转向偏安。

  陈龙川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文恬武嬉、上下偷惰”的时代。

  陈龙川曾直陈宋代朝政之弊:“为士者耻言文章、行义,而曰尽心知性;居官者耻言政事、书判,而曰学道爱人。相蒙相欺以尽废天下之实,则亦终于百事不理而已。”(《送吴允成运干序》)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