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的“戒石铭”

2017-09-26 09:27 来源:文汇报 
2017-09-26 09:27:45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虞云国

  《水浒传》第八回写林冲受高俅陷害,押至开封府推问勘理,对府衙威仪有一段描写:

  官僚守正,戒石上刻御制四行;令史谨严,漆牌中书低声二字。提辖官能掌机密,客帐司专管牌单。吏兵沉重,节级严威。

  一般说来,这类四六文多是小说家夸饰之言,但这里“戒石上刻御制四行”,却是有根有据的,小说后面也有照应。第六十二回说,管家李固与主母勾搭,将卢俊义告发,打入大牢,便去找押牢节级蔡福,双方有段对话:

  李固道:“奸不厮瞒,俏不厮欺,小人的事,都在节级肚里。今夜晚间,只要光前绝后。无甚孝顺,五十两蒜条金在此,送与节级。厅上官吏,小人自去打点。”

  蔡福笑道:“你不见正厅戒石上,刻着‘下民易虐,上苍难欺’。你那瞒心昧己勾当,怕我不知! 你又占了他家私,谋了他老婆,如今把五十两金子与我,结果了他性命;日后提刑官下马,我吃不的这等官司。”

  蔡福的报价是李固出价的十倍,这桩买卖才算成交。其他细节且不管它,蔡福随口引用的也正是“御制四行”中的两句。

  蔡福说的八字,出自宋太宗御制《戒石铭》。《容斋随笔·戒石铭》说:

  “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太宗皇帝书此,以赐郡国,立于厅事之南,谓之《戒石铭》。

  严格说来,这《戒石铭》的著作权应归五代后蜀主孟昶所有。在洪迈看来,后蜀主孟昶“区区爱民之心,在五季诸僭伪之君为可称也”,他在位时曾颁亲撰的 《令箴》:

  朕念赤子,旰食宵衣。言之令长,抚养惠绥。政存三异,道在七丝。驱鸡为理,留犊为规。宽猛得所,风俗可移。无令侵削,无使疮痍。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赋舆是切,军国是资。朕之赏罚,固不踰时。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为民父母,莫不仁慈。勉尔为戒,体朕深思。

  这篇官箴共二十四句九十六字,颇嫌冗长,不便记忆;再如“三异”、“七丝”、“驱鸡”、“留犊”之类,大掉书袋,难以理解。经宋太宗夺胎换骨,删冗汰繁,大刀阔斧,截取四句,确如洪迈点赞的“词简理尽”。宋太宗将孟昶处拿来的十六字颁行全国,命州县衙门都立石为戒。这位皇帝颇擅书道,所谓“御制”或许即出其手。另据《贵耳集》说,宋哲宗在位,也曾“书 《戒石铭》 赐郡国”,但他的书迹与宋太宗同样都未传世。据 《八琼室金石补正》,现存最早的 《戒石铭》 碑刻原在湖南道县,乃出自宋哲宗时大书家黄庭坚的手笔。据缪荃孙艺风堂收藏的戒石拓片 (见下图),除《太宗皇帝御制》碑额与《御制戒石铭》 题名外,正文四句即分四行直书,与 《水浒传》 所说“上刻御制四行”若合符节。山西芮城县博物馆藏有金朝明昌元年(1190)所立《戒石铭》,仅将“上天”改作“上苍”,足见宋金虽是敌国,在为官要求与施政理念上并无二致趋同;也说明小说中蔡福将御制铭文的“上天难欺”引作“上苍难欺”,应确有所本的。

  作为制度性规定,自宋太宗朝起,全国州县衙门无不立有《戒石铭》。据宋高宗追忆,他在北宋末年“所历郡县,其戒石多置栏槛,植以草花”,已然成为全国官衙的标配;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为守为令者,鲜有知戒石之所谓也”,只是摆设而已。由于戒石只是用来妆点官衙的门面,上至朝廷“六贼”,下至州县长吏,民脂民膏尽入囊中,欺天虐民无所不为,这才“乱由上作”,官逼民反,构成了小说的大背景。宋江起事虽然失败,北宋却走到了尽头。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