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闲说苏东坡

2017-09-30 13:05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9-30 13:05:2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在中国人的文化记忆中,苏东坡是个既风雅又亲切的历史人物。人们提起他,不仅会想到他的诗文书法,还会想到作为美食的东坡肘子。这位活在宋代的文人艺术家,因其特殊的生活遭际,一生迁徙,走过中国最远的路程,又由此走出了中国文人最旷达的心胸。他的人与文,不仅慰藉同时代的文人,而且影响旷远,甚至辐射到每一个后世的中国人。可以说,无论你是怎样的性情,你总能在生命的某一刻与他相遇。而相遇最多的时刻,应该是在中秋来临之际。

  关于苏东坡的话题,仿佛永远没有断过,但今年,随着央视一部人文历史纪录片《苏东坡》(该片荣获第23届中国十佳电视纪录片最佳撰稿)的播出,新一轮的苏东坡热,似乎有了某种新意。而该片总撰稿人祝勇随之问世的《在故宫寻找苏东坡》一书,更将人们的眼光投向故宫那些珍贵的历史藏品册页当中。在故宫寻找苏东坡,不得不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做这么系统的工作。而这工作其实相当于,将这个历史人物,置放在众多文人艺术家的作品脉络里考察。那些与之有关的不同时代的书法、绘画与历史典籍,自此成为通向苏东坡世界的更隐秘的精神密码。而当它们被文字、影像解析与复活的时候,鲜活地映现于我们眼前的,不仅是苏东坡本人,还有他同时代乃至后时代的文人艺术家。理解他们,也好像在理解自己,当然,更进一步的是,理解一个在中国五千年文化中谓为特殊的朝代——宋。

  东坡先生生于四川,在他生长的地方,祝勇与同样居于四川的作家阿来作此成都对话,让人读来既有精神上的共鸣,也有一种家乡人谈家乡人的亲切。

  ——编者

  ■祝勇:《在故宫寻找苏东坡》作者、纪录片《苏东坡》总撰稿

  ■阿来:著名作家

  从艺术史原物进入

  祝勇:中秋节快到了,我们说苏东坡。有人说,苏东坡一生,写月亮的诗词有四十多首,我没有统计过。但我们都知道他的许多诗词说到了月亮。比如:“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当然最有名的,还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在中国人人会背诵。

  我们知道,在中国诗词中,自然的物象,大都被赋予了人文的内涵,而不再只是自然之物。比如在我的新书《在故宫寻找苏东坡》里,我提到现存传为苏东坡的画作《枯木竹石图》里,石头、枯木被赋予的精神内涵。月亮也是一样,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古诗词吟诵过月亮,对中国人来说,月亮不是一个荒芜冰冷、布满环形山的星球,而是人们情感的寄托。在这所有的诗词中,我认为苏东坡的这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是写得最好的一首。因为这首词里,不仅有“起舞弄清影”的寂寞感,更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温暖。

  这词并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用于吟诵爱情,而是寄托对家人的思念,是写给弟弟苏辙的,但它表达的情感,天下通用。亲人分离两地,被收纳在一片相同的月光里,那也是一种相聚,在月光里相聚。中国人讲团圆,讲圆满,而中秋圆月,就成了团圆与圆满的化身。苏东坡的词句,终将化解人世间的冰冷与孤独,变成温暖和爱。

  阿来:一周以前,我刚好去了眉山,苏东坡老家,看了重修的三苏祠,看了欧阳修、黄庭坚等人的碑文,我们都在谈论苏东坡。我给他们推荐了这本书,我有一个朋友,刚好写了一本关于苏东坡的书——《在故宫寻找苏东坡》。苏东坡太迷人了,我也想写,没敢写。

  上世纪80年代,也是在三苏祠,读到了林语堂的《苏东坡传》。那时还没有公开发行,是内部发行。才知道,写一个人原来可以这么写。祝勇这本书有意思,是它在内容上依托于苏东坡本人和同时代人留下的书法、绘画。

  祝勇:我写《在故宫寻找苏东坡》这本书,不知道苏东坡的感受如何,他老人家是否同意我写这本书?一方面,写作此书,我诚惶诚恐,因为苏东坡是中国艺术史上的高山,令我高山仰止。宋代诗有“苏黄”,词有“苏辛”,散文有“苏欧”,书法还有“苏黄米蔡”,写中国文学史、书法史、绘画史,甚至饮茶史、猪肉史(一笑),都绕不过苏东坡。他是一个枢纽式的,甚至是轴心式的人物,如我在书里说,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大师。他若不叫大师,中国就没有大师了。对他的精神世界,我不能完全了解,以我的知识结构,自然与他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写作这本书,我是壮着胆子。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随和、亲切的人。他的朋友,上到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这些朝廷重臣,有的位及宰相,下到贩夫走卒。因此,我想他一定会对我的写作抱有宽容,不会对我有意见。我没有能力对苏东坡盖棺定论,我写作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认识的过程。我把这次写作当作与苏东坡交流的一次机会。

  故宫博物院收藏中国历代文物1864490件,大数是186万件吧,而且绝大部分是珍品,珍贵文物占93.19%,一般文物占6.39%,还有标本占0.42%,呈倒金字塔结构。这些文物中,就有苏东坡的真迹,尤其是书法真迹,像《治平帖》、《新岁展庆帖》、《人来得书帖》等。与他同时代的大政治家、艺术家,像欧阳修《灼艾帖》、范仲淹《道服赞》和《远行帖》等,也都收藏在故宫博物院。当然台北故宫也有。从这些“艺术史原物”出发,观察苏东坡,进而认识北宋那个文人群体,是一个很好的角度。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